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好书叁佰本
当前位置: 首页 > 灵异科幻 > 身怀鬼胎:夫君宠妻成瘾
身怀鬼胎:夫君宠妻成瘾

身怀鬼胎:夫君宠妻成瘾

分类: 灵异科幻

更新时间:2021-08-11 09:27:40

作者:无晴

来源:微小宝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身怀鬼胎:夫君宠妻成瘾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身怀鬼胎:夫君宠妻成瘾介绍

《身怀鬼胎:夫君宠妻成瘾》免费阅读全文,小说《身怀鬼胎:夫君宠妻成瘾》全文简介,魏河道:“回去。”季言皱眉,“你放手,我不可能回去!他们是疯子!”“听话。”“他们会杀了我的!”季言尖叫。“我在,不会。”季言更是暴躁了,“就因为你!我已经赔上了身子,你还要怎么样?!”魏河阴沉着看着她,像是要滴出墨汁来。季言深呼吸一口气,软了声音,道:“人鬼殊途,你放过我吧,我不能被抓住,他们会囚禁我的!那样还不如死了!”“不会很久。”

书友点评:

《身怀鬼胎:夫君宠妻成瘾》这本书文采不错,挺好看的,虽然结尾匆匆,但结局完美

章节试看:

身怀鬼胎:夫君宠妻成瘾:险些溺死

巨大的入水冲击力令季言一下子有些被震懵了,呛了好几口水她才反应过来,奋力摆动四肢,想要游上去。

河水出乎意料的冰冷,入目之处一片,连浮游生物都看不见,明明在入水前这河看着十分清澈!

季言不敢停下来,在慌乱之中她忘记了自己酸痛的身体,巨大的窒息感像是笼罩着一层死亡,她手脚并用,以往利落的泳姿在此刻一点都体现不出来,她怎么也无法游上去!

绝望,一点点的涌上来。

胸口疼得厉害,肺也疼,不断的有水呛进口中。

不!不能放弃!

她跳下来不是为了寻死的!

季言憋着最后一口气,她克服了内心的惊慌,不在做多余的挣扎,手臂用尽了力气,肢体配合着,终于,她慢慢的往上游去了,心中还来不及欣喜,突然,一阵拉力从底下传来。

她的脚踝被猛地扣住了!

那是一只冰冷的,滑腻的手。

那手紧紧的扣住了她的脚踝,一点,一点的把她往下拉去,像是要拖入河底一般。

季言绝望的睁着眼,徒劳的摆动着手臂,却还是抵不住脚踝的力道被拖了下去,那泛着银光的河面距离她越来越远……

肺里再也没有了一口多余的氧气,她的胸口像是要炸裂了一般。

会死的,她会死的……

绝望的张开嘴,一连窜的气泡吐了出来,在快要窒息的前一刻,她喊出了那一个名字。

“魏河……”

含在嘴里的名字带着最后的一丝希望。

死鬼,快来救我——

“唰啦——”

一阵寒光闪过,破开了水流,脚底下扣着季言的手被从中断了开来,一把刺耳的尖叫在水中传开,连带的几丝诡异的绿色液体泛成弧线融进河水。

季言挣开了拉力之后被拥进了一个比河水还要冰冷的怀抱,紧紧的禁锢着她的腰肢,此时因为缺氧,她的意识已经模糊了,半睁着眼,看着面前出现的脸。

就连阴暗的水底也遮挡不住的俊美。

五官深邃,棱角分明,剑眉下是一双泛着妖艳红光的眼,薄唇勾起,像是愉悦的神情,他的发丝随着水流飘荡着,他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季言。

随后,两道身躯慢慢靠近,季言无力的看着那张脸压了上来,随后唇上一冷,一口氧气度了过来。

凭着下意识的求生本能,季言贪婪的吸取着那一口氧气,肺部的疼痛缓解过来,脑袋一阵阵发黑,纵使已经吸了一口氧气,可她仍是不舍得退了出来,下意识的汲取着。

而魏河,在纵容着她的汲取,妖艳的眼含着一抹淡淡的宠溺,那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放在季言的后脑勺上,稍稍用力,开始了一场追逐游戏。

汲取呼吸的相触渐渐变成了一个急促的吻,肆虐的力度一度使季言感受到了窒息,她回过神来,想要退出去,但魏河又岂能容忍她临阵脱逃?

在肆意的享受了季言的甜美后,魏河终于在她又一次窒息时退了出来,一手揽着季言的腰肢,另一只手轻轻一划,两道身影轻而易举的浮出了水面。

几乎在破水的刹那,季言像青蛙一样的大张着嘴,拼命的呼吸着,重新活着的感觉太过美好,她只能精疲力尽的勾着魏河的脖子,任由对方慢慢的将自己带上了岸边。

很久之后,季言的神智才彻底清醒,她低头看着自己身上湿答答的嫁衣,终于明白为何刚刚她怎么游都游不动,这该死的嫁衣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湿了水之后重得惨无人道。

被这样的重量压着,她能游得动才有鬼!

不对,的确有鬼!

还是这只鬼救了她!

一瞬间,季言惊恐的想要离身后的冰冷远一点,却冷不丁的被禁锢的更紧了些,一道磁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怎么,利用完了之后,就要离开了吗?言儿,你当真无情。”

季言垂下了头,动了动嘴皮子,道:“……谢谢。”

一颗脑袋软软的靠在了她的肩膀上,轻轻的蹭了蹭,道:“我要的,不只是谢。”

季言克制着一巴掌甩过去的冲动,这他么就是得寸进尺!如果不是因为被糟蹋了一晚上,就算这衣服在怎么重,凭她游泳比赛第三名的成绩也不至于会被溺死!

但是理智还在的季言知道此刻不能轻举妄动,这不是人,这是鬼,若要杀她轻而易举,她不想死,不然她也不会跳下来赌一把。

更何况……

季言脸红了一下,她无法解释自己为什么在濒死的时候,喊出来的名字……

身怀鬼胎:夫君宠妻成瘾:纠缠不休

“你知道这条河死了多少人吗。”

魏河在季言的耳边轻轻的问道。

而此时,一阵风吹过,将浑身湿透的季言冷得打了个哆嗦,尤其是身后还贴着一个冰块的前提下,她的嘴唇都冻紫了。

但她还是听见了这句话里隐藏着的暴戾。

她不会忘记,那在河里面扣着她脚踝的手。

季言咽了咽口水,道:“很多……吗?”

“呵。”

魏河凑近了些,淡淡的在她的耳边投下了一枚炸弹,“河床的尸骨堆起来恐怕能将你淹没了。”

季言心中一个咯噔。

“什么都不知道,你就敢往下跳,言儿,你令我心惊。”

季言怒了,她怎么会听不出来这里面的嘲讽,她一把推开了魏河,挣扎着要站起来,还没撑起身体再次的被他揽进了怀里。

“你放开我!如果不是你!我根本不需要跳河!”

“你希望我在这里要了你吗。”

只一句话,就将季言的所有反抗都镇压了,她立刻乖巧的呆着他的怀里,纵使冷得她快要僵住了。

“呵,乖。”

大手触摸上了季言湿漉漉的发丝,像是安抚。

“我很高兴。”

季言沉默。

“你喊了我的名字,在那一刻。”

季言扭头,对于这个问题她不想解释,也不想去思考。

她比谁都清楚的感受到了,这个鬼的喜怒无常,明明上一秒语气森冷,像是要将她杀了一般,下一秒,却满含温柔。

季言自然不会相信,他的温柔。

鬼善迷惑,不能被骗了。

“呆在我的身边。我会护着你,一如既往。”

季言依然沉默着,随后低低的道:“放开我吧,我很冷。”

这一回,魏河没有为难季言,任由着她离开他的怀抱,转而盘腿坐在地上,撑着下颌,遥遥的看着季言,那双泛着妖异红丝的眼睛牢牢的钉在了季言身上。

“他们很快会追过来。”魏河轻声道。

季言寒毛都炸起了,她刨开心里的变扭和暴躁,连忙冷静的观察着四周,此刻她正身处在河岸边上,前面是那一条恐怖的河水,季言绝对不想碰第二次!

后面,是一片阴森的林子。

选择那条路不用想也知道。

尽管身上的衣服湿答答的,但是季言也绝对没有脱下的念头,但好在脱离了河水和魏河这个活动冰块之后,身上开始回温了,不至于冷得打哆嗦,季言该感谢现在还是夏天。

重重的打了个喷嚏,季言连忙在地上寻找着尖锐的石头,稍稍打磨了一下,将身后厚实繁重的喜袍从小腿部分开始割着。

然而无论她用多大的力气,这件质量上乘的喜袍纹丝未动。

尽管偷看过魏河的指甲可以变长变短,甚至还十分锋利,可季言就是不想求他,她不想又一次欠他的。

一次又一次的失败,季言气愤的扔下了石头,喘着粗气。

“你可以叫我,我喜欢从你嘴里听见我的名字。”魏河说着。

季言像是没有听见,她弯腰,将沉重的喜袍拖起,勉强的打了个结,随后也不管了,正想迈开步子往林子里走去。

手,却突然被扯住了。

季言看着抓着她手腕的那只手,骨节分明,修长苍白,那是一只漂亮的手,至少比季言自己满粗茧子的手好太多了。

顺着手臂,季言对上了魏河的脸,不似水下那般惊艳鬼魅,现在的魏河只是比正常人苍白了几分罢了。

他长得真像人。

若他真是人的话,她肯定会芳心暗许的。

然而,他不是。

魏河道:“回去。”

季言皱眉,“你放手,我不可能回去!他们是疯子!”

“听话。”

“他们会杀了我的!”季言尖叫。

“我在,不会。”

季言更是暴躁了,“就因为你!我已经赔上了身子,你还要怎么样?!”

魏河阴沉着看着她,像是要滴出墨汁来。

季言深呼吸一口气,软了声音,道:“人鬼殊途,你放过我吧,我不能被抓住,他们会囚禁我的!那样还不如死了!”

“不会很久。”

“什么?”

“不会很久的……我会带你离开。”

像是承诺,这一句话魏河说的很认真,就连他的眼睛也越发的红了。

差一点季言就要信了,但很快身体的酸痛告诉她一个事实,昨夜的事情都不是假的。

季言一字一句的说道:“我不信你。”

魏河一怔。

一缕受伤从他的眼睛里飞快的闪过。

“我只信我自己,我要离开这里,放手。”

魏河扣着的力道一点点的松懈了下来,季言毫不客气的抽回了手,二话不说转身就走。

魏河的脸更加阴郁了,他的发丝张扬开来,显示着此刻他的怒气。

季言的心脏跳的很快,她刚刚差点以为自己要被杀了,那浓厚的煞气从他的眼里翻滚着,快要喷涌而出,但最后,她还活着。

“季言。”

魏河喊。

季言定住了脚步,但没有回过头去。

“那里,已经超出了我能活动的范围。”

“所以?”

“我救不了你。”

季言攥紧了拳头,硬气的说道:“我不需要你救。”

完本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