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好书叁佰本
当前位置: 首页 > 灵异科幻 > 魂系死人衣
魂系死人衣

魂系死人衣

分类: 灵异科幻

更新时间:2021-10-12 19:34:56

作者:零度本尊

来源:微小宝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魂系死人衣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魂系死人衣介绍

《魂系死人衣》免费阅读全文,小说《魂系死人衣》全文简介,老包说道:“解释什么?你就多给你父母点钱,然后让他们再生一个,虽然忘不掉你,但是会随着时间冲淡那种痛苦的。”我说道:“我没钱。”老包伸手就拿出一张卡来,说道:“五百万孝敬你父母,我知道这点钱不够买他们儿子的命,但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还有就是,即便是我不把小倩弄去你那里,你也会死,这是你的命数,知道吗?所以请你以后不要赖上我了,好吗?”

书友点评:

《魂系死人衣》是由零度本尊编写的激情洋溢悬念丛生令人心醉神迷的精彩小说,反反复复看了好多次,这本书内容一环扣一环,剧情棒!文笔好!

章节试看:

难道我们死了吗-零度本尊

 这要是在现实里,打死我也不敢这么干的。但是在梦里,谁还没有胆子啊,反正都是假的。我很快就把她的衣服给撕碎了,由于等不及,把自己的衣服也撕碎了。

她用手捂着自己的下面哭着说:“小陈,你清醒下,真的不是梦。要是梦的话,早就醒了。”

我心说狗屁啊,开始拽她的手,她哭着说:“好吧,既然你已经疯了,随便你好了。反正我也跑不掉了,只是希望你明白,这真的不是梦。”

这个梦真的有意思,我真的是开心死了。分开她的腿直接就扑了上去。小倩这时候也不折腾了,一伸手就抓住我的二弟,然后说:“小陈,我可警告你,这真的不是梦,你想好了!”

都这时候想个屁啊,我说:“想好了,麻烦你快让我爽一下吧!憋了很多年了。”

就这样,我爽了。之后我开始摸衣服,穿上后往旁边一倒迷迷糊糊就睡了。当我睁开眼的时候还是漆黑一片,我摸摸旁边,小倩还在。我心说难道还在梦里?

这是梦中梦吗?我推推她说:“你醒醒啊!小倩,你醒醒啊!”

小倩好像是坐了起来,她突然呜呜地哭了起来,说道:“我就说过,那不是梦,你不信。这下好了,这是哪里啊?”

我开始在四周摸了起来,这是个长三米,宽两米,高一米八左右的空间,四周都是冷冰冰的像是石头。我试着推旁边,根本推不动。随后我慢慢坐下,脑袋里一下就有了一个东西,我这下可吓得不轻,我小声说:“小倩,我们可能是在一个巨大的石棺材里。不过你别怕,我们可能是在做梦呢。”

小倩呜呜哭着说:“你傻啊,你做梦难道不会醒的吗?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以为在做梦,要不是你追我,我也不会跑到这个鬼地方来。”

我说道:“难道不是梦?要不是梦,大晚上的你去我家干嘛?”

“是你打电话叫我去的啊,我刚到门口,就看到你鬼一样看着我傻笑,我就跑掉了啊!”

“是你在对我招手的啊,是你叫我来的这里啊!”

“我那是招手吗?我那是吓得在挡着不看你。”

“你别怕,我觉得我们还是在梦里呢。”

就是这时候,我听到外面有声音,接着,这石棺材好像是动了下。接着,那棺材的盖子开了一条缝,光线立马就射进来了,我俩都挡住了自己的眼睛。

很快,这棺盖掀开了,露出了四四方方一块天。我和小倩一起站了起来,有一男一女两个人瞪圆了眼睛看着我俩。之后这两位都扔了手里的铲子,往后退了几步。其中那个男的,长得尖嘴猴腮的,他用手举着一把符指着我说:“你,你到底是什么?我,我不怕你!”

我看看小倩,发现小倩穿着大红色的丝绸的上衣和裤子,而我穿着的竟然是那一身寿衣。小倩先是尖叫了起来,接着我也叫了起来,小倩喊道:“小陈,你还觉得这是梦吗?”

我先是爬出来,接着将小倩给抱了出来,然后看着那一男一女问道:“这是什么地方啊?你们又是谁呀?”

小倩这时候举起了手机说道:“没信号,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我看向了那个女的,那女的本来还戴着口罩来着,这下就慢慢摘下了口罩,看着我们说:“你们是人啊!”

我低头看着自己,然后说道:“请问,我不是人,难道我是鬼吗?”

那女的这时候看着我说道:“这座墓可是汉代的大墓,这坟墓除了我们打的这个口子,可没有任何的口子。我就不明白了,你们要是人,是怎么进来的?”

小倩这时候拉拉我的衣袖说道:“小陈,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不会是在做梦吧!”

我用力掐了自己一把说:“做个屁梦啊!看来我们是真的中邪了!”

那个盗墓女这时候看着那男的说:“你是怎么找到这座墓的?我希望你不要骗我。”

那男的挠挠头,随后又擦了把额头的汗说:“小莲啊,我,我其实是昨晚做了个梦,在梦里有个女的给我点的穴,说这里面有宝贝。没想到今天白天来了,还真的有这么个汉墓,但是我真的不知道能挖出俩大活人来啊!”

那女的直接就给了那男的一个大嘴巴,随后说道:“看来是被人给耍了,快走,这里不可久留!”

这二位就像是俩耗子一样就钻进了盗洞里,迅速就爬了出去,只是留下了一盏煤油灯挂在一旁。

我过去摘下来那煤油灯,拉着小倩的手说:“走吧,我们也赶紧出去吧!”

“嗯,小陈,昨晚你把我给那样了,……”

我打断道:“小倩你放心,我会负责到底的。”

小倩却一笑说:“谁要你负责?我的意思是,你别放在心上,我不怪你。我有男朋友的,所以你也不要想多了!”

我一听顿时就觉得心里不是滋味,看着她说:“可是,可是你要是怀孕了可咋办?”

“怀不上,安全期呢!”她看着我说:“快走吧,不然要是那俩盗墓贼把盗洞填上了,我俩就真的要死在这里了。”

我让她在前面,我在后面推着她的脚,爬了大概十几分钟才总算是爬了上来。一上来,就看到那一男一女在旁边蹲着呢。见到我俩上来了,那男的搬了一块大石头,将洞口给堵了。之后话也不说,和那女的直接就钻进了树林不见了。

我和小倩拎着煤油灯,在这荒郊野岭的也不知道去哪里,干脆就也追着那俩人下去了,我一边走一边喊,让他俩等我俩一下。这两位总算是停下了,那女的看着我说:“不要自我介绍,我不想知道你是谁,我告诉你,今晚过后,我们互相不认识,知道吗?”

我说道:“你放心,我只是想让你们带我俩回家。这是什么鬼地方啊!”

两个人带我们出了山后上了一条小路,之后上了一辆吉普车。那男的开车,一言不发,女的只顾着在副驾驶上化妆。我和小倩手拉着手坐在车里,忐忑不安的。

不过很快,总算是看到了城市的灯光,到了一个便利店前后,她停车让我俩下来,之后扬长而去。

我摸摸口袋里,竟然装着那八万块钱呢。心说有钱就什么都不怕了,我说:“小倩,我们先去吃点东西吧!”

我俩进了便利店,店员手里拿着手机趴在柜台上睡觉,我敲敲收银台,他才醒了。看到我的时候一愣,随后看向了坐在窗户旁的小倩,脑袋上的汗就下来了,他结结巴巴说:“大,大哥,大半夜的你这打扮,跑来吓我不好吧!”

我说:“甭废话,算账!”

他开始扫码,之后收钱使劲照,我说你照个屁啊,难道是冥币?他顿时就吓尿了,喊道:“大哥别害我啊,我还没娶媳妇呢!”

我心说这个傻逼,真的当我俩是鬼了。

之后我俩就对坐在便利店窗户前开始吃,吃完很快我就觉得恶心,跑除去在墙边吐了个稀里哗啦。吐完了我回来又买了瓶水,此时已经是夜里十一点了。刚好播报晚间新闻,我抬头一看顿时就吓得差点坐地上。

新闻上播报了一起一男一女离奇死亡的案件:“男死者叫陈有灵,女死者叫包雪倩,二人赤身裸·体死在了一张床上。发现者是对门的一位叫芳芳的女士。当晚芳芳就住在死者陈有灵的家里的客厅,但是早上醒了后,就发现陈有灵和包雪倩死在了一张床上,并且赤身裸·体。最令人费解的是,包雪倩七天前就死于车祸,尸体失踪。现在警方怀疑陈有灵是有特殊嗜好的盗尸贼。芳芳女士否定了这个说法,她说一定是撞鬼了!她还说最近几天经常遇到灵异的事件,本台记者持续关注中。现在芳芳女士已经被警察带走协助调查,现场也进行了封锁。……”

这下,那店员直接看着包雪倩吓哭了。之后连滚带爬地跑了出去。

可是问题来了,我是摸过包雪倩的啊!她是有温度的,还是有心跳的啊!因为这件事我还挨了一个大嘴巴的。

心不跳肚子烂了-零度本尊

我和包雪倩一看这情况,站起来也跑了,我俩一直跑到了一个小胡同里,我这才抱着包雪倩说:“小倩啊,我们难道真的死了?我们是一对苦命的鬼吗?”

包雪倩用力掐了我一把,疼得我叫了一声,她说:“不是梦!”

我说:“你早就知道不是梦了。还有,检查是梦不是梦,掐自己才行。”

“我怕疼!”她看着我说:“我要回家了,陈有灵,你也回家吧!”

我嘟囔说道:“可是我们已经那个了啊,我们有了肌·肤之亲,我要对你负责的啊!”

“这个真不用。小陈,都什么年代了你还在乎这个啊!难不成你还和我要精神损失费啊,既然这样,那八万块钱和我的房子、车子你都拿走好了,对不起,我破了你的处男之身。”包雪倩说完哼了一声,给了我一个白眼。“我有男朋友,他叫陆英俊!”

“你为什么每天晚上给我送钱?还有,你到底是人是鬼呀?”

“你说呢?”她说。

我心说这叫什么事儿啊!这刚开始恋爱就无疾而终了,难道那个陆英俊就那么好吗?我看着包小倩说道:“你最好再考虑考虑,我觉得我爱上你了。你还不了解我,我是个一旦爱上女孩子就会对她好一辈子的男人。”

“小陈,真的不好意思了,我们就此别过吧!”

她后退了几步,抬腿就跑了出去。很快就消失在了夜色里。

就这样,我低着头在街上流浪,最后到了路灯下,对着汽车的后视镜照了照自己,我的脸变了样子,但是包雪倩的脸却没什么变化。这令我有些费解,我怀疑我和包雪倩是借尸还魂了,很明显,她借的尸体和她长得还是很像的。

此时,我成了一个流浪汉,穿着一件真丝寿衣流浪在街上,口袋里揣着八万块钱,心里却没了着落。我没有打车,走着就到了那栋本来是送给小倩的生日礼物的别墅前,进去后倒在了床上,心说:在老家务农的爹妈都快难过死了吧!我应该给他们打个电话报个平安!

我用座机打的,电话很快就通了,但是没有人接。我只能先暂时放一放,等明天再打这个电话了。但是随后又发愁了,怎么和家里说啊,难道说自己死了又活了?再说了,我父母这时候已经不认识我了啊!

一晚上都没睡好,翻来覆去我做了决定,我还是要去找包雪倩把事情问清楚。

一大早我去了那个大爷老包的别墅,还没进去,就看到老包从里面出来了,这老包根本就不是鬼啊!

他见到我就把我拉到了一旁说:“房子给你了,大奔也给你了,钱也给你了,你还找我gan啥?缺钱吗?要多少?”

“我来找包雪倩的。”我说。

“小倩死了,你还找小倩干什么?今天是她的头七。”

“没死!”

“死了,尸体被你偷到了你家的床上,你还想做什么?”

“那不是我做的。”我说。

“那都无所谓了懂么,你也死了。你知道了吗?你明白自己的处境了吗?”老包看着我说,“快回去吧,回到属于你的别墅了。不要来这里,我们从今往后不认识好吗?”

我此时已经真的是无可奈何了。

我说道:“你帮我想想办法,怎么和我父母解释这件事吧!”

老包说道:“解释什么?你就多给你父母点钱,然后让他们再生一个,虽然忘不掉你,但是会随着时间冲淡那种痛苦的。”

我说道:“我没钱。”

老包伸手就拿出一张卡来,说道:“五百万孝敬你父母,我知道这点钱不够买他们儿子的命,但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还有就是,即便是我不把小倩弄去你那里,你也会死,这是你的命数,知道吗?所以请你以后不要赖上我了,好吗?”

他递给我,告诉我密码。我拿着银行卡木讷地看着他。

本来得到这么多的东西该开心才对,但是当我意识到失去了父母后,就一点都开心不起来了。我这才深深地理解,最珍贵的财产,其实是亲人。

于是我去银行给我爸的存折里存了一百万,然后买了新手机办了新卡,给我爸打了电话,说我是陈有灵的律师,这是陈有灵生前做投资的分红,以后陆续还有分红。

我爸说要见见我,我说不要了,我很忙。之后我就挂断了电话。

家是回不去的,我也不想回去那个家了,因为一件寿衣,弄得我、张军和赵大妈都死了。那地方还怎么回去。再说了,回去的话我说自己是陈有灵吗?

我在半路上去买了点菜,开大奔买菜,平时一块钱三斤的大白菜就变成了一块钱一斤。

回到家我煮了一碗面吃了,刚吃完就觉得特别的恶心,比喝多了还难受,在厕所里吐了个稀里哗啦,才算是好受些了。

我知道自己这是上火了。晚上我炒了俩菜,吃的时候还可以,但是吃完又是一顿吐,吐完后我坐在了卫生间里的马桶上,觉得有屎,但怎么也拉不出来。之后喝了一瓶啤酒,又吐了。而且我发现,我吐出来的东西不太对劲,里面有黑色的液体,像是血。

第二天一早我就出去了,在不远处就有个老中医诊所,我进去说肠胃不舒服,吃啥吐啥。他就问我最近有排便没有,我说没有,吃的东西都吐了。他让我把手伸出来,然后给我摸脉。

摸着摸着,他就站了起来,惊讶地看着我。我说咋的了?

想不到这老中医说:“小伙子,你的病我治不了,你,你没脉了啊!如果老夫没看错,你应该是个死人。”

我站起来就跑了出来,开上车就走了。一边走,一边把手放在了胸口,我没有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妈的,这到底是怎么了?我没有心跳,但是我有呼吸,有体温啊,我绝对不是鬼啊!妈的,到底怎么了?

当我再次去找老包的时候,发现老包竟然搬家了。人去楼空,什么都没留下。

此时我分析了一下,这父女俩,老包绝对不是鬼,那天白天我们接触的是真真切切,包雪倩的心我摸过,她也不是鬼。但是为什么警察认定她死了呢?我见到的包雪倩又是谁呢?

包雪倩的尸体在我的床上又是怎么回事呢?

我回到家下车,进屋后按电钮关了大门,走进浴室洗了个澡,然后裹着浴巾就在屋子里躺着,这时候门铃一直响,我提上个裤衩子光着膀子就出去了,开了大门,看到一个贼眉鼠眼的老头,穿着一个漏洞的破跨栏背心,一条花裤衩,一双人字拖,手里拎着一把桃木剑,他说:“小伙子,你知道吗?你是万年难得一见的琼碧命啊!……”

我打断道:“大叔,你看看我身后,我像是穷逼命吗?”

“琼碧命,琼碧,绿色的美玉。”他说道:“你懂了吗?!”

“懂个蛋!”我转身进了院子,关上门。

我进屋后吃了几颗葡萄,但我又吐了。我一直在试验到底吃什么才能不吐,但是我发现,吃什么吐什么,这到底是怎么了?

此时我已经不知道吐了多少次了,吃啥吐啥。而且我发现,我的小腹开始变黑,而且我倒在床上的时候,经常闻着屋子里有腐臭的味道。开始的时候,我以为有死老鼠,但是后来我发现,这味道出自我自己。

第二天一早我醒来的时候去厕所,还是觉得有屎拉不出来,在马桶上坐着一边抽烟一边玩手机,半小时还是没拉出来。我起来洗了个澡,但身上的臭味还是去不掉。

我出来穿衣服,然后坐在了沙发里,突然在茶几上,我看到了一个纸条,上面写着一个地址:颖秀路17号。

这是谁写的?这字迹看起来有些熟悉呢!我一下想起来了另一个纸条。就是那个我在这别墅醒来的时候,见到的那个纸条,上面写的是:小子,都是你的了。

我看着自己的手,现在满脑子都是自己睡觉的时候,有人在控制我的身体到了这里,拿起笔写下了这纸条的情景。

最后我还幻想出,自己写完后将笔一放,微微一笑的情景,我忍不住打了个冷战,心说我到底是什么,我这到底是怎么了啊?

我低头看看挂在一旁的寿衣,心里突然觉得这件寿衣并不是寿衣那么简单,如果我猜得不错,它是鬼。

但是这个鬼叫我去这里干什么呢?

我掀开了衣服看看自己的肚子,又黑了很多,发出了恶臭的气息,难道是要救我?看来只能听他的了。

我刚开上大奔出去,突然一个人就从路边窜出来,直接就拦在了路的中央。我一看,又是那个邋遢大叔,他拎着一瓶啤酒看着我,我下车说:“大叔,你这是做什么呀!”

“你听我的,我保你渡过此劫,只要渡过此劫,你这琼碧命就能飞黄腾达了。”

我说:“大叔,你根本就不知道我怎么了。”

“你死了。”他喝了一口啤酒说,“我说对了吗?”

我说:“大叔,你,你怎么知道的?”

“我闻到了死气!”他用手扇扇说道。“不过这还不是最糟糕的,你千万不要轻信别人,明白吗?有人要取走你的心!”

“我没有心。”我说。

“你有,只是不跳的心罢了。”邋遢大叔说完,对我说:“不要乱跑,等我回来,三天后我回来救你!”

说完,邋遢大叔从路边推出来一个电动车,骑上就走了。我心说什么情况啊这是!三天后你来了,我会不会已经烂了啊!

完本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