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好书叁佰本
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一剑登仙
一剑登仙

一剑登仙

分类: 玄幻奇幻

更新时间:2021-07-17 20:41:56

作者:封子君

来源:微小宝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一剑登仙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一剑登仙介绍

一剑登仙全文免费阅读由好书叁佰本给大家带来,《一剑登仙》是知名作者封子君原创的一本玄幻奇幻小说,更多精彩章节不容错过!

书友点评:

一直在追《一剑登仙》这本书,虽有不足,但是还是比较喜欢,五星支持,希望下一部更精彩。

章节试看:

第四回 《凤凰诀》-封子君

  司马冲颤抖着站起身,默默离去。他发抖不是受伤,也不是害怕。而是愤怒。他刚才几乎忍不住要出手了,徐家?徐家是什么东西?司马冲很愤怒。

  绕了二十多里地,司马冲才方向一折,继续向前进。萧小瑜突然从司马冲的怀里钻了出来,坐在了他的肩膀上道:“怎么?受不了了?我告诉你,修仙者可还远远不及如此。有的人甚至会无缘无故就杀人,你只不过挨了几脚,就当见识修仙者的真面目罢。”

  司马冲突然笑了笑道:“放心吧。我还受得了。谁让我法力低微呢。倒是我想不到小瑜会安慰我,我一直以为你除了我的修为别的事情毫不关心呢。”

  萧小瑜脸一红,幸好她现在是狐狸,就算脸红司马冲也看不出。她轻笑道:“别把我说得这么势利。我法力若还在,遇见这么嚣张的家伙早举手灭了。”

  仙石城看起来和凡人的城市无异,但是进进出出的都是修仙者。司马冲一进城便朝城西而去。他来过此城好几次了。早已经熟门熟路。仁和堂是城西一家普通的药铺。掌柜姓陈,是一名练气五层的中年修士。司马冲掀开帘子走进来时,他正在记账。司马冲也不说话,大咧咧地在一张竹椅上一坐,举起桌上的一只茶壶仰头就先倒了半壶茶到嘴里。

  陈掌柜笑了。他认得司马冲,这年轻人有些胆量,修为虽然低,但是一些与猛兽相伴而生的药材他总能采到。这一次又有什么?放下了手中的笔杆,陈掌柜笑道:“小马啊,这一次带了什么好东西过呀?”

  司马冲一口茶水差点喷了出来。他面色通红地咳嗽了几声才道:“咳咳!你大爷的!不是说了别叫小马?小爷姓司马,你还想不想做生意了。”说话间,将一只布包从怀里抓出,抛给了陈掌柜。

  陈掌柜对司马冲骂咧咧的态度并不在意,一把接住了司马冲抛过来的包裹,微笑着打开。但是包裹才拉开了一半,一股浓郁的药香扑鼻而来。陈掌柜面色一变,立刻又将包裹掩上,然后几步走到门前,竟门帘拉下,记着又把门帘后面卷着的一大块黑布也扯了下来,还往上面打了数道禁制。

  司马冲笑了。他那包裹里有一株三四百年份的七星草。若不是担心太惹眼,他还有更高年份的。这山河社稷图果然是好东西。做完这一切的陈掌柜,一把抓起司马冲衣袖,道:“这里不方便,进内堂说话。”

  内堂是陈掌柜的起居之地,比外面的铺面小一些,不过布置清雅了许多。司马冲面前摆了一壶好茶,茶壶里泡的茶叶自然已经不是刚才在外面喝的那种粗茶,而是灵茶。司马冲轻轻抿着茶,陈掌柜则在阳光之下眯着眼,去鉴定那株七星草。过了好半天,陈掌柜才松了一口气道:“好!这是三百八十年以上的七星草!司马兄弟,你够意思,这样的好东西还没忘记送到我这来。”

  司马冲笑道:“陈掌柜,你是实在人,说吧,这东西值多少?”

  陈掌柜点点头道:“司马兄弟看得起小店,小店自然也是做生意的。这株药材我可以给你八百灵石!”

  这一次轮到司马冲大吃一惊,他险些打翻了手里的茶杯。有些惊讶道:“八百灵石?”要知道,他至今的身家加起来也不够一块灵石,都是些灵石碎片。

  陈掌柜看到司马冲这表情,却以为他不满意,连忙又道:“我说司马兄,八百灵石不少了!再多……你也要给我这店留点活动资金吧?在别处也差不多是这个价了,要不,你挑些灵草灵药的种子?”

  司马冲长长吐出了一口气,道:“好吧,看在大家都这么熟的份上,就这样吧。”

  从仁和堂出来,司马冲的腰上已经多了一只小小的储物袋,里面有八百灵石和一些药草种子。司马冲脚下不停朝自由集市走去。有灵石当然要买一本法诀,他想要一部修炼法诀很久了。

  “哦,居然有人用金花树的树叶来记载东西,真是奢侈。”司马冲正在地摊上四处张望,肩头的萧小瑜突然惊讶地开口道。

  司马冲循着它的目光朝远处一个地摊看了过去。摊主是一名浓眉大眼的青年,他面前摆着几样杂物,其中就有一沓金色的树叶。司马冲疑惑道:“金花树的树叶很珍贵么?”

  萧小瑜点头道:“不错。金花树的树叶可以用来炼制任何等级的符箓,是非常珍贵的制符材料。可惜,可惜。竟然用来记载东西。能用来刻印记载的材料多的是。”

  司马冲摸了摸鼻子,大步朝那地摊走了过去。他有些好奇,萧小瑜的来历可不简单,连它都说珍贵,那肯定是好东西,这树叶上究竟记载着什么?

  浓眉大眼的青年正不住地四下张望来往的修者,一见到司马冲直直朝他的摊位走来,立刻面色一喜,正襟端坐。司马冲也不废话,到了摊前一手就抓起了那一沓金色的树叶。‘凤凰诀’三个流光溢彩的字迹出现在了第一张树叶上面。司马冲翻开一看,居然是一本风系的法诀。市面上五行基础法诀到处都是,像风、雷、冰这样的特殊属性的法诀他倒是第一次见到。

  青年开口介绍道:“这一位小兄弟好眼光,这一本《凤凰诀》是风系法诀,我保证市场只此一本!”

  司马冲笑了笑开口道:“多少灵石?”他现在有七百灵石,就冲这金花树叶,不太贵就买下来,留着观赏。

  青年咬了咬牙道:“五十低阶灵石,或者换百年份的灵药!”

  司马冲一惊,好家伙。那边普通的五行法诀一本才五灵石,这一位当真是狮子大开口啊。百年份的灵药更不必说,没百来块灵石哪里能换得来?他摇了摇头把东西放回了摊位上,转身便走。有灵石也不能做冤大头啊。

  青年一愣,一把抓住司马冲的衣袖道:“兄弟!等等!这凤凰诀……”

  司马冲打断道:“我知道。凤凰诀是风系法诀,很罕有,但是你觉得这价钱有人会要么?”司马冲才说完,萧小瑜却突然在他耳边低声道:“快买!这是好东西!”

  青年此时发觉了自己的失态,连忙放开了司马冲的衣袖低声道:“兄弟,如果你有心,这《凤凰诀》五十灵石卖给你。我摊位上的东西你再挑一件。在下急需灵药救人,迫不得已才会将这些祖传的东西拿出来变卖。”边说着边用期待的目光看着司马冲。

  司马冲看了看周围。周围的人并没有注意这里。司马冲朝青年笑了笑,手一翻,丢出一样东西给他,然后弯下腰从摊位上拿起了那本凤凰诀,又拿起一只小小的银质丹炉。转身就走。

  青年先是一愣。但是看到手中的东西之后,立刻目露狂喜之色,颤声道:“这……多谢,多谢兄台!”说到后面两字,他的喉头有些哽咽,司马冲此时早已消失在人群中。青年怔了一会,突然飞快地把摊位上的东西一收,朝一个方向飞奔而去。

  回到客栈的客房,司马冲一边翻看着刚刚得到的《凤凰诀》,一边边开口对小白狐道:“我说小瑜啊,这法诀,好像没什么特别啊。”

  萧小瑜也在看,此时开口道:“你翻过来。看背面。”

  司马冲依言把书合上。这本来就是一沓树叶,背面更是看不出什么了。司马冲正奇怪。萧小瑜伸出一只小小的爪子在树叶背面一按。树叶从被点之处泛起了一圈光芒,竟然有字迹慢慢开始浮现。“勤而行之,夙夜不休,伏食叁载,轻举远游。跨火不焦,入水不濡,能存能亡,长乐无忧。佳期方出谷,咫尺上神霄……”

  萧小瑜解释道:“《凤凰诀》的口诀是后来加上去的。这树叶实际记载的是一门高深法术。而这法术之上又被绘制了一种非常冷门的封印符术。这书页可以说是一沓符箓。”

  司马冲连忙道:“记载的是什么法术,看得出么?”

  萧小瑜摇头道:“看不出。不过这样慎而重之藏起来,应该不是什么无用的东西罢。”此时,树叶背面的字迹已经漫漫变淡,终于消失,重现了树叶的脉络。

  司马冲也不在意,把凤凰诀一收,又把一大包药材种子拿了出来。木藤花、青灯草、风信子……司马冲拿着丹方一样一样的看。终于,有一种叫七星丹的丹药原材料都齐全。司马冲大喜,有一种丹药就好。他要炼丹,用丹药来修炼。

  摊开山河社稷图,萧小瑜自然明白司马冲的意思。把这些种子分类种了下去。而司马冲已经拿着一本《控火要诀》看了起来。炼丹、炼器都离不开火。这一本书介绍了常见的炼丹炼器手法,后面还附带了制符术,虽然花了司马冲五百灵石,司马冲还是觉得颇为值得。

第五回 大事件-封子君

  十几天之后,司马冲来到了仙石城的地火池,他为了有足够的灵药才拖了这么久。现在他的储物袋里装满了食水,他准备在地火池奋战了。地火池外有不少修士,他们都驻足在入口之外焦急等待,司马冲有些奇怪,怎么,难道地火池满人了?

  当司马冲走到入口处那名看守的虬须大汉身前正要开口,大汉已经不耐烦地摆手道:“不知道!师傅们炼好了自然会出来,别再来烦我了。”

  司马冲一愣。哦,原来这里驻足的人是在等消息的。他笑了一下道:“我不是来找人,我是想进去炼丹。不知道还有地火房空着没有?”

  虬须大汉一愣,上下打量了司马冲几眼道:“你要炼丹?地火房多的是。”

  司马冲已经在看一旁挂着的木牌,上面写着,天字号地火房每月十五灵石,地字号地火房每月十灵石。普通地火房每月一灵石。这差别还真大。司马冲疑惑道:“天字号房的地火更猛么?怎么贵这么多?”

  虬须大汉笑道:“你连这都不知道就想来炼丹?天字号的地火更稳定,地字号次之,其他的地火房都差不多。”

  司马冲点点头笑道:“那我租用三个月的天字号地火房。”说着,取出了四十五块低阶灵石放在桌上。

  大汉一愣,没想到这练气三层的家伙居然一下能拿出几十块灵石。但是他很快就反应过来,伸手一拨把灵石全收进了怀里,然后才丢出一张石牌给司马冲道:“进去吧。我先说了,你要提前出来可以,灵石可是不退的。”他已经认定司马冲是个什么都不懂的新手,不过这样的人他见多了,不吃亏他们不会明白,炼丹炼器可没这么容易。

  进入地火房,司马冲先是从储物袋内取出了一大捆的火蓖麻丢进了地火之中,这才开始处理药材。火蓖麻可以编织成藤甲,有一定的防御力,司马冲打算用年份更高的火蓖麻,烧去外层,留下最坚韧耐火的部分来编织成甲。

  司马冲紧紧盯着丹炉。随着一阵阵药香已经从丹炉之中飘了出来。猛然他把石盖一推,堵住了地火口,然后深吸口气,大喝一声道:“开!”说话间一把揭开了丹炉盖。“嘶嘶,嘶嘶。”一阵黑烟伴随着焦糊味传出。丹药成了一炉药渣。

  “哈哈。我早说你比不过我。该我了!”萧小瑜笑着道,然后把丹炉翻了个底朝天,把里面的废丹倒了出来,重新装入材料。

  司马冲叹了口气。萧小瑜明明是妖族,修者炼丹方法她学得比自己还快。现在他十炉才能练出两三炉,小瑜几乎是对半。比他强悍得多。把一粒丹药丢入嘴中咀嚼着,司马冲摊开了凤凰诀。他已经摸到了一些端倪,但是还不能完全领悟。

  三个月的时间很快,司马冲开始收拾东西准备离开地火房。如果没有意外,炼制出的丹药够他从练气一层练到练气十二层两三回了。但是司马冲还没走到出口就吃了一惊,入口处早已经人山人海,无数的人都朝着这边张望,司马冲的身影才出现,就听到有人高嚷:“哎!有人出来了!他的位置我要了!”怎么回事?才几个月怎么兴起了炼丹热潮?

  司马冲刚把那块入门石牌交还给守门的大汉,立刻被他另外一只手交了出去。一个得到石牌的老头飞也似的朝天字号地火房冲了过去。司马冲虽然很想问一问是什么情况,不过众人看他的目光都有些羡慕妒忌恨,司马冲心中一惊,也没敢多问,急急离了去。

  仙石城弥漫着一股紧张的气氛。来去匆匆的修者个个面色冷峻。司马冲决定找个人问问。当然,要找个熟人。于是,司马冲来到了仁和堂。

  “天青花还有没有?”

  “老板,我要蝮蛇胆!”

  “赤龙须一两!”

  “……”

  看到眼前这般热火朝天的场面,司马冲只好在墙边的椅子上坐下。等老板做完生意再说。

  好不容易得了一时的空档。陈掌柜气喘吁吁,走到桌旁先干了一大杯茶水。司马冲笑道:“陈掌柜,生意不错啊。”

  陈掌柜叹道:“好,好。连口水都喝不上。咦,才几个月不见,你修为涨了不少啊,都练气五层了。”

  司马冲摆手笑道:“侥幸,侥幸而已。”他吃丹药跟吃糖豆一样,这已经是慢的了。指了指大街上匆匆忙忙的修者司马冲疑惑道:“陈掌柜,为什么这些修士都形色匆匆,而且我一路上看到那些法器店,丹药店生意好得不行。”

  陈掌柜长长出了一口气道:“你不知道?半年后各大门派招收弟子,他们自然要去碰一碰运气的。”

  司马冲一愣,随即露出了喜色道:“招收弟子有什么要求没有?”

  陈掌柜摇头道:“能有什么要求,无非是修为高的,资质好的,亦或在某些方面有天分的。到时候会有擂台、入门试练之类,每次不同。”

  ‘这倒要是试试了。’司马冲心中暗暗盘算着,当即告辞陈掌柜,出了药店。

  弯月如钩。司马冲在一座荒山上盘膝打坐。仙石城内的气氛太紧张,他完全无法静心,索性跑了出来。离门派招收弟子还有半年,他想抓紧时间把修为再提高一些。修仙门派不仅占据着灵地,而且各种资源丰富,加入门派无疑是修为精进的捷径。

  突然,一青一红两道霞光从天边飞来,霞光中隐隐约约可以看到是一男一女,两人是一逃一追,后面追逐的男子不时地朝前面的女子打出法术。一见这两道霞光司马冲便是一惊。能在天上飞的,不是筑基期的前辈就是拥有飞行法器的修士。不论哪一种都不能招惹,司马冲想也不想就嗖地一下窜入了草丛之中。

  才将身形藏好,天空中的二人就落了下来,正好落在司马冲不远处。司马冲心中叫苦,耳边只听得那女子道:“徐天健!你好大的胆子!你难道不怕我李家找你们徐家的麻烦不成?”

  徐天健?一听是姓徐的。司马冲忍不住偷偷从草丛中悄悄探出了头去。飞落的这两人,居然是他曾经见过一次的徐家的少年和那绿衣少女。当时这两人的关系可是好得很那,如今怎么打起来了?

  只听徐天健大笑道:“找我麻烦?哈哈,哈哈!你们李家的护卫明明早上就已经把你从我们徐家接走了,他们凭什么找我们徐家的麻烦?”

  少女柳眉倒竖怒道:“你这卑鄙无耻的小人!骗我说有好玩的事情,让我偷偷溜出来,竟然……竟然……”说着,她又羞又怒,再也说不下去了。

  徐天健嬉皮笑脸地道:“炊烟妹妹。你莫着急。不过你着急的模样也挺好看呀!我早听说你们李家的女子个个都是修炼玉女功的,夺得你们元阴可以增进修为。现在,嘿嘿……”

  原来那少女叫李炊烟。司马冲只听了他们寥寥几句就已经明白前因后果了。他对这两人没有什么好感。现在只希望他们的实力旗鼓相当,斗个两败俱伤、你死我活、同归于尽。然后司马冲再出来毁尸灭迹,渔翁得利。

  徐天健此时已经缓过了一口气,立刻抢先出手,只见他手中灵光一闪,一把三尺长剑脱手飞出,直击对面的李炊烟。

  李炊烟的反应也不慢,身上同样灵光闪动,一层淡淡的防护光罩出现在身体周围,同时祭出了一面精光闪闪的银盾,挡住了徐天健飞射而来的长剑。两人一动手,司马冲这才看得分明了,徐天健是练气八层,李炊烟是练气九层。两人法力伯仲之间,法器看起来也是不相上下,不过攻守之间,李炊烟微落了下风。

  眨眼之间,徐天健已经指挥长剑攻出了十几剑,李炊烟的银色盾牌虽然看起来品阶不凡,却被徐天健的长剑斩出了数道裂痕了。眼见就要不支了。司马冲暗叹,他还想着两人两败俱伤,这一边倒可没什么盼头。就在此时,场中变故忽生,已经被斩出数道裂痕的银色盾牌突然暴涨开裂,那些看似被斩出来的裂痕竟然是盾牌本身存在的间隙,银盾的裂口一下就将斩落的长剑紧紧咬住,然后飞到了李炊烟面前。

  徐天健一惊,立刻掐动法诀,想要把长剑收回。但是那长剑只是在银盾咬合下不停翁鸣,一点挣脱的迹象都没有。眼见无法收回,他猛然一咬牙,放开指诀,舍弃了长剑,又另外取出一把通体火红的长剑,这把长剑显然比被夺走的长剑更高阶,剑身流光溢彩,隐隐有火光透出。

  李炊烟眉间才露出喜色,一见对面徐天健手中的火红长剑立刻面色一变,她当即撇下了银盾,同样取出了一把水蓝色的长剑握在了手里。长剑水波粼粼,竟似乎是由液体组成。这两人的兵器倒是天生的对头。

小说《一剑登仙》 第4章 第四回 《凤凰诀》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