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好书叁佰本
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地境仙帝
地境仙帝

地境仙帝

分类: 玄幻奇幻

更新时间:2021-10-12 19:52:35

作者:佚名

来源:掌中云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地境仙帝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地境仙帝介绍

玄幻奇幻小说《地境仙帝》正在火热发行中,小说主人公是君夭炎 苏颖,小说精彩内容有:虽然司玲珑是个商业奇才,能够把普通的茶叶生意做得风生水起,但是,她为了自己的“幸福”,都把君夭炎压死了,这就是害命。“景泰公子,青青公主来了!”三楼门口,传来小厮的声音,景泰的身子端茶杯的手一顿,茶杯掉落,立刻打湿了桌面。“啊,完了,丑八怪来了,我…我得走了。”景泰一脸的慌乱,手足无措的打开房门,刚一开门,就听到锦绣阁一楼的恐怖声音。

书友点评:

《地境仙帝》是由编写的激情洋溢悬念丛生令人心醉神迷的精彩小说,反反复复看了好多次,这本书内容一环扣一环,剧情棒!文笔好!

章节试看:

地境仙帝第9章试读

君夭炎默默的摇头,傻小子,被人骗了还在替别人数钱呢,真是傻的可以,人头猪脑,灵药和毒药都分不清楚了。

君夭古吃了药之后,症状开始缓和了,勉强有点正常人的样子。

“好了,回去吧。”

元旦嫌弃的看了一眼君夭古。

君夭炎立刻躲开,等到君夭古离开,君夭炎也准备去找找元明教的灵气来源,他有感觉,距离灵气已经越来越近了,应该,就在这附近。

“不中用的东西,浪费老夫那么多的时间。”

“就跟那个废物一样,中看不中用。”

房间里面又传来元旦的辱骂声。

老流氓,你骂就骂,居然还骂我,看我不收拾你。

君夭炎气恼的在心里嘀咕,然而,浓郁的灵气突然扑面而来,君夭炎猛的朝房间里面望去,居然是…灵石!

真的是灵石,这老匹夫,太不要脸了,居然私自窝藏那么大一块灵石,看那灵石颜色深度,应该是中品的。

在地境很常见,可是在这里,就是如同珍宝一样的存在啊!

君夭炎两眼中,全是灵石的存在,老匹夫,不打劫你都有点过意不去,哈哈…

君夭炎嘴角一笑,一只手抬起,放在咽喉之处,顺了顺自己的脖子,然后,走到门口,稍微弯下腰,制造出自己是仆人的假象。

“教主,小的有事求见。”

房间里面,元旦正准备吸收灵气,然而,听到问外的声音,不禁气恼的呵斥一句。

“滚,今日不议事。”

君夭炎抓狂的舞动双手,继而又转变笑容。

“教主,此事关乎君夭炎,小的,发现他进入到了元明教之内。”

“什么?”

元旦把灵石放到怀里,立刻朝着门口走去,刚打开房门,迎面而来,便是一记拳头,正中眉心,元旦甚至还没有看清脸,就晕了过去。

君夭炎拍了拍手掌,进入房间,把门关上,蹲在元旦的身旁,摸索灵石。

把怀里巴掌大小的灵石搜出来的时候,君夭炎乐得合不拢嘴,宝贝,你是我的了!

把灵石收好,君夭炎看着地面的元旦,一个邪恶的计划涌上心头。

伸手扒光了他身上的衣服,然后,找了一只墨笔,在他光洁的胸部完美的添上一只猪头涂鸦,收笔之后,君夭炎看着自己的杰作,不禁笑出猪声。

“哈哈哈,本小爷今天就姑且放过你,不过这药,可就…归小爷了。”

手中,拿着一个药瓶,正是君夭古服用的药丸。

在元旦的房里搜刮了一遍之后,君夭炎才满足的离开元明教。

他前脚刚走,一个身影就落在门口,望了一眼房间里面被捆成猪头的元旦,以及胸口那栩栩如生的涂鸦和配文之后,不禁伸手捂住自己的眼睛,真是…够狠。

活不行,退货!

这简直是对于男人最大的侮辱。

君夭炎此时走在路上,空无一人,身后传来的细碎脚步声,让君夭炎转过身子。

“别躲了,出来。”

话音一落,从大树后面走出一人,他一身华服,真是君夭炎见过一面的…卫青阳太子殿下。

“太子殿下,好雅兴。”

“可是喜欢上本公子了,总是夜里尾随本公子,保护我的安全。”

“无耻。”

卫青阳听着君夭炎的话,脸颊一红,耳根子也有些发烫,这个小子在胡说八道什么呢?卫青阳忍不住释放灵技。

在他的手心之中,有这一团火焰,火焰在黑夜中十分的明亮,比起正午的太阳,还要炽烈几分,随着卫青阳的移动,火焰微微飘动。

君夭炎瞪大眼睛,面对卫青阳的灵技,不躲不藏,直面对上,伸手直接抓住了卫青阳的手腕。

“好家伙,居然是灵火,看这品质,还是先天灵火,品阶最少是上品,这火焰的温度以及光芒,是绛焰无疑了。”

“你…”

卫青阳被君夭炎控制住手腕,灵技发动到一半,再看君夭炎的身上,根本没有灵气波动。

“可惜了,只是普通灵脉,能够成为二品灵修,恐怕是砸了不少钱的吧。”

卫青阳的手心萦绕着橙色的灵气,他是一个真真正正的二品灵修,在人境,算是不错的存在了,可惜,只是一个二品灵脉,在人境,是混不出头了。

除去稀有的灵脉,普通灵脉分为七品,品阶越高,所需灵气就会越多,修炼越困难,与之对应的灵修阶品也会更高,所走的路也会更远。

“你,怎么知道?”

“猜的。”

君夭炎放开卫青阳的手,实际上,是他刚才把他的脉象,以空灵脉对灵气的感知,能够知道这小子的储存灵气的灵脉阶品。

“你到底是什么人?”

卫青阳看着君夭炎的背影,他去调查过君夭炎,布诺国最出名的废物,空有皮囊,却一无是处,胆小如鼠,与现在厚颜无耻的他,完全不同。

“我,是你心里的人。”

君夭炎对着卫青阳一个挑眉,极尽诱惑,卫青阳忍住想要扁人的冲动。

“你去元明教干什么?还有,你明明没有灵气,不是灵修者,为什么可以打断我的灵技。”

卫青阳存在了太多的疑惑,越是接近这个男人,他心中的疑问就会更多,他想要得到一个答案。

“怎么样,我的杰作不错吧!我的画功,那绝对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

卫青阳差点吐血,这小子什么脑回路啊?王婆卖瓜,自卖自夸,他的“杰作”,简直不堪入目。

趁着卫青阳自我脑补的时候,君夭炎立刻开溜,二品灵修,刚才要不是他利用焚心咒打断了他的灵技,他就死翘翘了。

这些时日吸收的灵气,全部丢在元旦一个人的身上了,不过是一破九霄的一拳,就耗费了他所有的灵气。

要是这个时候卫青阳要抢走他的灵石,今晚就白干了,赶紧开溜,回去吸收灵石中的灵气,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等到卫青阳回过神来,君夭炎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无奈的他,只能离开…

回到房间,君夭炎看了看自己的手腕之处,刚才使用焚心咒扣住卫青阳的手腕,打断他的灵技,就让焚心线冒出一寸。

这羸弱的身体,真是经不起折腾,还是赶紧修炼吧。

君夭炎立刻拿出灵石,巴掌那么大一块的灵石,最少也能让他发动破九霄第一阶的两拳,一拳蕴含十钧之力,双拳就是三十钧。

到时候,司玲珑那个死肥婆都不是他的对手,只需要一拳,就送她归西。

“哈哈哈…”

想想都美好,君夭炎立刻凝神闭目,吸收灵气。

然而,在他吸收灵气的过程中,被他包在怀里的绣针也默默的吸收着灵气,时间慢慢流逝,直到…

天空泛起鱼肚白,君夭炎的房间里面传来一声划破天际的呐喊声…

“啊…”

“你这个不要脸的针…又偷我的灵气!”

君夭炎的手中拿着绣针,一副阳痿的表情挂在脸上,君夭炎肉疼的看着已经没有任何灵气的灵石,上面的光泽已经暗淡,成了一块普通的石头。

“一拳的灵气,你让我怎么活?”

昨晚吸收的灵气,只能发动破九霄的的一拳实力,十钧之力,只能发动一次,这简直是要命!

看着手中的绣针,连续吸收了他两次的灵气,这绣针上面的锈迹似乎也开始脱落了一些,绣针的针头,带着闪亮的光芒。

君夭炎只以为是光芒从窗户照射进来所致,然而,等他把绣针拿到暗处,依旧有这点点光芒,犹如夜间的一点萤火之光。

在隔壁,水如兰听到君夭炎的大叫,立刻担忧的起身,却被一旁的瑶瑶安抚。

“夫人,少爷说过,食时之前,不要去打扰他。”

“可是…”

那叫声,好像很惨的样子,瑶瑶立刻百般劝说水氏,两人才又睡了一个回笼觉,自从君夭炎回到君家之后,瑶瑶就只能和水氏睡在一起了。

等到君夭炎闲逛在街上,便听到了一些骇人听闻的新消息,元明教的教主,被采花贼绑了,据说,场面十分激烈。

君夭炎听着周围的八卦,只默默的笑笑,他终于知道什么谣言了,这一传十,十传百,简直是改得面目全非,他这个罪魁祸首,倒是被说成菜花贼了。

“让开让开…”

震耳欲聋的喊声,君夭炎立刻回头,只见一辆马车从奔跑而来,那马儿,四处乱撞,马背上,一个眉清目秀的丫头十分慌乱的呐喊。

马儿的速度太快,君夭炎躲避不及,右手不禁握紧,灵气开始流动…

“哇…”

身子突然被一股力量拽开,眼前,闪过一个清瘦的身影,只见他一脚踢在马头之处,马儿的身子立刻倒在旁边。

马背上的女子也跟着马背摔倒在了一旁,等到尘埃落定,君夭炎才发现自己的手居然抓着一个男人的胸。

眼前,正是一身鎏金麒麟袍的卫青阳。

“丑公主又被放出来了…”

“可不是,长那么丑,也好意思出来丢人现眼。”

听着周围的声音,君夭炎立刻松开卫青阳,尴尬的退到一旁,尼玛,这什么情况,这种戏码,不应该是美女救英雄吗?

这个太子殿下怎么老是出现在他的视野里面,莫不是他有什么特殊的癖好?所以,才会对他情有独钟?

地境仙帝第10章试读

“你没事吧?”

“我…我没事啊,我好得很。”

君夭炎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装,连眼角都没有给卫青阳。

“我有问你吗?”

君夭炎疑惑的抬头,看见的,正好是卫青阳一脸担忧的神色。

不是问他?那盯着他看什么?有病?

“哥,我没事,就是膝盖有点疼。”

身后,这委屈的酥脆音,让君夭炎的身子猛的一愣,好脆的声音,天籁之音都不为过。

君夭炎转过身子,正是从马背上摔下来的女子,他身上穿着的,居然是他制作的鎏金服,穿她身上,有些违和,这丫头的年岁应该也就十五岁,稚嫩的面孔,青涩的身子,还不太能撑住这件衣服。

“哼,王八蛋,你刚才为什么不躲开?”

小丫头指着君夭炎的鼻子,一副怒不可遏的样子,那生气的小面孔,带着些许可爱。

“喂,这位…大姐,是你差点伤到我好吗?大家可都是亲眼所见。”

“你叫谁大姐呢?我可是卫青青公主,你个贱民,见到本公主,为何不下跪?”

卫青青开口呵斥君夭炎,走位的人都纷纷指着卫青青,嘴里大多说着这个丑公主的不对,差点害死人了,现在居然还倒打一耙,丢尽皇室的脸面。

“青青,道歉。”

卫青阳看着任性无理的卫青青,立刻开口呵斥。

“对不起。”

卫青青没好气的开口说出,完全没有要道歉的意思。

君夭炎伸手掏了掏耳朵,眼睛完全不看卫青青。

“没!听!见!”

“你…”

卫青青怒气冲冲的看着君夭炎,这小子,还蹬鼻子上脸了。

“你什么你?你没有看见你哥都站在我这边吗?有点眼力见吧,明白吗?”

“哥…”

突如其来的娇滴滴声让君夭炎差点脚下一滑,这公主的撒娇方式,是不是有点…过于平民化了?

居然,直接上前去拉住卫青阳的手臂委屈得跟个小羔羊似的,女人,真是善变!

“哥,你看他欺负我…”

君夭炎的身子一个哆嗦,鸡皮疙瘩掉一地了,周围的人都露出嫌弃的表情,甚至,有的人满口污言秽语,就差没怼死卫青青了。

“丑公主撒娇,简直要命。”

“呕…”

突如其来的作呕声,立刻转移了卫青青的注意力,君夭炎无奈的摇摇头,他都差点忘了,这里的人,以丑为美,这公主的瘦弱模样,外加暴躁脾气,在这些人眼里,定然是丑到让人呕吐…

君夭炎默默的后退,走为上策,这公主一看就是个蛮横无理的。

离开人群,朝着锦绣阁走去。给了景泰一颗药丸,让他查清楚药丸的成分以及效用,虽然君夭古不怎么讨喜,但是,元旦这样的败类灵修者,更加让他气愤。

“小泰泰,看你这春心动荡的模样,可是有了什么新进展?”

景泰的气色白里透红,一脸的惬意。

“玲珑前几日来信,让我…去泰安酒楼一叙,我听公子的忠告,拒绝了,今日,她再一次邀我,不过…”

“是去…去…司家。”

景泰那不好意思的羞涩模样让君夭炎忍不住笑了,这难道就是恋爱中的傻男人?

“去啊,最好啊,让她离不开你。”

景泰看着君夭炎的笑容,却有些不高兴了,对于他来说,能够得到玲珑的邀请是他从来没有想过的殊荣,可是,君夭炎作为司家的姑爷,为什么那么…讨厌玲珑呢?

“公子,玲珑那么好,你为什么…”

“好?呵呵,你喜欢就好,小泰泰,我觉得你们很般配,真的…超级超级般配。”

君夭炎大义凛然的样子反而让景泰摇摇头,脸上的羞涩也淡化了。

“公子,我真的…不懂你。”

我才不懂你们嘞,君夭炎翻了一个白眼,这人境的审美,简直是烂透了好吗?司玲珑这样的货色都能叫做美人,那他宁愿这辈子窝在丑女堆里面,醉生梦死。

虽然司玲珑是个商业奇才,能够把普通的茶叶生意做得风生水起,但是,她为了自己的“幸福”,都把君夭炎压死了,这就是害命。

“景泰公子,青青公主来了!”

三楼门口,传来小厮的声音,景泰的身子端茶杯的手一顿,茶杯掉落,立刻打湿了桌面。

“啊,完了,丑八怪来了,我…我得走了。”

景泰一脸的慌乱,手足无措的打开房门,刚一开门,就听到锦绣阁一楼的恐怖声音。

“景泰哥哥,你在那?”

景泰哽咽了一下,立刻退回房间里面,似乎是遇见了恐怖的生物一样,脸色变得苍白,君夭炎坐在凳子上,看着景泰的模样,嘴角浅笑。

“躲起来…躲…”

景泰的目光停留在君夭炎的身上,门外,卫青青上楼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等到卫青青推开房间的大门,只见一脸淡定的君夭炎坐在凳子上悠闲的品茶,一脸的惬意。

“是你!”

“好巧,是我。”

君夭炎看着卫青青身后的卫青阳,他的面色淡定如常,丝毫不意外自己在这里,看来,上次摇骰师事情之后,他就调查过自己,知道自己和景泰有来往。

“你怎么在这里?我的景泰哥哥呢?”

卫青青找了一圈,也没有看见景泰的身影,无奈的她,只能质问君夭炎。

“走了。”

“走了?我明明派人告诉景泰哥哥,我今天来找他,他怎么可能走,你骗我…”

君夭炎懒得说话,脚微微踢了一下桌底,里面传来一声微弱的喊叫 君夭炎直接站起身子,离开了房间,走时,还不忘看了一眼卫青阳。

他花了一万金买鎏金裙给这个公主,再看他对她的纵容,妥妥的宠妹狂魔!

景泰啊景泰,你可有得受了!公主和司玲珑,这两个女人,可是不好惹的啊!

“你站住,你告诉我景泰哥哥去那了,否则,我就灭了你九族。”

“灭九族啊!真好,去灭吧。”

反正君家夜没有什么好人,灭了也好!

至于水如兰和瑶瑶嘛,他有的是办法保住她们,只是,其余人,与他无干。

“你叫什么名字,居然敢这样跟本公主说话,我一定要让父王灭了你!”

君夭炎只留给卫青青一个背影,如此藐视皇权的人,让卫青阳对他的兴趣又加重了一分,一个胆小如鼠的人,怎么可能会变得如此胆大包天?

布诺城的耻辱,在一招打断他的灵技,还潜入了元明教打晕教主,君夭炎,在你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是什么让你变化如此之大?

又是几日过去,君夭炎按照约定前往锦绣阁拿五套服饰,每一套,都是精心制作而成,就连缝线之处,都是采用最顶级的人工缝合,可谓精品。

能够在十五日之内完工这些精细的操作,定是日夜不停的赶工,不得不说,君夭炎很满意,十分爽快的把第二张图纸递给了景正。

这是他答应锦绣阁的两张图纸,现在,全数奉上。

“恩公,您是怎么画出这些图纸的?”

“脑子!”

君夭炎简单的回复,实际上,他自己很清楚,上一世,他曾经为了混饭吃,在裁缝店呆过几年,在裁缝师傅那里,见过不少华丽的衣服。

经过他的改装,这些衣服更加华丽,也更加完美。

“恩公,上次我说的事情,我觉得有点唐突,这次,我诚心邀请您成为锦绣阁的长老,每月五千金,一月,只要提供锦绣阁一张图纸便好,图纸的利润,我们也六四分,你六,我四。”

景泰站在旁边,看着景正,老爹是疯了吗?居然愿意出五千金请一个图纸师傅,而且,就连图纸的收益,也六四分账,他爹一定是疯了。

“小泰泰,你觉得呢?”

“不!要!叫!我!小!泰!泰!”

“那么,泰泰,你觉得呢?”

噗…

景泰无语的看着君夭炎,他自然不干啊!这不是废话吗?日后他继承锦绣阁了,照这样算工钱,他不得赔死?

“傻儿子,哑巴了?”

“嗯,行,一切但凭阿爹做主。”

景泰只能认栽,谁让他是一个儿子,所有的财政大权都在他老爹手里呢!老爹说好,他敢违背吗?

君夭炎只说考虑考虑,没有给出准确的答复,带着衣服离开了锦绣阁,直奔布诺城中心地带的一个神秘交易场所-拍卖阁!

站在拍卖阁的面前,君夭炎长舒一口气,幸好自己机智,让景泰安排了两个人抗这些衣服跟着自己一起过来,否则,带着五套衣服来这里,非的累死不可。

“站住。”

“请出示入场券!”

眼前,两个身材高大的男子拦住君夭炎的去路,身材彪悍,面露凶相,十分的不好惹。

“入场券是什么东西?”

“连入场券都不知道,走走走,穷鬼。”

君夭炎身后的人立刻上前,靠近君夭炎的耳边。

“公子,进入拍卖阁,需要买一万金一张的入场券,没有入场券,进不去。”

君夭炎瞪大了眼睛,尼玛,这怕是黑市入口,一万金一张的入场券,他这些时日,总共才赚了一万金,眼下,岂不是要把全部家当压出去?可恶啊,早知道,就带着景泰那个小笨蛋过来了。

君夭炎, 苏颖完本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