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好书叁佰本
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农门毒妇
农门毒妇

农门毒妇

分类: 古代言情

更新时间:2021-09-10 21:08:50

作者:二乔

来源:微阅云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农门毒妇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农门毒妇介绍

《农门毒妇》这本书的主要内容:或许,这就是母爱吧。有多久没被人抱过了?她想不起来。她在原来的世界里,是个孤儿,从小到大都孑然一身。原来,被母亲拥抱的感觉如此美好。在记忆中,不管她做了什么,陈氏都始终疼爱呵护。她被老李氏卖了,陈氏心里一定很痛苦吧?李建兰感到心疼。再看看身旁两个瘦得跟小猫儿似的两个弟弟,又感到特别的心酸。娘亲真是太苦了!李建兰眼眶发酸,连忙从她怀里起来,转移了话题,“娘,您生了两个弟弟,村里人再也不敢瞧不起您,您扬眉吐气了呢!”

书友点评:

《农门毒妇》这本书让你了解人间百态,值得彻夜未眠的欣赏,让你爱不释手,反反复复看了好多次,这本书内容一环扣一环,剧情棒!文笔好!

章节试看:

农门毒妇第17章试读

老李氏炸了,咆哮,“我怎么偏心了,啊?我生五个儿子,个个儿子争着抢着要养我,我偏偏选了你爹家。这家里家外,全是我一把手操持,累得跟牛似的,我图的是什么,啊?还跟我提你娘,你问问左邻右舍,平时我是怎么宝贝她的?吃好穿好,地里的活儿一样不让她插手,菩萨似得供着养着,我对哪个媳妇儿都没这么上心过!”

老李氏估计不知道外面围了一圈的邻居,睁眼说瞎话,顿时引发了一连串的嗤笑。

“是啊,农忙时是没让陈氏收稻谷,是老李氏自己带着另外几个儿子、孙子去收,可那些谷子也没落李秀才家啊。”

“陈氏怀孕后,身子沉,人没精神,还要下地去忙活。老李氏做饭呢,做两份的,一份是干饭,自己和儿子吃;一份是稀粥,是端给陈氏吃的,还跟我们说,她胃口不好。啧啧,谁不知道,那怀身子的女人就跟恶鬼投胎似的,过了头三个月,就是一头牛都吃得下。”

“可不么?有次大夫都说,陈氏得了虚症,如果不好好养着,怕是会难产,结果真的难产了,真是夭寿哟……这会儿也不知生下来没有?”

“你们方才没有听大妞说,生了一对双胞胎儿子吗?哇,陈氏老蚌生珠,临老了还得两个儿子,真是有福气!咿,不对,怎么一直都没听见娃儿哭声啊?”

“……”

李建兰手脚麻利地煮着鸡蛋。

老李氏的真面目如何,都不用她说,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李文才断了腿后,人很颓废,对家里的关注很少,此时听见邻居这样说,才明白自己的妻子受了多大的委屈和苦楚,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羞愧不已地低下了头。“大妞,我……我真是,对不起你娘啊!”

李建兰撇了撇嘴,“这话儿你该亲自对你娘说。”

受点挫折就焉了吧唧的,不知道害陈氏受了多少苦!哪怕他很疼爱自己,李建兰也不待见他,说罢,把鸡蛋和汤装在碗里,端走了。

……

陈氏被丈夫唤醒、告知自己生了一对儿子后,整个人就晕乎乎的,没有真实感。

因为身子不好,成亲后一直滑胎,结果只保下一个女儿,她在村里一直都抬不起头来。意外怀上这一胎后,丈夫摔断了腿,女儿被婆婆卖给别人家冲喜了,好似这些都是不详之兆,她更加惶惶不可终日。

加上经常饥肠辘辘干农活,婆婆和妯娌整日里指桑骂槐,让她的身心都变得麻木不仁,压根儿就没想过孩子健不健康,自己会不会难产。

瞧着放在身侧熟睡的两个小家伙,她仍觉得是活在梦里,有些惶恐地摸了摸哥儿俩的小脸儿。

好在,女儿懂得接生,不然……真不敢想下去。

李建兰推门进来,“娘,你醒了多久?肚子疼不疼?一定饿坏了吧?来,先喝口鸡蛋汤。”

“兰儿,娘的心肝儿,快来,让娘仔细瞧瞧。”她冲女儿招手。

李建兰放下碗筷,握住了她的。

女儿的手变粗糙了,脸也晒黑了,眉宇间也脱去青涩,变得成熟了。

女儿啊……还记得她生出来时,软软的小小的一团,也不怕生,黑漆漆的双眼望着人滴溜溜地转。自此,她把孩子当成了宝贝。后来,别人都说惯得孩子太骄纵了,她还觉得别人见不得她孩子好。直到孩子被司马家退亲、又闹到司马家去,被全村人笑话,她才意识到自己错了。她故意冷落了孩子一段时间,让她好好反省,可紧接着,她被诊出了身孕,害喜又严重,婆婆就趁机把孩子卖了。

没有三书六礼,没有酒席,就是偷偷把她哄到石窝村,把她留在了那儿。

她听说后,当场晕了过去。之后她要退亲,婆婆就以死相逼。

思及此,陈氏扑簌簌地掉眼泪,“孩子,你瘦了。”

原本也有些伤感的李建兰,一听这话,“噗嗤”乐了。滚到她娘的怀里,“娘,人人都说我胖,你倒好,说我瘦了。这不是故意埋汰我么?”

陈氏搂着比自己体积大一倍的女儿,心中满满都是幸福,“我姑娘这叫丰满,不瘦也不算胖,一般人还比不上呢!”

李建兰被她紧紧搂在怀里,感到全所未有的温暖。

或许,这就是母爱吧。

有多久没被人抱过了?

她想不起来。

她在原来的世界里,是个孤儿,从小到大都孑然一身。

原来,被母亲拥抱的感觉如此美好。

在记忆中,不管她做了什么,陈氏都始终疼爱呵护。

她被老李氏卖了,陈氏心里一定很痛苦吧?

李建兰感到心疼。再看看身旁两个瘦得跟小猫儿似的两个弟弟,又感到特别的心酸。

娘亲真是太苦了!

李建兰眼眶发酸,连忙从她怀里起来,转移了话题,“娘,您生了两个弟弟,村里人再也不敢瞧不起您,您扬眉吐气了呢!”

陈氏眼里含着一泡泪,“是啊,多亏了我闺女,不然这世上就没有我这个人了。我死了不打紧,可怜你两个弟弟也跟着胎死腹中……我闺女真是我的福星啊!”

“好了好了,现在人没事了,就不说那些不吉利的了。娘你快起来吃点东西,两个弟弟等着喂奶呢。”

李建兰把鸡蛋端到陈氏面前,盯着她一口一口地吃。

陈氏也是饿狠了,一口气吃个碗朝天。见李建兰眼巴巴地望着自己,她那个后悔、心疼哟,“锅里还有没有?有的话赶紧去盛来吃。你都忙一天了,半口饭都没吃上吧。唉,刚刚我就应该把蛋汤先给你吃,都怪我这张好吃的嘴。”“啪啪”地打了自己嘴巴几下。

“娘,我自己会照顾好自己的,你就别操心了吧。哟,两个弟弟也醒了。”李建兰趴在床上,好奇地看着两个小家伙。瘦瘦小小,红通通的皮肤皱巴巴的。小手小脚动个不停,吧嗒着小嘴可劲地伸着寻吃的,小猫儿似的,有些丑。只有一双眼睛极黑极亮,如无暇的黑珍珠。

“娘,他俩同时做一个动作呢!你看你看,还会吐口水!”李建兰似发现了新大陆,新奇得不得了。

这两个小东西无半点早产儿焉了吧唧的样子,精神劲头十足,长大了准是个机灵的。不知她日后和文智轩的孩子,会不会也这么可爱……

陈氏也跟着笑得合不拢嘴,抬头却看到女儿在发愣,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兰儿,兰儿,你在想什么呢?叫你半天不应。”

李建兰这才惊觉自己想了什么,脸“腾”地红了,“没、没什么。娘你累了,休息吧。”

飞快地起身,可两个小家伙像约好似的,“哇”地大哭起来!

农门毒妇第18章试读

哭声震天,令李建兰手足无措,“娘,他俩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是饿了。”陈氏挣扎着坐起,抱起一个,解开衣襟,小孩子迫不及待的吃了几口,只是一会儿,便吐出,继续哇哇大哭。

“又怎么了?”李建兰被两个小东西搞得一惊一乍的了。

陈氏苦涩地摇摇头,“还没有奶水。”她原本身体就很差了,生孩子又流了太多血,眼下能坐起来,全靠那一碗鸡蛋汤,哪里那么快有奶喂孩子呢?

“可怜的小东西。”李建兰抱着孩子哄,那小家伙就凭着本能,在她怀里拱来拱去,小猪一样的。

寻不到奶源,小家伙嘴一瘪,又哭上了。

李建兰的心都揪成了一团,“不行,我得给宝宝熬点米糊。”

陈氏也没别的法子了,接过宝宝,嘱咐女儿,“你先给自己弄点吃的再煮。”

李建兰匆匆回了伙房,看见老李氏正把熬好的米糊装上碗。

李建兰感到意外,“这是给咱弟的吗?”

老李氏眼白一翻,“不是难道是给你吗?没眼色的东西!”眼里写满了厌恶。

李建兰想,许是生的真孙子,让老李氏偶尔大发慈悲了这么一回。

知道她从来就没喜欢过自己,也就无所谓地耸耸肩,“那您赶紧端过去喂他俩吧,都饿哭了。”

“老婆子我忙了一整天,腰都折了,这大晚上还不得休息,是不是想我早死啊?要喂你自己喂!”把烫人的碗塞李建兰手中,径直走了。

李建兰只得认命地去喂了两个小家伙……

等她拖着双腿回到伙房,灶间也撤了火,想是鸡汤熬好了的缘故。

她又饿又累,只囫囵喝了两口开水,摸黑找到自己以前的房间,蜷缩在那张堆满杂物的床,沉沉睡去。

醒来后,天色已大亮。

想着娘昨天晚上才吃了一碗鸡蛋汤,肚子定是饿的不行了,便急忙往伙房赶去。可还没走近,便看到伙房那儿浓烟弥漫。李建兰大惊,三两步就窜了进去。

李文才蹲在灶间咳个不停,他脚边放着一堆被水泼灭的柴火,正嗤嗤的冒着烟。

“爹,你怎么样了?”李建兰赶紧扶着他往外走。

李文才边咳嗽边说,“大妞,你起来了正好,赶紧帮你娘做饭吧,她一大早就喊饿了。”

他从小到大都没进过伙房,刚才试着点火做饭,这差点把伙房都给烧了。

“嗯。奶奶呢?”李建兰随口问道。

李文才轻咳一声,脸上有几分尴尬,“咳,你大伯娘的娘家来了人,她过去帮忙了。”

李建兰冷笑,“呵,什么样的客人这么金贵,值得她置才刚生产完的媳妇和才出生的两个孙子而不顾,一大早就扑过去招待了?”

李文才轻斥,“兰儿,那是你的祖母!”

李建兰撇撇嘴,却不好再说什么,见浓烟散得差不多了,便返身回了伙房。

昨天晚上那煲鸡汤都还没动过,李建兰准备把它热热,先盛给娘吃了再做饭。可是打开盖子一看,里面只有半碗汤和两个鸡骨头。

“爹,你进来一下。”李建兰忍着气喊。

李文才拄着拐杖进来,视线落在李建兰面前那个瓦煲上,呵呵一笑,“兰儿,一大煲的鸡肉和汤全部让你娘吃光了,她还挺能吃的。”

李建兰皱眉,“爹,是你盛给娘吃的吗?”

李文才也察觉到不对劲了,“你说什么?不是你盛的吗?”

“我没有。”李建兰隐约想到一个可能。

“那……”李文才大约也猜到了,他额上青筋跳了跳,强笑着说,“或许是你奶昨晚上半夜起来熬给你娘吃了。”

“如果娘半夜吃了,怎会一大早就喊肚子饿?”李建兰淡淡的睨了他一眼。

“呵……可能你娘生孩子耗尽了力气,所以才会饿的快。”李文才仍为他母亲找借口。

李建兰不想在这废话下去,一言不发的转身开始刷锅煮饭。

想到母亲一口都没吃上,就被偏心的老李氏或是送或是她自己吃光了,她的气就不打一处来,将锅碗弄得很响。

李文才知道自己的自欺欺人又让女儿失望了,便叹息一声,走了出去。

老李氏把米什么的能吃的东西都锁在一个柜子里,钥匙带在她身上。李建兰直接用石头把柜门上的锁给砸了,然后把剩下的一点糙米舀了两大碗,洗干净下锅煮。

接着去了菜地里摘了些通心菜,黄瓜,在路边又找到益母草。

等饭煮好了,便把空心菜和黄瓜分别用油爆炒,而益母草则和剩下的一点鸡汤煮。

益母草,民间又叫苦艾,有利尿消肿、收缩子宫的作用,产后服用,有利于体内污血的排出。

当陈氏吃到李建兰亲手为她做的饭菜时,她差点就落泪。盛得冒尖的白米饭,绿油油的蔬菜和香喷喷的鸡汤,她好久都没吃过了。

陈氏大口大口的吃着,李建兰看着心一阵阵犯疼。

“娘,以前奶对你没有这么刻薄的,为什么在你怀孕之后,她反而这样磋磨你呢?”

“娘也不知啊!自从你大伯一家从城里回来,你奶就怎么都看我不顺眼。一开始吧,我总觉得是我做的不好,所以我拼命的干活;可是,不管我怎么做,你奶奶总会挑出毛病来,所以……”陈氏难过的低下了头。

在李建兰记忆当中,奶奶虽然有些短视和势利,可为人还算是可以的,不然也不能和自己的父母和睦相处这么长时间。

大伯父回乡后就突然的性格变异,看来问题应该是出在他们一家了。改天如果有时间,得会一会这个从未谋面的大伯和大伯娘才行。

李建兰服侍陈氏吃了饭,又熬了米糊喂了两个弟弟,便回到伙房,和李文才就着剩下的饭菜囫囵的吃了早饭。

“爹,米缸里没米了,油盅里也没油了,可怎么办?”李建兰把难题丢给从来都只会只读圣贤书、两耳不闻窗外事的老爹。

“这……我先去邻居家借点对付着过几日吧。”李文才昨晚脸上闪过一抹难堪之色。他向来清高,不管日子过得再艰难,都一直秉持着“君子不食嗟来之食”的原则,现在却要出去借米什么的,真的是比用刀割他还痛苦!

可眼下要养活妻儿啊,哪还顾得了那么多,只好硬着头皮出去了。

李建兰也没阻拦。

他爹是秀才,所有的田地免税;李家分家所得的田地也全都租了出去收租,一年下来,省几十年银子是可以的。可方才他说出去借而没有提到说拿钱去买,那只有一个原因,就是钱在老李氏手中握着。

爹他要当孝子,她不反对;只是要让他明白,钱不能掌握在自己手中的痛苦。让他出去转一转,让他吃些苦头,或许以后就开窍了。

李文才终归死要面子,只敢从后门走。

李建兰看着他佝偻的身影消失在山那边,忽然有人在院子里大喊,“老李氏,你这个老烂货,给老娘滚出来!”

小说《农门毒妇》 第17章 :闺女真是我的福星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