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好书叁佰本
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代孕皇妃
代孕皇妃

代孕皇妃

分类: 古代言情

更新时间:2021-09-10 21:25:03

作者:风宸雪

来源:奇热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代孕皇妃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代孕皇妃介绍

作者风宸雪给大家带来了《代孕皇妃》的主要情节:夕颜返身,走向殿外时,知道,那些秀女的目光中有着诧异,虽然,父亲不在了,可襄亲王这三字,于朝中,依旧还会如雷贯耳一段时间。这段时间后,怎样继续维系整个王府,就是她该去做的事。因为,昨日听宫里派下的太医说,二哥,恐怕再也站不起来了。所以,世袭亲王的爵位对于不能再建军功的二哥来说,不过是最空的头衔。她一步一步走着,没有任何后悔,没有任何怨尤。

书友点评:

《代孕皇妃》是由风宸雪编写的激情洋溢悬念丛生令人心醉神迷的精彩古代言情小说,人物纳兰夕颜,百里南描绘的非常好,特别有感情。而且对里面玄学以炁场的剖析很好,非常赞!

章节试看:

11-错为妃7

夕颜站在殿门处,早有秀女循着香气朝她走来:

“你薰的是什么香料?怪好闻的。”

夕颜依旧戴着薄纱毡帽,并没有象其他秀女一样,进得殿内,就脱下置于一旁。

这薄纱毡帽,虽让呼吸到的空气,并不清新,可,却能让她在呼吸中觉到一点的温暖,亦能掩饰她眸底偶尔的落寞。

此时,她略低螓首,淡淡道:

“我并未用什么香料。许是,这殿外的梅香吧。”

这座殿外,载种着无数的梅花,沿途走来,沾染得仿佛连广袖处,都是梅香缠萦。

“可这不是梅香啊。”

那秀女颦了一下眉,摇了摇小脸,一旁早有另一秀女轻扯她的袖摆,带着嗤笑道:

“人家可不愿告诉你薰了什么香料,这香料没准,一会就入了陛下的心,怎会告诉你呢?”

夕颜的脸隐在薄纱毡帽后,并无一丝的动容,只先前那秀女受这言语挑唆,小嘴一撅,拂袖不再理夕颜。

“颜儿——”一声低唤,夕颜转身,是慕湮进得殿来,她除下薄纱毡帽,一张粉脸,染了些许红晕,“你身上自幼就有的味道,又岂是寻常香料可比呢?”

说出后一句话,慕湮的声音并不低,那些秀女听了,皆做不以为然状。

是啊,谁会相信,一个人,自出娘胎,肌肤就带有香味呢?

这种香味,仿佛是花香,却又不同于任何一种花,夏季随着出汗,香味更甚,冬天,进了生碳的屋子,这种香味也是不容忽略的。

“啊呀,这不是慕姐姐吗?”未待夕颜启唇,太傅女儿迎到慕湮跟前,拉近乎地道,“慕姐姐,上回你给我的女红图,我琢磨了这几日还是绣不出要领,少不得,你再指点我一二呢。”

这一声姐姐,并不是就着年龄而喊,恰是冲着慕湮父亲在朝中的地位来称,其余一众秀女也纷纷围了上来,竭做讨好的话语。

慕湮的姿容虽让她们嫉妒,但,她们也明白,对于这样注定要成为帝王嫔妃的女子,除了讨好之外,冷落敌对绝非是一个聪明人该有的选择。

夕颜从人堆里悄然隐到一旁时,方瞧见惟有一秀女并没有上前,淡雅地坐在那,只支着香腮望向轩窗外的梅影。

她不知道那秀女是谁,瞧发饰,也没有任何出彩之处,仅别了两朵应景的梅花,但,那秀女的侧脸却是极精致的,她望着那秀女的侧脸,直到,主事公公的声音在殿外传来:

“秀女——襄亲王长女纳兰夕颜、尚书令次女慕湮应选!”

夕颜返身,走向殿外时,知道,那些秀女的目光中有着诧异,虽然,父亲不在了,可襄亲王这三字,于朝中,依旧还会如雷贯耳一段时间。

这段时间后,怎样继续维系整个王府,就是她该去做的事。

因为,昨日听宫里派下的太医说,二哥,恐怕再也站不起来了。

所以,世袭亲王的爵位对于不能再建军功的二哥来说,不过是最空的头衔。

她一步一步走着,没有任何后悔,没有任何怨尤。

哪怕,对于父亲和大哥的死,她始终,还是心有着疑惑未消。

是的,疑惑。

父亲虽率军镇压过闽西的血莲教,但,檀寻城守护森严,血莲教又怎潜伏进城,继而策划这一场绝杀呢?

再有,侥幸存活下来随侍父亲的佣人说,父亲是受了左仆射的邀请,方去的泰远楼赏灯。可惜,左仆射也死在绝杀中,再无人知道,当初的实情。

这些疑惑,她仅能隐于心底,毕竟,前朝,暗流诡讹,终非是她这样的女子,所能辨清的。

她脚下的路,该怎么走,她很清楚,很清楚……

12-错为妃8

夕颜、慕湮随主事太监经栽满绿梅的甬道,来到一处巍峨的殿前,殿上书着苍劲有力的三字:

‘两仪殿’。

主事太监这才止住步子,道:

“请二位秀女进殿,觐见陛下!”

“诺。”夕颜和慕湮稍整沿途被凛风吹散的仪容,缓步走上玉石筑就的台阶。

殿内,笼着一种幽雅的香味,夕颜不知道薰的是何香料,仅知道很好闻,这种香味也恰如其分地掩住了她的体香。

每每夏日,在王府后苑,她的体香就会引来彩蝶翩飞,幼时,她是喜欢彩蝶绕着她飞舞,而她,会轻轻地,转着圈子,享受这种恣意的快乐。

但,随着侧妃有意无意地阴损,夏季,她开始待在绣楼,不再出去。

她并非惧怕侧妃什么,只是不愿意母亲为此有丝毫伤神。

母亲对侧妃始终是忍让的,这种忍让,或许从太后赐下侧妃那一日就已开始。

如今,她即将远嫁夜国,这种忍让,对于她来说,亦犹为重要。

迈着细碎的步子,她和慕湮止步于殿内深赭色的蒲团后。

一旁有引导太监让她和慕湮下跪行礼后,垂手躬立在一旁等待司礼太监唱名。

这些规矩,早在入宫前半月,就有专人到府中教她们习得,虽是极其简单的规矩,却一遍一遍,教到万无纰漏发生的可能。

一朝面圣,纵是机遇,也是祸福一线。

这些,都是禁宫最真实的本质。

“襄亲王长女纳兰夕颜,年十三。”一苍老的太监声音徐徐在殿内响起。

夕颜向前迈出一步,低垂的眸华,看到地上三尺见方的金砖拼贴无缝,中间光洁如镜,宛然映出自己的身形,及薄纱毡帽后略为苍白的小脸。

“臣女纳兰夕颜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甫启唇,她的声音很低,喉口哽着些什么,始终说不大声。

跪拜如仪间,手心触到金砖的冰冷,额心贴到手背上,隐隐地,觉到,自个的身子,亦是冰冷的。

这,是她第一次拜他,裙边因下跪发出轻微的唏娑声,除此之外,殿内,再无一丝的声响。

“平身。”

许久许久,久到,她怀疑他是否听到她的请安,她是否要再说一次时,才传来轩辕聿的声音。

不知是殿内广阔,还是本身他坐得就很远,他的声音远远传来,带着缥缈空落的回音,一脉脉地漾进她的耳中。

“臣女谢主隆恩。”

她缓缓起身,依旧,低垂着螓首,等待,那个声音宣布,她远嫁夜国的命运。

“你叫夕颜?”轩辕聿只问了这一句,未待她回答,复道,“除去毡帽。”

“是,臣女名唤夕颜。”

这一声,依旧说得那么轻,轻语间,纤手微抬,她除去薄纱毡帽间,余光却看到,慕湮的手紧张地涩涩发着抖。

但,她没有时间去注意慕湮的失态,眸华随着抬起的螓首,已看到,面前,原是一道明黄的帐帷,此时,两侧的宫人轻挽帐帷,一轩昂的身姿正从帐帏后信步迈出。

通天冠下,垂着十二旒白玉珠,她无法看清他的样子,不过须臾,他已然走到她的跟前。

他的眸华驻留在她的脸上,修长的手指轻轻抬起她的下颔,让她与他直视,薄唇微启:

“记下留用。”

这简单的四字,落进她的耳中,她的眸底,是一抹惊讶,是的,惊讶。

因为,就是这简单的四字,让她成了他的嫔妃,他的女人。

不过,是一场阴差阳错。

纳兰夕颜,百里南完本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