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好书叁佰本
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推理 > 风水师:黄泉阴阳路
风水师:黄泉阴阳路

风水师:黄泉阴阳路

分类: 悬疑推理

更新时间:2021-09-10 21:41:18

作者:佰给

来源:追书云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风水师:黄泉阴阳路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风水师:黄泉阴阳路介绍

《风水师:黄泉阴阳路》是由网络作者佰给创作的一部悬疑推理小说,讲述的是:他们觉得家里进来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请来了大师做法,希望能够赶走那不干净的东西。别说,那大师还真有本事,做完法之后,苏家清净了好几天。可是在大前天的夜里,苏老爷半夜醒来,突然发现床头站着一道黑影。他吓坏了,却像是遭到了鬼压床一般,动弹不得,也叫不出声。那黑影指着他的鼻子怒骂,骂的是什么,苏老爷也听不清。直到天快亮的时候,那道黑影方才离去,他第一时间呼救,吓得够呛。

书友点评:

我最欣赏的是《风水师:黄泉阴阳路》这夲书对人物的描写比较客观真实,每个人的刻画都很细腻生动,佰给对人物形象、心理、性格的刻画都比较到位。小说结构紧凑,几乎没有冗余情节。语言也很生动流畅,读起来感觉一气呵成。

章节试看:

6-第一单生意

整间屋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刷成了黑色。

这地段儿平时光线本来就昏暗,现在窗户和大门紧闭,窗户纸什么的也都被刷成了黑色,房间内几乎和晚上没什么两样。

我看了看周围,四面墙上,窗户上,大门上,甚至包括卧室的门上全都贴着符。

正常的符用朱砂画制而成,都是红色,可是这些符上面的却闪烁着诡异的绿光。

客厅的中央是一口上着锁的红漆大箱子,上面几乎缠满了白色的布条,布条上面写满了晦涩难懂的符文,其颜色就好像干掉的血迹一般。

在箱子顶上,还燃着三根白蜡烛。

这场面太过诡异,我想找我爸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可找了一圈都没发现他的踪影,倒是在被搬到墙角的饭桌上面发现了一封信。

这是我爸写给我的。

我更加疑惑了,如果他是担心自己出去买菜或者办什么事的时候我醒过来了,给我留张纸条是再正常不过的,可这封信足足有两页。

读完上面的内容,我整个人都懵了。

我爸在信中告诉我,不管我经历了什么,能活过那一晚,就说明我渡劫成功了,从我醒来的那一刻开始,我就是一名可以独当一面的风水师了。

大箱子里装的是什么他没说,只是让我别去乱动,小心保护好。

至于他自己,已经是离开这里,要去办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但由于过程危险重重,他不能带我一起去,还特意让我一定不要去找他。

本来得到父亲的认可,我应该感到高兴。

可是泪水却不住的顺着眼眶流淌而下。

以前虽然我爸一出去给人看风水就是很长一段时间,但至少他会告诉我大概什么时候回来,我总能等到他,给他准备一顿丰盛的晚餐,父子俩好好吃顿饭,说说话。

可这一次他却完全没有提到自己什么时候能回来,甚至都没有叫我等他。

我担心极了,第一次想要不听他的话,去找他,可是什么线索都没有我怎么找?

爷爷已经去世了,我爸是我唯一的亲人,现在他也离我而去了,我彻底成了孤身一人……

那之后,我消沉了好几天,也总算是想通了。

我爸是天赋超越了爷爷的天才,早就继承了爷爷的衣钵,实力方面完全没得说。

作为他的儿子,我所应该做的就是相信他,等他回来,并且在这段时间好好磨练自己,多积累一下经验。

于是我订做了一块招牌挂在门外,白天就出来摆摊,晚上就在家研习风水术数。

以前十里八乡遇到什么风水方面的问题都会找我爷爷,我爷爷收山之后,他们就找我爸。

现在我爸莫名其妙失踪,我又以风水师的身份出来摆摊,他们便找上了我。

说句实话,大户人家不是每天都能遇到这方面问题的,毕竟他们找人看风水都是出了大价钱的,基本上几十年都不会出问题,所以平时来找我的,都是些街里街坊。

大家都是平头百姓,手里面哪有什么钱啊,我给他们办事,最多也就挣个仨瓜俩枣,勉强算是饿不死,别的也真指望不了什么。

日子一天天过去,我很快便成为了城里面最值得信赖的风水师。

在这种世道之下,别的摆摊看风水算卦的同行都因为没有生意上门,跑到外地去了。

只有我,虽然挣得不多,但还一直有生意上门。

在我十九岁那年的冬天,大街上又多了好多冻死的人,我身上就一件破棉袄,家里的米缸已经见底。

我坐在家门口的摊位前,基本上看不到什么行人,连着好多天都没人找我办事。

我担心熬不过这个冬天,于是开始在城里面转悠,主动寻找机会。

一天,两天,三天。

连续一周过去,仍旧没有人找我办事。

我花光积蓄也就够买俩馒头,这俩馒头,我吃了整整一周,饿得天旋地转,头晕眼花。

就在我以为自己真的要到此为止的时候,终于有人上门来了!

上门的这位,从穿着打扮和身上那股气质来看,必然是某个大户人家的千金。

她自报家门,说自己叫苏倩,住在城西的苏家大宅。

说实话,这座城很大,哪怕我在这儿住了这么些年,也不可能所有人都认识,她看着很面生。

但要说起这城西的苏家,我虽然没去过,却也听过不少的传说。

这苏家老太爷是前朝的大学士,晚年隐居于此,就干脆在这儿安了家,生了根。

他们家底儿本来就很丰厚,苏家老爷又是商界奇才,经商多年,将家底儿翻了好几倍,说他们家是城里的首富,都不为过。

这苏倩姓苏,应该是苏家的本家,说不定还是苏家老爷的千金,如今她亲自上门,必然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如果能够接下这单生意,我不光不会饿死在这个冬天,说不定还能从此摆脱贫穷的生活。

这可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啊!

我有心想将人家请进屋详谈,毕竟这么冷的天,站在屋外面聊天也不是个事儿,可我家大厅里还摆着一个瘆人的红漆大箱子呢,我自己起夜的时候看到都会感觉到害怕,人家身娇体贵,万一吓出个好歹来怎么办?

就在这个时候,我的肚子不争气的响了,毕竟已经饿了这么多天,我颇为尴尬的挠了挠头,苏大小姐并没有取笑我,而是带我来到了城里最豪华的饭店——陶陶居。

说实话,要不是沾苏大小姐的光,我觉得我这辈子都不可能有那个财力来陶陶居吃饭。

这里随便一个菜就是几十大洋,这几十大洋是什么概念?

我买完五年的米面都还能有余钱!

不过贵归贵,这里的菜是真的好吃,厨子都是顶尖水准。

我也不想没出息,但打从第一道菜上桌,我的口水就有些兜不住了。

苏大小姐十分善解人意,虽然她满面愁容,眸中写满了焦急,却还是耐心的等我吃得快差不多的时候,方才开口发问:“张大师,您除了给人看风水,能帮人驱鬼吗?”

7-从无不敬

我咬了一口酥皮鹅腿,微微点头,而后让她将事情的详细经过讲一讲。

虽然我的主业是风水,但什么算卦、看相、捉鬼之类的本事,我从小都有在学,不敢说多么精通,至少也够用。

见我点头,苏大小姐的眼中升起一抹希冀,立刻将事情的经过讲了出来。

我猜得没错,这苏倩还真是苏老爷的千金。

他们苏家的风水局,是我爷爷给定的,不光能够保佑家宅平安,还有一定程度的辟邪功效。

这些年来,他们苏家人的日子一直过得舒心如意,从来没有遇到过什么怪事儿。

可就在一周之前,这样的平静祥和被打破了。

一开始,是苏老爷书房里的字画全部被撕毁,苏家上下谁不知道老爷最珍惜这些字画,都没有理由和胆子去做这样的事情。

苏老爷自己就更不可能了。

心痛惋惜之余,苏老爷一直在寻找凶手,可始终没有一个结果。

后来,就是每天晚上都有人砸苏老爷的门,砸得特别大声,可是一开门,外面半个人影都没有。

苏老爷叫来女儿,叫来下人询问,可这么无聊的事,他们都没有理由去做啊。

为了找出到底是谁,苏老爷就躲在门后面,敲门声响起立刻打开门,外面却仍然半个人影都没有。

先是字画被毁,又有人莫名其妙半夜砸门,苏老爷的心里犯起了嘀咕,苏倩也觉得事情很不对劲。

他们觉得家里进来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请来了大师做法,希望能够赶走那不干净的东西。

别说,那大师还真有本事,做完法之后,苏家清净了好几天。

可是在大前天的夜里,苏老爷半夜醒来,突然发现床头站着一道黑影。

他吓坏了,却像是遭到了鬼压床一般,动弹不得,也叫不出声。

那黑影指着他的鼻子怒骂,骂的是什么,苏老爷也听不清。

直到天快亮的时候,那道黑影方才离去,他第一时间呼救,吓得够呛。

之后,他们再度请来之前的那位大师,还请了附近寺庙的高僧,一同做法。

可这次不光没有效果,反而还激怒了那道黑影。

半夜,那道黑影再度出现,不光怒骂苏老爷,还扇其耳光,从夜晚到天快亮的这段时间,一直在扇,将其脸都扇肿了。

讲到这里,苏大小姐眼含热泪,那是真心疼父亲。

被打成这样之后,苏老爷一病不起,这两日,苏大小姐跑遍了全城都找不到能帮忙驱鬼的人,最后实在没有办法,找上了我这个看风水的,想要碰碰运气。

我告诉苏大小姐,她这回算是找对人了。

虽然光靠听,很多事情我都不能确定,但既然吃了人家这顿饭,我豁出命去都得把这件事给人家办漂亮了!

关于鬼物,我记得爷爷告诉过我,它们分为四个等级。

最低级的是野鬼,就是普通人死了之后形成的鬼,是最常见,最低级的鬼物。

再往上就是怨鬼,生前含着一口怨气而死,死后怨气不散,没办法转世投胎,有一定程度的攻击力和害人能力,但一般来说,只要帮其化解了这口怨气,其危险程度就跟野鬼无二。

怨鬼往上,就是恶鬼,恶鬼基本上都是生前作恶多端,造杀孽无数的恶人所化,死后阴气和杀气融合,侵略性和危险性都极其之高。

而鬼物中最为可怕的,就是厉鬼了,厉鬼是生前拥有滔天怨恨,死后被葬在极阴之地,吸纳日月精华,经过数年之后方才能形成的一种超乎寻常的鬼物。

其危险程度和侵略性是恶鬼的百倍以上,并且厉鬼不光会杀掉害死自己的人,还会无差别的攻击所有能看见的活人。

不过万幸的是,厉鬼形成的条件太过严苛,哪怕是在这样一个每天都在死人的年代,也绝对不多见。

所以据我分析,折磨苏老爷的这只鬼,最多是个怨鬼级别,毕竟如果是恶鬼甚至是厉鬼的话,别说苏老爷自己,他全家都已经殒命了。

以我的本事,对付一只怨鬼,如同喝水吃饭一般简单,根本不成问题。

吃饱喝足,我跟着苏大小姐直奔苏家。

我这个人实在是不愿意占人便宜,没干活儿先吃人家一顿饭,已经让我很过意不去了,所以我到地方的第一件事,就是直奔苏老爷的卧房。

还没进门,我就感觉到了阴气,这阴气的浓郁程度更加坚定了我的判断,这次作祟的鬼物应该就是一只怨鬼。

它如此针对苏老爷,想来它这口怨气必然是跟苏老爷有关。

在苏大小姐的同意下,我推门而入,一眼便看到了躺在床上,脸肿得老高,面色苍白无比的苏老爷。

他身上被阴气所缠绕,尤其以两边脸颊上的阴气最为浓郁,这鬼物下手也着实够狠。

我从随身携带的布挎包里面摸出一张空白的符纸,掏出朱砂墨水和毛笔现场开始画符。

画好之后,我让苏大小姐找来火折子和一只空碗,将符纸点燃,灰烬全部落在了空碗之中。

“往里面倒上一些温水,喂苏老爷喝下。”我将碗递给苏大小姐,这样说道。

苏大小姐看着碗里的灰烬,有些犹豫,其身后的丫鬟道出了她心头的顾虑:“这东西能喝吗?万一把老爷喝出了什么问题可怎么办?!”

我看了看苏大小姐,又看了看她的丫鬟,淡淡地说道:“既然找我来帮忙,就多少对我有些信心,我们张家人总归不是什么江湖骗子,我敢让你这么做,就说明我有绝对的把握。”

苏大小姐闻言,微微点头,亲自去接来了温水,并且喂苏老爷喝了下去。

看得出来,她虽然选择了相信我,但仍旧是极度紧张,甚至屏住了呼吸。

她看不见阴气,但是我能看到,符水一下肚,缠绕在苏老爷身体上的阴气便以极快的速度在消散,很快便完全消失不见。

苏老爷两边脸颊迅速消肿,脸上的痛苦之色也消失,还恢复了一点血色。

看到父亲情况明显好转,苏大小姐十分激动,连连对我表示感谢。

完本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