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好书叁佰本
当前位置: 首页 > 穿越重生 > 邪王独宠:盛世医妃很倾城
邪王独宠:盛世医妃很倾城

邪王独宠:盛世医妃很倾城

分类: 穿越重生

更新时间:2021-09-10 20:31:42

作者:Mr.玄猫

来源:奇热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邪王独宠:盛世医妃很倾城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邪王独宠:盛世医妃很倾城介绍

宁佳冉楚泽傲邪王独宠:盛世医妃很倾城小说结局是什么?此书名叫《邪王独宠:盛世医妃很倾城》,网络作家Mr.玄猫文学功底非常的棒,主要内容讲的是休息了半个多时辰又继续上了路,当天傍晚便到了忠义候府。下了马车宁佳冉便看到一位管家模样的中年人站在门口,那人看到宁佳冉下来立刻迎了过去。“宁大小姐回来了,侯爷大夫人在前厅正等您一块用膳呢。”“哦,是吗,有劳您带路了。”宁佳冉看见这候府只有一个管家来迎自己回府便是明白自己估计早就是被冷落的了,她那个从未谋面的父亲可能也早已不记得她是谁了。

书友点评:

很少遇到这么对自己口味的穿越重生文,很好看,文笔,剧情都很好,代入感很强,请Mr.玄猫大大继续加油,我们书友一直在

章节试看:

接旨-Mr.玄猫

三日时间转瞬即逝,京城里的忠义候府派来的人日日催着,因此宁佳冉只能在第三日上路了,芍药此前一直想要跟着一起去京城护宁佳冉周全,但宁佳冉三日来各种劝说,终于是把芍药留在了锦官城,只带着映棠挽傷上了去京城的马车。

走了将近半月,才终于快要到京城了。这天正午,宁佳冉一行人到了路边一小茶棚歇息。

“几位客官,可要喝点什么?还是吃点什么?”小二看到六个人骑着马护着中间的马车到了这茶棚,笑着脸迎了上去

“来点茶水就行!”领头的赵正回了那小二。

“好嘞,客官慢坐,茶水马上来嘞。”小二小跑着进去准备茶水去了。

“大小姐,下车歇息一会儿吧。”看着自己的兄弟都去坐下歇息赵正转身走到马车处说道。

“好。”言罢,车帘撩起挽傷先跳下车,随后将宁佳冉扶了下来,映棠跟在后面手中拿着一个小包袱也跳下了马车。

赵正看着眼前这个少女,心中是默默惊奇,自己在忠义候府做家丁已是多年,那些个娇滴滴的夫人小姐经过半个月的赶路哪个不是憔悴虚弱,而这宁大小姐竟是一点看不出来,依旧生龙活虎的,看着宁佳冉走到桌子边坐下,赵正也去跟自己的兄弟凑一块休息去了。

“客官,茶水来咯。”

待将茶水在各桌放下,小二就闪回了厨房躲凉快去了。

休息了半个多时辰又继续上了路,当天傍晚便到了忠义候府。

下了马车宁佳冉便看到一位管家模样的中年人站在门口,那人看到宁佳冉下来立刻迎了过去。

“宁大小姐回来了,侯爷大夫人在前厅正等您一块用膳呢。”

“哦,是吗,有劳您带路了。”宁佳冉看见这候府只有一个管家来迎自己回府便是明白自己估计早就是被冷落的了,她那个从未谋面的父亲可能也早已不记得她是谁了。

在管家的带路下,穿过了一个前厅两个花厅,终于是到了那用膳的饭厅,管家在门口做了一个请就离开了,而站在门口的两个小丫鬟福了福身其中一人便转身进去通报了,片刻出来便打开一侧门让宁佳冉进去,宁佳冉看了两个小丫鬟一眼便带着映棠挽傷进去了。

一进饭厅,宁佳冉就看到一大圆桌正中间坐着一个男人,坐在那儿不怒自威,眼睛明亮有神,左侧的脸部有一刀划过的伤痕,若是没这伤痕也应是个男人味十足的帅哥。

男人的左侧空着位置,空位置旁边做了一男子,身材挺拔,与那男人有三分相像,但却并没有男人身上的那种戾气多了几分柔和,而那男人右侧坐了一美妇人,美妇右侧坐着一个约莫十三四岁的少女。

“素儿……”在宁佳冉迅速打量那男人时,那男人也是一眼看到迈进饭厅的宁佳冉,嘴中不由自主的吐出两字,而听到这两个字那坐在男人右侧的美妇脸色煞白。

“佳冉拜见父亲。”宁佳冉向宁诚微微欠了欠身。

“你是……冉冉?”宁诚有些激动的起身走向宁佳冉。

“是,女儿宁佳冉。”

“你……冉冉……你真是……像极了你母亲啊。”宁诚虽有平妻但心中依然有对结发之妻深厚的感情,宁佳冉乖巧的任由宁诚拉着上下打量,心里却是对着宁诚十几年不闻不问,看到了又各种矫情的态度翻了个白眼。

“来来,坐为父身边。”宁诚说着拉着宁佳冉坐了过去。

一顿饭可以说是吃的相当尴尬,偶尔宁诚问上两句,宁佳冉才回答一下。

一顿尴尬的饭局过后,那男子拉着那少女像宁诚和美妇行了一礼道“父亲母亲,孩儿和妹妹就先告退了”而那少女原本还想说些什么却被吗男子拉住带走了。

“冉冉,以后你就住望雪阁可好?”

“全听父亲安排。”宁佳冉抬头浅笑着回答,一转头就看到在宁诚身后的美妇人恨恨的看着自己,嘴角划过一抹冷笑移开了眼神。

“侯爷,明个我就立刻多派些人去望雪阁服侍,佳冉身边那两个小侍女我看着年龄都太小了些,恐是会怠慢了咱们佳冉。”那美妇人从宁诚后面走过来说道,声音柔且媚,听得宁佳冉一阵倒胃口。

之后在管家带领下,宁佳冉便在望雪阁住下了。

“小姐,消息回来了,您先听哪一个?”待到搬行李的下人都离开了,映棠挽傷也收拾好了后,映棠倒了杯茶水给宁佳冉。

“候府里的消息吧!”宁佳冉抿了一口茶水,手指摩挲着茶杯道。

“除了忠义候外,还有平妻张氏,就是小姐刚才见到的那个妇人,她膝下有一儿一女,也就是候府现在的大公子宁之轩,已是弱冠,当初那张氏也就是因为这位大公子才被抬为平妻的,张氏还有一个女儿宁佳雨,今年十四,刚才小姐都见到了,府里还有四位姨娘,其中的一位宋姨娘有一个儿子宁之远今年才不过五岁,是府里的二公子,还有一位赵姨娘有一对双胞胎女儿宁雅宁合,今年都是七岁,还有一位老夫人,是那平妻张氏的表姑,近些年身子不好一直卧床。”

“恩,那这赐婚是怎么回事?”宁佳冉结果挽傷递过来洗脸的毛巾。

“小姐,宫里有一位雪妃,出自忠义候府,是您姑姑。”映棠点到即止

“呵……也难得她还能想起我,但要说赐婚不也应该先想着宁佳雨吗?”佳冉拿下头上的钗子道。

“之前皇上说要给宣王寻个王妃,说看着忠义候府的女儿不错,那张氏便惊着了,就进宫去见了雪妃,之后那雪妃就吹起了枕头风,皇帝给宣王找的王妃就变成了小姐你了。”映棠解释道

“哼!”听了映棠的解释,挽傷冷哼了一声。

“呵呵……估摸着这张氏是跟我那姑姑上了一条船了,那个宣王又是什么情况?”宁佳冉在映棠解释时已是梳洗完毕坐到了床边。

“宣王近些年并不常去朝堂,能见到他一般是在皇帝举办的晚宴上,但也是默默的坐在一边,不过太子和齐王倒是时常跟宣王来往。这次赐婚宣王是早已接到圣旨,除了正常的准备并没有什么其他的反应,小姐您既已回到京城,估摸着明后那圣旨就会到了。”映棠躬身站在床边回答着。

“嗯...行了今天折腾一天也累了快去休息吧,诶,对了,这侯府还未封世子是吗?”

“是,说来奇怪,按理说那大公子应当是封世子,当初皇帝还问起忠义候,可忠义候却说还需再观察几年,这一拖也就到了现在。”

“我知道了,你们下去休息吧。”说完宁佳冉脱了鞋躺下了,映棠放下帘帐,挽傷吹灭大部分蜡烛,就同映棠一同到外间休息去了。

教训-Mr.玄猫

次日一早,宁佳冉因为从来就没有懒床的习惯,再加上不是自己的地方故而早早就起了床,洗漱完毕后,一小婢女进来问道:

“大小姐可要用早膳?我去吩咐厨房准备。”

“恩,好。”听到宁佳冉应准小婢女迅速退下去吩咐厨房准备早膳,而宁佳冉走到房间的书架处,随手拿过一本书坐到桌前开始看。

约莫一刻钟后早膳便呈送到了宁佳冉桌前,看着这一早就备下荤腥,宁佳冉皱了皱眉头,身为医者虽偶尔贪个嘴但却十分注重养生,原来在锦官城时宁佳冉的早餐都是清粥小菜,偶尔也才吃点小笼包,因着宁佳冉的缘故,几乎身边的人也都这么吃了,所以当看到早膳的荤腥,映棠挽傷也是有些顶的慌。

映棠看了眼宁佳冉紧皱着眉头,盛了一碗粥放到她跟前道

“小姐,这不是锦官城了,暂且凑活吃吧,好歹还是有粥的。”

“恩,我知道。”说罢,拿过勺子准备开动,却发现映棠挽傷并不像从前一样坐下同她一起吃,反而站着不动,映棠更是拿着筷子一副布菜的模样。

“这是干嘛?坐下吃饭啊!”宁佳冉发号施令。

“小姐这不是在锦官城了。”

宁佳冉放下勺子深吸一口气道:“不是锦官城又如何,不过是换个地方吃饭睡觉,怎么?换个地方你们就不是你们了?”

“不是的小姐……我们……”映棠话还没说完,挽傷已经坐下,映棠看着挽傷话憋在嘴里,这才闷闷的坐了下来,盛过两碗粥开始吃。

宁佳冉笑了笑低头开始吃粥,其间映棠挽傷也恢复以前那样一边吃一边时不时的给宁佳冉布着菜。

一顿安静的早餐还没吃完,那圣旨就已迫不及待的下来了,因忠义候上朝去了,因此只能张氏在前厅接待,打发了贴身婢女红鸾去望雪阁请宁佳冉,红鸾急匆匆的冲到望雪阁,一进门也不曾行礼,便对着正用膳的宁佳冉说道:

“大小姐,圣旨到了,请去前厅接旨吧!”傲慢的态度让人生厌。

宁佳冉放下手里的碗,扭过头直直的盯着站在门口趾高气昂的红鸾,而这时映棠挽殇快速喝掉碗里的粥起身站到宁佳冉身后,整个望雪阁顿时寂静一片。

“大小姐,快走吧,让宫里的公公等急了可没你什么好果子吃!”红鸾依旧一副高傲的模样,在她看来她是夫人身边的贴身婢女,只要不是老夫人和侯爷,她都是有几分颜面的再加上她认为这位大小姐十六年来没人管没人问,连侯爷都不管不顾,才刚出生就被她家夫人扔到那种穷乡僻壤,这次让这位大小姐回京已是相当抬举了。

“好。”宁佳冉嘴角微扬道,红鸾听了更加觉得这位大小姐是个好拿捏的软柿子,可下一秒宁佳冉吐出的话就惊到了这个高傲的婢女。

“挽殇,你把这以下犯上目中无人的奴才押起来关到那边的柴房去,等我回来处理,映棠,随我去接旨。”说罢,绕过站在门口的红鸾就踏出了门,而红鸾刚想冲着宁佳冉大喊,就被挽殇拧着胳膊押下了。

“你放开我,我是大夫人的人,你放开我,啊....”话还没说完就看见映棠扭头向着挽殇使了一个眼神,挽殇便立刻点了红鸾的哑穴,拖着就往柴房走去。

而另一边,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宁佳冉就带着映棠在一个小丫头的带领下走到了前厅,一进前厅就发现张氏坐在主位上正招待一旁一位小眼睛,手拿拂尘的公公喝茶,那公公身后跟着一名小太监,小太监手里捧了个托盘,托盘上有一明黄色的卷轴,想来便是圣旨了。

“哎呀,大姑娘来啦,来来来,快来见过黄公公。”张氏一见到宁佳冉就亲切的堆着笑脸冲她招着手,尽显慈母风范。

那黄公公放下手中的茶杯,尖着嗓子笑眯眯的道:

“不敢当不敢当,大小姐昨个儿才刚回来定是没休息好,要不是咱们陛下着急宣王那儿也早已宣完了旨,咱家今个是说什么也不会一大早来叨扰大小姐和大夫人的。”三两句话就把这大早上来打扰人的责任推了个一干二净。

宁佳冉微微笑了笑:“有劳公公了。”

黄公公也不废话,带着小太监走到前面,张氏一众人跪下,只宁佳冉还带着婢女站着,不自然的咳嗽了两声,才看到宁佳冉带着婢女蹲了下去却是没跪,没办法,拿过小太监手里的圣旨打开念到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忠义侯府嫡长女宁佳冉温婉贤淑,优雅端庄,今特赐婚于宣王楚泽傲为正一品王妃,择吉日完婚,钦此。”

“臣女领旨谢恩。”宁佳冉面无表情声音清冷的双手接过那道圣旨就站了起来,随后张氏一众才缓缓起身。

“从今往后,大小姐可就是宣王妃了,回来大婚,咱家可还想找王妃讨杯喜酒喝呢。”黄公公笑着捏着兰花指向宁佳冉说道,宁佳冉只笑了笑没有说话,黄公公也只当她害羞了,而张氏捏着手帕站在后面盯着宁佳冉,巴不得用眼神给盯出个窟窿来,但还依旧得笑着脸替宁佳冉给黄公公送上银两,招待人喝茶,最后再恭送那黄公公离开。

等送完人在一转头,早已不见宁佳冉的踪影,而这时一小丫头来报,说红鸾被宁佳冉扣在了望雪阁,张氏一听,带着自己的奶嬷嬷就向望雪阁走去。

而早就回到望雪阁的宁佳冉坐在正厅的主位上,看着下面被挽殇点了哑穴绑着的红鸾,眼神淡漠。红鸾虽被绑着却眼神愤恨的看着宁佳冉。

“挽殇解了她的哑穴吧。”宁佳冉淡淡的说道。

“你放开我,你真当你是候府大小姐了?不过是个没人要没人管的贱人罢了,我是大夫人的人,小心我禀了大夫人有你好受的!!”挽傷一解开红鸾的哑穴,红鸾立刻冲着宁佳冉尖叫道。

看着红鸾扭曲的面庞挽傷冷哼一声道:“不知死活!”

“映棠,我大楚的律条中奴才以下犯上出言不逊该如何处置?”宁佳冉淡淡的开了口。

“回小姐,奴才以下犯上赐大板五十或鞭子三十”映棠毕恭毕敬的回答。

“你敢!我是大夫人的人你不能!!”红鸾依旧叫嚣着。

“挽傷,赏三十鞭。”

“尔敢!!”正当挽傷准备拖着红鸾去赏鞭子时,张氏带着自己的奶嬷嬷跨进了望雪阁的正厅,一进来就看见红鸾被五花大绑的扔在地上,顿时怒火中烧。

宁佳冉瞥了一眼张氏主仆,接过映棠手中的花茶轻抿了一口才说道:“姨娘是为何事而来啊?有什么事派丫鬟传一声便是,累着姨娘了父亲可是会心疼的。”

张氏听见宁佳冉这么说越发的气,她原本是老夫人的侄女,自小钦慕忠义候,但因为是庶女并不得待见,见宁诚的机会那是少之又少。

虽然长大后在自家姑姑的做媒下嫁给了宁诚但却只能是个妾室,再加上宁家世代忠良,在外镇守的时间几乎是一整年,因此张氏虽是嫁给宁诚但依旧时常是难见一面,而且后来宁诚还带回了宁佳冉的母亲徐明素,且娶为正室,成日里郎情妾意,难得过年,还得看着宁诚千般宠百般哄的顺着徐明素,张氏便是恨得牙痒痒。

最终,张氏一次算计怀上了一个孩子,孩子出生后是个男孩,才勉为其难的抬为平妻,可是宁诚依旧很少去她院里看她,偶尔去上一次还是去看儿子宁之轩。

而宁佳冉的话却是戳了张氏的痛脚,自打徐明素离世宁诚虽很少管家连大女儿也是不管不顾,但却一直没有将张氏抬为正妻一直还是平妻,但张氏心高气傲,这么多年外界早已默认她是忠义候夫人,府里谁见了不都叫声夫人吗?可这宁佳冉却唤自己姨娘,还说什么侯爷会心疼!张氏恨不得去撕了宁佳冉那张嘴。

“大姑娘,这红鸾是我的丫头,犯了什么事也应是由我来处置,你刚回来一路定是辛苦应是好好休息,这丫头我带回去惩治便是。”张氏虎着脸看着与徐明素十分相像的宁佳冉。

张氏虽说是又气又恨,但现在她马上要嫁给宣王,宣王虽说不得宠在朝政方面没用些,但好歹也是个王爷得罪不起,而且在一想到这些年她给宁佳冉安的那天生怪胎的坏名声张氏心里就稍稍平衡了一些。

“有劳姨娘挂心了,既然要惩治那就不劳烦姨娘手下那些人了,挽殇,还不快些。”这一次不等红鸾张氏等有什么动作,挽殇就拎起红鸾扔到了外面的庭院中,手中不知从哪儿冒出一根细长的鞭子,不待红鸾能爬起来就一鞭子下去了,听见红鸾的叫声,宁佳冉不为所动。

“大小姐,那是大夫人身边的丫头你这么做侯爷不会乐意看到的。”张氏身边的奶嬷嬷站出来叫道

“宁佳冉,你还有没有把我这个当家主母放在眼里!”张氏这一次是气急败环的喊道。

“南楚律条写的清清楚楚,奴才以下犯上鞭子三十或板子五十,佳冉这是在替姨娘管教不懂事的奴才,再说了,姨娘不过是代理侯府罢了,什么时候成当家主母了?”宁佳冉放下手里的茶杯看着张氏的眼睛说着。

“你.....哼!”张氏知道她再在这里继续跟宁佳冉争吵下去也是无济于事,只是白白惹自己生气,于是转身离开了,气呼呼的回了自己的栖霞院。

而那红鸾鞭子抽了还不到一半就晕了过去。三十鞭子在张氏走了没多久就抽完了,抽完后,挽殇也不看红鸾究竟怎样了,把鞭子一扔去洗了手就回到宁佳冉身边去了。

小说《邪王独宠:盛世医妃很倾城》 第3章 接旨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