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好书叁佰本
当前位置: 首页 > 灵异科幻 > 第六个纸扎人
第六个纸扎人

第六个纸扎人

分类: 灵异科幻

更新时间:2021-08-19 18:06:32

作者:逆风点灯

来源:微小宝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第六个纸扎人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第六个纸扎人介绍

在《第六个纸扎人》里面是一波三折,逆风点灯让故事情节起伏跌宕:但是我的身体却开始缓缓的转身,我的心里就像被一只手抓住,那只手越来越用力,我的心脏收缩的越来越近。当我转过身,只见一个半透明的周大仙漂浮在我的面前,脸色苍白,看样子精神也不是很好。“快离开这里。”周大仙对我说道。我连一句话都不敢说,疯狂的往外面跑,这次我跑出去的时候,外面已经有人,阳光也有了暖意。我估计我现在几乎已经不成人形了,不远处已经开门的店家认识我,赶紧上来扶住我,问道:“小南,怎么了?”

书友点评:

《第六个纸扎人》这本书真的强推!本来怀着打发时间的心理看的,看完第一个内容就被深深吸引了。故事情节完全不老套,给人一种设身处地的感觉,每看完一个小内容就和看完一本书一样,会有不一样的体会,环环相扣,层层递进。

章节试看:

周半仙死了-逆风点灯

周半仙专门给人算卦测命看风水等等,他跟别的店家不一样,别的店家不管做什么生意,都会在天黑之前关门回家,周半仙则住在店里。

我吃过早餐,在人多的地方等到八点多,太阳已经能照得人身上有暖意,我才朝着白事一条街走去。

做白事生意的店铺开门一般都在中午十点以后,也有几户人家比较勤快,开门比较早。

越往白事街那边走,人就越少,如果不是有事,大家都是尽量避开那边,只有偶尔一两个人会从边上匆匆走过。

我快步走在白事街上,朝着街尾赶去,周半仙的铺子就在街尾,那边很少有人去,就现在这个点,我想都想得到,那边肯定没有人。

不知道是我的心理作用还是因为这边人少的缘故,在早晨阳光的照射下,我估计感觉到一丝冷意。

这股冷意让我原本就紧张的心变的有些疑神疑鬼,甚至总感觉后面有人跟着,每次回头看的时候,都是空空如也,就连那几家已经开门的店,看起来似乎都有些不正常,有种特别阴森的感觉。

越走我感觉身上越冷,偶尔甚至会打个冷颤,我心里只有一个信念,不能再拖下去了,再拖下去我肯定会被逼疯的。

好不容易走到周半仙的铺子门口,我的后背都已经被冷汗打湿,在六月早晨的阳光下,我居然有一种想要裹上棉袄的冲动。

“咚咚咚……”

店铺大门是木制的,我伸手敲了三下,清脆的声音在这清冷无人的街道上显得有些刺耳。

店铺里面没有人应声,我以为周半仙没听到,干脆用拳头敲。

“嘭……”

才一下,门板突然‘嘎’的一声,倒了下去。

店铺里面没有太多的东西,算卦测命用的东西也不多,但是屋里却像是被劫匪打砸过一般,桌子被翻倒在地,四五把椅子全部散乱的倒在地上,原本挂在墙上的一些八卦图、仙家的画像、神龛里的神像,全部被丢在地上,神龛下面还有一堆香灰。

门板倒下揭起的风浪把香灰吹散。

“周……周爷爷!”我说话都已经有些打颤,我握成拳头的手举在半空瑟瑟发抖,喉咙里就像吃过槟榔一样,又紧又干。

进不进去?我心里做着激烈的斗争,店铺里的光线比较暗,看起来就好似另外一个世界似的,无疑让我更加迟疑。

但是想到现在能帮我的只有周半仙一个人,我又不敢离开,白天我或许可以在人多的地方,但是到了晚上我怎么办?

咬咬牙,我抬起似乎已经有些麻烦我腿,小心翼翼的朝着店铺内走去。

这条街的每间店铺都有一个小后院,不过大家都把后面的屋子用来做仓库什么的,周半仙因为不用囤货,干脆就用来自己住了。

一踏进门,我感觉就像从秋天忽然进入严冬一般,衣服贴在身上都感觉衣服像块冰似的。

我不敢直接往里走,只敢靠着墙一点点的往里面挪,因为我怕后面突然冒出个什么东西来。

“周……周……爷……爷爷!”我的舌头似乎都打结了,喊话的时候都不敢喊的太大声,就怕里面有一个什么东西,我喊的声音太大,那个东西就会突然冲出来。

没有人回应,屋子里静的吓人,进来以后外面偶尔传来的鸟叫声和汽车的鸣笛声似乎都离我远去一般,除了我心脏跳动的声音和急促的呼吸声,再也听不到别的声音。

“呼……”

一阵风吹了进来,这阵风有些大,把神龛前的那些香灰吹的满屋子飘,我甚至感觉那一股风吹在我身上就像有一个人在推我似的。

大夏天的,就算有风也是微风,这么大的风傻子都知道不正常。

我吓得不敢再动,后辈紧紧靠着墙,双眼不停的四处扫,我最怕门口和通往后援的那一扇门,朝着门口看去还能看到外面的阳光照射在水泥地面上,地面上的阳光能给我一丝安全感,但是吵着后院那散门看去的时候,里面有些昏暗,风吹进后院,吹动里面的某些东西,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渗得慌。

我拼命的吞口水,但是我的嘴里都已经干的发苦。

待这阵风过了,我又做了十几秒的心里斗争,才继续一步步的往里挪动。

周半仙的店铺是街道最后一间,并不是很好,光线比较暗,春季的时候还有些上潮,不过周半仙平时打扫的很干净,也没有异味。

当我踏过那扇进入后院的门时,我却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霉味。

我靠着门框,小心翼翼的朝里面喊:“周……周爷爷!”

还是没有人应我,我打量了一下四周,但是看不到太多的地方,因为门口周半仙放了一个柜子,挡住了我的视线。

我咬咬牙,都走到这了,总不能不进去看看。

我往前走了两步,却发现这屋子里的摆设很整洁,吃饭的座子、椅子、冰箱、柜子,都摆放整齐,擦拭的干干净净,跟周半仙的平时的生活习惯很像。

可是刚我看到地上时,脑袋里就好像被雷击中一般。

地上散了一地的铜钱,还有一根红绳,离我不远处还有一大滩鲜血。

血,一定是周半仙出事了,我不敢继续在这里面待下去,疯了似的朝着外面跑去。

“呼……”

又是一阵大风刮进来,里面还掺夹着灰尘,让我睁眼都有些困难,可是求生的欲望让我成功的冲了出来。

外面还是阳光普照,但是阳光照射在我的身上,我却感觉那阳光是冷的。

不远处的店门是开着的,那家店是卖骨灰盒的,店老板是一个中年人,我却不记得他叫什么名,甚至不记得他姓什么。

“大叔……大叔!”我一边喊,一边朝着那家店跑去。

店门是开着的,但是里面却没有人。

店后面有声音,好像是有人在说话,我一边叫着‘大叔’一边朝里面跑去。

当我冲进最里面那间屋子的时候,说话的声音却消失了,屋子里的摆设我觉得有些眼熟,这里居然是周半仙的屋子。

我整个人都呆了,难道我中了鬼打墙?

我虽然很少来白事街这边,但我爷爷做这一行的,我自然是听说过这些的。

我废力的回想爷爷他们讲述鬼打墙的一些内容,这一想不要紧,我猛的想起,鬼打墙一般只有晚上才会出现,如果白天遇上鬼打墙,都是一些厉鬼,普通手段根本对付不了。

我看着从外面透进来那一缕微弱的阳光,心里更加害怕:“你……你到底是谁呀!”

我感觉我已经快要崩溃了,我根本就没看到想要害我的人,可他却像跗骨之蛆一般跟着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出来。

我猛地想起爷爷,我赶快掏出手机,想要给爷爷打电话,可是等我哆哆嗦嗦掏出手机的时候,却发现手机压根没有信号。

我知道,我现在就算往外跑也没有用,肯定还是会转回来,我几乎已经放弃了,我颓然坐倒在墙脚,全身都有些颤抖。

或许是因为我放弃了求生的欲望,我的脑子反而冷静了下来,但是那一股恐惧却一直笼罩在我的心头。

我想大部分正常人在面对这种未知的事物和死亡事,都会恐惧。

混乱的脑袋慢慢冷静下来,我想到了破解的办法,那就是童子尿,爷爷他们说过,大部分情况下童子尿都会对鬼打墙造成一定的影响,甚至完全破除鬼打墙。

原本已经放弃的我,赶紧站了起来,因为手脚都在颤抖,险些摔倒在地。

我颤颤巍巍掏出那话儿,憋了半天却憋不出一点点尿。

“不……不……要!”

一个若有若无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荡,这个声音有些耳熟,我却想不起到底是谁,但是那声音拉的特别长,听起来异常的阴森。

我应该感谢这个声音,因为我的尿出来了。

“哗啦啦……”

尿洒在地上的声音,不敢看四周,我只是低着头,像一只鹌鹑一样,生怕我看四周会有一个青面獠牙的东西朝我扑过来。

我转着圈圈撒,就像孙悟空每次给唐僧画个圈圈一样。

不知道是我的错觉,还是我的尿真的起了作用,我感觉四周的光线越来越强,那种冰冷的寒意也在快速消散。

当我用尿给自己画了一个圈圈,刚拉上裤子拉链,猛的发现自己脚下居然有一滩血迹。

我憋住了自己嘴里的那一口气没有喊出声,顺着那一滩血迹往前看,地上躺着一个人,一个无头的人,他的头放在不远处的桌子上。

周半仙,这个人头居然是周半仙!

周半仙死了,我的脑子就像被锤子狠狠的砸了一下,顿时呆住了。

“小南,你破了我最后一点力气布出来的阵法,我保护不了你了,千万别回家,去你爷爷的店铺,如果有自称你爷爷的人给你打电话,千万别信,在店铺等着,会有人去保护你的。”周半仙的身影在我身后响起。

我明明看到了周半仙的尸体就在眼前,他的声音却在我身后响起,我就想赶快离开这个地方,可是出口在我背后。

半夜敲门声-逆风点灯

我不想转头,我宁愿像一个鹌鹑一样抱着自己的脑袋等死,这样似乎能给我更多的安全感。

但是我的身体却开始缓缓的转身,我的心里就像被一只手抓住,那只手越来越用力,我的心脏收缩的越来越近。

当我转过身,只见一个半透明的周大仙漂浮在我的面前,脸色苍白,看样子精神也不是很好。

“快离开这里。”周大仙对我说道。

我连一句话都不敢说,疯狂的往外面跑,这次我跑出去的时候,外面已经有人,阳光也有了暖意。

我估计我现在几乎已经不成人形了,不远处已经开门的店家认识我,赶紧上来扶住我,问道:“小南,怎么了?”

我握住那个店家温暖的手,就好似溺水的人抓住了救命稻草,指着周半仙的店:“周……周爷爷死了!”

那个店家看了看我,赶紧大声叫远处几个店家的名字。

大家都在白事街开店的,互相都认识,远处几个店家也匆匆忙忙赶了过来,问怎么回事。

几个店家把我安顿好,然后一起去了周半仙的店铺,我想劝他们,可他们却觉得我被吓坏了,根本没有把我的话听进去。

我不知道过了多久,有警察来了,顺便还给我做了笔录,我一五一十的把事情说了一遍,他们却觉得我被吓的太严重,出现了幻觉,让我好好休息。

有店家见我的状态不对给爷爷打了电话,没有打通,可是没一会,我的电话却响了,是我爷爷打来的。

我看着手机上备注的‘爷爷’,想起了周半仙魂魄跟我说的话,这电话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我犹豫了很久,最终还是按了接听。

“小南,你那边是不是出事了?”爷爷急促的声音传入我耳中,那话语中还饱含着关心。

我的心顿时一暖,爷爷的声音就好像我的定心丸一样,我几乎都快要哭出来了:“爷爷,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小南,你不用怕,你身体比较特殊,一般鬼怪根本害不了你,不过你现在丢了六魄,他们要对付你就比较容易了,别去店铺,也别回去,你现在去镇寿村,找一个叫李婆婆的人,他是镇寿村的草鬼婆,你去了随便问一个人都能找到她家,她能保证你的安全,我直接去镇寿村跟你汇合。”爷爷说话的声音有些喘,估计是在快步走路甚至在跑。

爷爷越是这样说,我越发的不敢信,上一个电话让我去下洼村,如果不是周半仙及时发现,把我带了回来,我现在是不是还活着都不一定。

我没有说话,爷爷似乎没有发现我的异常,继续说道:“我现在有事,先挂电话了,你马上去镇寿村。”

爷爷说完就挂了电话,我呆呆的看着手机,不知道是该相信爷爷的话,还是相信一件死去的周半仙的话。

我不停的翻通话记录,爷爷刚才的那一个通话记录一直都在上面,并没有消失。

我一直坐在白事街边上,让阳光照射在我的身上,这样我才能感觉到一丝的温暖。

我憋屈的想哭,我根本就不知道我应该相信谁,我把这些事情说给街上的这些老板听,他们却笑我,说我们干这一行就不应该相信这些东西,还宽我的心,让我想开一点。

可是他们却在背着我的时候商量,是不是请一个有本事的来帮帮我;有的人则认为,周半仙就是我们这里最厉害的人了,周半仙都惨死,请谁来也没用,应该里我远一点,别沾上脏东西,有的人甚至在中午的时候就关了门,不做生意了。

我心里苦笑,也不在白事街待着了,跌跌撞撞的去找了一个快餐店,点了一个菜,勉强吃了一点点东西。

吃过饭以后,我又坐在人多的马路边,跟本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找警察?没有用的,如果像昨天或者鬼打墙那样的事情,警察根本不顶用。

我现在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听周半仙的,在店铺里等着;二是听爷爷的话,去镇寿村找一个叫李婆婆的人。

这两条路对于我来说都太难,晚上的时候如果让我在店里待着,那对我来说就是一种极刑;可是我又不敢信电话那头的爷爷,下洼村的事情对我的影响太大。

我期盼着时间过慢一点,因为我怕人少,我怕天黑,我从来就没有这么害怕过。

到了下午的时候,我不得不做出选择了,我选择在店铺里过夜,一是因为周半仙救了我,二是因为爷爷的第一次通话差点害死我,其实说白了,还是下洼村的事情,让我不敢去,然后就是周半仙魂魄对我说的那句话,让我别相信爷爷打来的电话。

今天白事街上的人都关门特别早,太阳都还没有下山,大部分人都已经关门回家,我看着街上越来越少的人,我心里越来越紧张。

白事街上的人都知道我遇到的事了,大家特意绕开了我爷爷的店铺,自然也就没有人过来跟我打招呼。

太阳西移,阳光慢慢的没入西山之中,黑暗开始笼罩大地,我心里越来越紧张。

趁着天还没有黑,我跑进店里,把店里用来出售的符箓在店内的墙上、门上贴了一圈,剩下的符箓在自己身上贴了十几张,其余的抓在手里。

我早早的就把门关了,将店内的灯全部开启,因为晚上不用做生意也不会在这边住的原因,我们店里的灯瓦数比较小,一个小小的日光灯照亮不了店铺的每一个角落,因为店铺内堆放了太多的东西,很多地方显得有些昏暗。

我们店铺靠墙的位置有一张桌子,爷爷用来写字画符的,我缩在墙角,用桌子遮住我的身体,手里拽着符箓,心里祈求着天上的各路神仙保佑。

我动不动就要看一下手机上的时间,可是时间似乎就是在跟我作对,每次看时间都只是过了一分钟甚至一分钟都没有过完。

这样的夜晚是难熬的。

我已经两天没有好好睡觉,昨天晚上还看了一晚上的电影,没多久我就感觉到一阵浓浓的睡意。

我不知道这阵睡意是我没休息好,还是我丢了六魄的原因,就是控制不住,我用力掐自己的手、大腿,都抑制不住这种睡意,它就像一只看不见的巨兽,慢慢的吞噬我。

我的眼皮越来越沉,我用手掰开我的眼睛,让我的眼睛都有些发痛,可那股睡意就是控制不住。

我对这股睡意已经有些恐惧,按照常理来说,在这种情况谁,一般人压根就睡不着,即便真的困了,估计这么一番折腾下来也没睡意了,可是我这睡意就好像打不死的小强,无论你怎么折腾,它就是在一步步的靠近、吞噬你。

我不知道我的手什么时候从我的眼皮上移开的,我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睡着的。

“砰砰砰……”

店铺的木门被人用力的击打,这么重的声音,至少是用拳头在砸。

我被击打木门的声音惊醒,可是那声音再配上这昏暗的灯光,感觉就像是催命钟一般。

我哆哆嗦嗦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凌晨十二点过一分。

我脑子‘轰’的一声懵了,都说凌晨十二点是一天阴气最重的时候,而我们这条白事街,早上或者下午都已经很少有人来,凌晨十二点根本不可能有人来。

而且周半仙今天才死,一般人更加不敢来这边,更何况现在还是凌晨十二点。

“砰砰砰……”

这次的声音居然是从后院发出来的,后院我从来没有去过,爷爷不让我去,联想到最近发生的事情,我似乎已经联想到后院会有什么东西。

以往后院很安静,从来不会发出任何的声音,至少我从来没有听到过。

虽然我来的少,但是这些年我来过的次数加起来也不少,那么多次都没有听到任何的动静,我都快习惯后面那不让人进的屋子,我几乎 已经忘了它的存在,现在里面却传来用力的砸门声。

“赵南,开门!”一个女人的声音传了进来,这个声音很陌生,我赶确定,我不认识这个女人。

我不敢出声,现在外面和里面都在拼命的敲门,外面拼命敲门那个‘女人’拼命的喊我开门,里面房间只是沉默的砸门,而且还很有节奏。

“赵南,我是来救你的!”门外的女人喊道。

就在这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是我爷爷打来的。

爷爷的电话就像一根救命稻草,我感觉接通电话。

“小南,你怎么没来找李婆婆,你现在在什么地方?”爷爷很着急。

我已经有些后悔没听爷爷的话了,我白天应该打听好镇寿村在什么地方,然后去镇守村找李婆婆的。

“爷……爷爷,我在店里,……外外面有……有个女人在……敲门,屋子里面也有!”我有些结巴的说道。

“房间里面我供了仙家,是保佑我们赵家的,你靠近大门口看看,人敲门的话,门板会有轻微的震动,鬼敲门的话,门是不会动的。”爷爷急促的说道。

完本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