返回
好书叁佰本
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情感 > 奋勇高歌
奋勇高歌

奋勇高歌

分类: 都市情感

更新时间:2020-12-23 20:46:48

作者:佚名

来源:掌中云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奋勇高歌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奋勇高歌介绍

《奋勇高歌》这本书主要内容试读:医院里,张建设鼻梁骨刚经过手术校正,脸上狰狞肿胀。手下从外面赶了进来,低声耳语几句,是调查韩东的结果。身份是夏梦的丈夫,上门女婿,军人家庭出身,本身也刚退伍没有多久。这很寻常,不寻常的是临安市局的孙局长说谭靖宇打电话来过问了这件事。谭靖宇这人可不简单,早几年在临安这边称得上家喻户晓,有名的缉毒英雄,说其是临安警方的代言人都不为过。目前的职位十分特殊,是张建设平时想认识都没机会的那种人物。

书友点评:

作者的文笔很好写的很精彩虐的人死去活来的,但是《奋勇高歌》这本剧情上还有一点瑕疵,不过值得推荐。

章节试看:

奋勇高歌第7章试读

医院里,张建设鼻梁骨刚经过手术校正,脸上狰狞肿胀。

手下从外面赶了进来,低声耳语几句,是调查韩东的结果。

身份是夏梦的丈夫,上门女婿,军人家庭出身,本身也刚退伍没有多久。这很寻常,不寻常的是临安市局的孙局长说谭靖宇打电话来过问了这件事。

谭靖宇这人可不简单,早几年在临安这边称得上家喻户晓,有名的缉毒英雄,说其是临安警方的代言人都不为过。

目前的职位十分特殊,是张建设平时想认识都没机会的那种人物。

理智上,他认为自己该把这件事暂时抛开,不再去招惹韩东这人。可鼻子锥心的痛苦,又让张建设满心的不爽,需要发泄。

稍稍思索,一计顿生。

振威押运主要的业务范围是银行业务,跟东阳那边的泰丰银行合作紧密。

他在两天前还跟临安泰丰银行的区域负责人吃饭,相信只要自己发话,对方必须得给面子。

以省会城市区域负责人往东阳那边施加压力,他就不信,一个小小的振威还能不被自己给捏到手心里。

届时,夏梦肯定会乖乖的过来求和。

便是被打成这样,他对夏梦的惦记也还未能消除。越想越是一举数得的事儿,张建设禁不住嘿嘿冷笑。

……

韩东并没太把张建设放在心上。

回到酒店,他确定夏梦没什么事情后,洗了个澡准备休息。

可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

除了对未来特别看不清楚,还有就是来自于那个只有一面之缘的邱玉平所带给他的压力。

比起邱玉平,他有什么?

对方身家亿万,知名的科技集团CEO,多金潇洒,名声干净。

他呢?

所有银行卡加在一起的存款也不超过一千元。

自己一个人倒也罢了,关键家里父亲身体还处在修养期,每周都需要固定去医院检查,需要各种营养费用。

不怕人笑话,韩东自己戒烟戒酒,不社交,连衣服也很少去买,上班靠步行,每个月罕少有用钱的地方。旦凡有点余钱,全部给他父亲送了过去。

可钱从来都不是省出来的,他近期对此理解的尤为深刻。

想到父亲,愧疚感不禁涌上。

父亲韩岳山的梦想是让他在部队里出人头地,为此宁愿不顾脸面的去找关系托关系。

韩东懂他的部队情节,因为在韩东很小的时候他母亲就因故过世,父亲是不得已从部队退伍回来照顾他的。

自己的身上,也同时寄托着父亲的希望。

但结果特别无奈,韩东几乎算是灰溜溜的从部队退役,连退伍补助金都没申请到。

算算时间,后天又是韩岳山去医院复查的日子。

长辈因为种种原因不好意思找小辈开口要钱,韩东又怎么可能会让他开这个口。

特别明摆着的事实,因为治病,两父子房子都卖了,负债累累。父亲眼下又不可能出去赚钱,自己不拿钱出来,他能找谁去拿。

一文钱难倒英雄汉。

想到这,更无睡意。索性从床上坐了起来,翻手机通讯录。

他最讨厌的就是借钱,现实逼得他不得不去借钱。

为了父亲,脸面又值什么?

翻了几遍,他打通了郑文卓的电话。退役时间很短,除了部队里的朋友,在东阳市,也就只跟郑文卓关系最铁。

听了韩东来意,郑文卓语带不爽:“东哥,咱们俩谈什么借,你再这么客气我真生气了。明儿我就去你家里给伯父送钱,需要多少你说。”

“三千吧,太离谱我爸肯定琢磨这钱怎么来的。”

郑文卓随口答应说没问题,而后旧话重提:“东哥,我看你这么着不行。上次跟你说的事还记得吧,等你回东阳打个电话给我,兄弟找你帮点小忙,你也能顺道赚点外快。”

“我现在工作辞不掉……”

“没事,你辛苦点,当做兼职了。”

韩东知道他是故意这么说照顾自己面子,暗自把人情记在了心里。

刚挂断电话,微信震了一下,是郑文卓悄无声息的转了几千块钱过来,附有留言:“东哥,就别在兄弟面前强撑着了,我了解你,你也了解我。什么时候宽绰了再还。”

韩东无奈点了确认收款,回复谢了。

并不是第一次欠郑文卓,回东阳后,他很少出去玩过。每次,都是被郑文卓强行拉着去,每次也都是郑文卓付账。

不以贫困而贬低,不以富贵而相忘,这就是朋友。

钱的问题解决,他少了一大桩心病,困意涌来,总算是睡了过去。

次日一早。

韩东被敲门声吵醒,揉了揉眼睛,只穿着背心短裤就上前开了门。

是黄莉,告诉他说夏梦现在就打算回东阳,让他准备收拾一下。

韩东答应一声要去洗漱。

夏梦遇到张建设这事,估计是对临安这个城市比自己还要厌恶,急着离开也是情有可原。

“东哥,你背上纹的什么?”

黄莉在韩东转身瞬间,从他后颈部位,隐约看到了一条动物尾巴,像是纹身的痕迹,不禁好奇问了出来。

韩东打了个哈欠,头也不回:“你猜!”

黄莉跺了下脚:“我哪猜的到。”

韩东对这小秘书很有好感,人单纯,善良,热情。笑了笑含糊回答:“青龙嘛,男人都喜欢的图案,还能是什么。”

纹身自然不是青龙,而是夏梦见到过的那条狰狞眼镜蛇。蛇头在左肩偏下位置,整条属浮纹,常人想也不敢想的那种纹身方式,入肉三分。

这是韩东两年前在境外做卧底任务时不得不纹上去的,本来想着退役后有时间去医院洗掉。拖着拖着,一直也没去上。

……

洗漱后,也没什么好收拾的,就简单的几件衣服而已。

塞进包里,提前下去买了些早餐。刚走到夏梦门前,听到她似乎在通电话,并且是压着愤怒。

“张建设,我来找你谈生意,是完全抱着诚意来的,你看不上振威这种小企业,大可以不见我。可你竟然用下药这种卑劣的手段……”

“夏总,你说什么呢?你的目的无非是想跟恒远签署长期合作协议,这样,你现在来医院见我面谈,我什么都同意,就算你再增加一些额外的条件也好商量。”

“我现在对合作已经没兴趣了。”

张建设漫不经心道:“都是朋友,夏总何必这么绝情。让泰丰的江行长知道你脾气这么大,对你们也不好吧!”

江行长,夏梦知道他指的是江桐林,也就是泰丰银行在东阳三区的总经理。

“你什么意思?”

“这么说吧,只要我一句话,振威押运这块跟泰丰的所有合作都会停掉,你信不信?”

夏梦雪白的牙齿几乎咬碎:“你大可以试试。”

张建设成竹在胸,笑的诡异:“言尽于此,来或不来全看夏总的意思。另外,帮我带句话给你老公,年轻人,火气别这么大,很容易烧到自己……”

夏梦再听不进去,重重摁了挂断。

前所未有的愤怒,让她后悔接触上了张建设。

狗皮膏药一般,她都放弃合作了,对方还死咬着不放,说他无赖都太过抬举。

他当自己是什么人?

别说用这种手段胁迫,就算是拿枪指在头上,她夏梦该不妥协一样不会妥协。

烦闷间,她听到韩东在外头打招呼。

奋勇高歌第8章试读

夏梦吃枪药一般,上前拉开门不耐烦道:“干什么。”

“早餐!”

韩东被她忽然爆发弄的愣了愣,然后才扬了扬手臂。

“自己一边吃去,我没胃口。”

驱赶乞丐一般,她直接就要关门。

韩东火气腾的上来了:“爱吃不吃!”

夏梦最讨厌的就是他这副明明没什么本事,脾气还不小的德行,刺道:“我可领不了你的好意,谁知道里面会不会跟张建设一样,也下了药……”

啪!

韩东不等她说完,松开了手里早餐,豆浆汁水四溅,让夏梦连忙躲闪惊呼:“你神经病。”

韩东心口堵的不行,夏梦之前对他不是这种态度。现在之所以如此,肯定还是因为那晚两人的结合。

趁人之危是不对,可他妈又不单单是一个人的原因。

夏梦只顾酒后耍疯,有没有想过他喝了多少酒。

她那些个狗眼看人低的表弟表哥们一个劲的灌他,他完全是看夏梦的面子才没中途离席的。

就这,还忍着醉意,把夏梦完完整整的送到了酒店。没想怎么着她,可自己老婆醉后喊的却是别的男人名字,谁受得了。

“不好意思,手滑。你找服务员收拾一下,我去开车。”

韩东硬邦邦的解释一句,大步离开。

夏梦定定看着他背影,昨晚开始,她就觉得韩东这人跟以往有些不同,让人陌生。

但旋即,这感觉自动散掉。

陌生不陌生都没关系,她已经决定回东阳后找自己老妈商量一下跟韩东离婚的事情。

以前,她觉得韩东没什么威胁,不影响她正常生活,可韩东现在突破了她底线。关系的更进一步不是让她认命接受韩东这个老公,而是更强烈的抵触和反弹。

要不要跟邱玉平再续前缘她不愿现在去想,但要不要跟韩东离婚,她很确定。

……

临安到东阳的距离大约一百五十公里,正常车速的话也就两三个小时。

路上,韩东开车,黄莉坐在副驾驶,夏梦一个人在后排。

上午九点钟出发的,十一点左右,便进入了东阳收费站。

江北省是全国经济发展排名前几的大省,不说临安那种大城市繁荣几何,就夏梦跟韩东的故乡东阳也无限接近很多准一线城市。

道路蛛网一般,崭新,平坦,宽阔,高架密布。

韩东轻车熟路往家里方向赶,路过一个公交站牌的时候却听夏梦冷言要求停车。

他心胸宽阔,短短时间就调节好了自己,回头道:“怎么了?”

“自己打车先回家,我跟小莉去公司有点事情要处理。”

韩东见她满脸的嫌弃,郁闷不已。

看样子夏梦是一秒钟都不愿意跟他多呆,这才刚到东阳,就迫不及待的赶人。

只无可奈何,车子毕竟是夏梦的,他只好下去等公交。

转了三趟车,又步行了差不多一公里,他才算是到了家门口,天和苑别墅群。

身体的疲乏远比不上心里。

他是那种还算骄傲的性格,很悲催的是。在夏家,骄傲被一点一点的抹掉。

夏家的位置在B区第六栋,进大门后没多久就遥遥在望。

接近中午,路上又不少老头老太太在附近凉荫处遛弯,也有保姆刚买菜从外头回来。

见到韩东,这些人不免都多看了几眼,背地里一些没出息,上门女婿,钱……等等敏感词,不经意就能飘进韩东耳朵。

他听多了之后,不禁会想自己是不是刨了这些人祖坟。不然自己做人女婿,关他们什么事儿?咸吃萝卜淡操心。

想着,他加快脚步,到了别墅院落。正要拿钥匙去开客厅大门,注意到车库方向小姨子那辆跟夏梦同款的宝马在。

两辆车当时是小姨子夏明明跟夏梦一块买的,一辆红色,一辆白色。

夏明明在东阳电视台工作,职业是主持人。平时商业活动以及各种广告,让他除了做本职工作外还频繁出差,大忙人一个。韩东跟夏梦结婚了好几个月,也没见过她几面。

不过她在不在家跟自己也没什么关系,这个小姨子接触虽少,可跟岳母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性格。嘴巴刁钻,说话不留情面,强势泼辣。如果说夏梦冷的像块冰,那夏明明就是一团火,轻而易举的能把人给烧伤。

韩东印象最深的就是他跟夏梦刚结婚,一家人在一起吃饭之时,夏明明自来熟一般的第一句话就是:“姐夫,你说你要钱没钱,要人没人,怎么把我姐追到手的。”

那种像是开玩笑,又像是心直口快的口气,让韩东当时就想找个地缝。

想着,他打开了门,客厅内静悄悄的,一个人也没有。连岳母那条宠物犬都不在,算算时间,应该是被保姆给抱着体检去了。

他的卧室在三楼,跟夏梦的紧挨着,两人感情冷淡分居在家里也不是秘密。开始夏龙江还打听是不是闹矛盾了,后来没办法下,也不管了。

路过二楼之时,韩东隐约觉得有什么声音。

如猫儿一样,撩的人心里七上八下,似乎是小姨子房间传来的。

他心脏猛跳,本能往前挪动了几步。说起来夏明明脾气虽然臭,却也是个实打实的美女,素来有东阳卫视当家花旦的称呼,微博上粉丝数百万。

韩东明知道不该对她有什么想法,可热血方刚的他压根抑不住。尤其是夏明明特喜欢穿热裤,露着一双大长腿在他面前招摇过市的时候,他没少偷偷看过……

到近前,声音越发清晰,小姨子房间里分明有男人。

她把男朋友带回家了?

正胡思乱想,突闻房间里夏明明呼救声响了起来。

“救命,啊,干嘛!!”

声音紧促,断断续续。

紧接着又有陌生男性的声音:“臭贱人,今天你叫破嗓子也没用。”然后是更加沉重的呼吸声,跟诡秘的动静。

韩东咯噔一下,别是出事了。

紧走两步,不假思索一脚踹在了门上。

砰的巨响,卧室门哪经得住韩东力道,骤然打开。

而入目的一切,让要往里闯的韩东,一时间立定在了原地。

夏明明穿着护士服,被撕的乱七八糟,难以遮体。刺眼的灯光之下,肌肤白的几乎盖过了护士服……

衣服实在是太惨,扣子全散,胸口颤颤巍巍裸露在空气之中。

韩东, 夏梦完本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