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好书叁佰本
当前位置: 首页 > 穿越重生 > 镇国夫人重生逆袭
镇国夫人重生逆袭

镇国夫人重生逆袭

分类: 穿越重生

更新时间:2021-09-25 12:13:04

作者:佚名

来源:掌中云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镇国夫人重生逆袭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镇国夫人重生逆袭介绍

独家完整版小说《镇国夫人重生逆袭》是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重生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魏慕思 燕君玹,书中主要讲述了:于晚蕊忽然觉得好久没有好好看过顾卿贤了。不同白日黄袍加身的高贵俊冷,今夜的顾卿贤身着一袭青绿色皇子服,淡雅清绝的色彩一如初见,尤其一双深邃的眸子仿佛能将人卷入他眉眼的深潭,仿佛一切都没有变,一切又在改变。“按照历代法制,先皇驾崩,除了尊称的皇太后,其他的妃嫔,皇太妃娘娘认为朕会如何处理?”顾卿贤的声音不带一丝温度,如同冰石碰撞,淡漠疏远,甚至带有莫名的讥讽。

书友点评:

《镇国夫人重生逆袭》这是我看过书中,最不错的几本之一,强烈推荐,故事性很好,结构清晰很有画面感,故事完整,当之无愧的第一,强烈推荐。

章节试看:

将军府

破落的将军府如今更是城春草木深。

“你来了。”门外有些嘈杂又凌乱的脚步声,夜显得愈发的空洞。

“嗯。”话音刚落,一抹清高俊逸的身子便站在她的身侧。

“你的目的,我帮你达到了,你什么时候送我离开?”

老皇帝死后,顾卿贤将一众知情旧人都处理的特别干净,于晚蕊感觉到他是要将这皇权之路走得“问心无愧”,想到这里,于晚蕊的手不自觉的抚摸上平坦的小腹。

终究怕夜长梦多。

顾卿贤并未说话,径直走到她的正前方,眉眼带笑,笑不及眼底。

于晚蕊忽然觉得好久没有好好看过顾卿贤了。

不同白日黄袍加身的高贵俊冷,今夜的顾卿贤身着一袭青绿色皇子服,淡雅清绝的色彩一如初见,尤其一双深邃的眸子仿佛能将人卷入他眉眼的深潭,仿佛一切都没有变,一切又在改变。

“按照历代法制,先皇驾崩,除了尊称的皇太后,其他的妃嫔,皇太妃娘娘认为朕会如何处理?”顾卿贤的声音不带一丝温度,如同冰石碰撞,淡漠疏远,甚至带有莫名的讥讽。

“皇太妃?”这三个字瞬间点醒于晚蕊,面色如纸,有些不敢确信地问道:“你想让我陪葬?”

顾卿贤并不作声,只是嗜血的眼神一闪而过,于晚蕊暗叫大事不妙,转身刚想逃离,就被黑暗中的一双大手给摁住了,于晚蕊像是被抽掉所有力气一般,脑子有些天旋地转,他竟然想杀自己?

“顾卿贤,你忘了我是如何帮你得到这天下的?你非但没有做到你的承诺,你竟然想杀我?”

于晚蕊惊愕的抓住他的衣袖,疯狂质问他为何如此对待自己。

俊颜如玉,面若清霜,满眼厌恶将于晚蕊的手甩开,一字一顿的说:“这是你背叛朕的下场。”

“背叛?”于晚蕊疯狂的摇头:“我没有背叛你,我听了你的话毒死先皇,也按照你说的将皇后母子逼疯,我没有背叛你。”

顾卿贤一向清俊的面庞突然变得狰狞起来,大手狠狠的掐住了于晚蕊的脖子,咬牙切齿:“还敢骗朕,你肚子里的孽种不就是你背叛朕的证据?”

于晚蕊被他的疯狂举动吓得后退两步,抚摸着小腹说:“你,你怎么知道本宫有孕?”

“呵,整个天下都是朕的,还有什么是朕不知道的?”顾卿贤冷笑的看着于晚蕊。

眼底杀伐之意再明显不过了。

于晚蕊彻底无主了,颤抖着声音,终究不知道怎么说出口,多疑似他怎么会相信孩子不是老皇帝的呢。

“你真的要杀了我?”

顾卿贤冷冷的看着她,俊逸的脸上充满厌恶,不加修饰的厌弃感让于晚蕊觉得,接下的话说什么都会是苍白无力的。

天地霜冻竟比不上男人的一半绝情,而后各种酷刑的折磨,更是阵阵刺骨。

除了肚皮,于晚蕊全身无一处不是伤痕,顾卿贤就如同恶魔一般,即使折磨于晚蕊,还是会让人把她的肚子包裹的严严实实,美名曰“顺你的意,护着贱种,算是本皇还你的相助之情。”

就在于晚蕊真的快撑不下去的时候,顾卿贤终于现身了。

“为什么?”于晚蕊双手无力在雪地上抓着,仰着头,扯着嗓子问道。

“父债子还,物尽其用,卸磨杀驴。”顾卿贤诚实的可怕,脸上的笑容甚至带着丝丝裂痕的凶狠。

于晚蕊有点愕然的看着他。

她假设过各种答案,诸如他恨于家,恨老皇帝,恨腹中令他耻辱的孽种...唯独没想过是这种结果。

”父债?”仿佛听到一个莫大的生词一般。

“是,于家欠我白家的51条人命,就让你受刑五十一天。结束之后就送你上路。”顾卿贤微不可查 的嗤笑一声。

不敢置信的望着眼前这个禽兽,于晚蕊忽然明白了所有的事情,他从一开始便在算计自己,什么赏花看月,泛舟游湖,温润世家公子,极尽人间温柔的浪漫,都不过是他复仇的手段。

是自己太蠢,以为他就是良人,即使无名无分也要倾囊相助,助他算计夺嫡,为他围场挡箭,为他深探虎穴...从头到尾,没有真情没有海誓山盟,不过是一个骗子。

设计一个傻子的悲情故事罢了。

于晚蕊跪在地上久久无法回过神来,直到林彦提醒顾卿贤:“主上,今天就是第51天。”

没等于晚蕊反应过来,一名暗卫抽箭出手将她踢翻在地,剑起剑落之间,本就破烂不堪的衣服顷刻落下,露出圆滚滚的肚皮来。

于晚蕊本能的往后缩两下,眼神充满惊恐:“你要干什么?”

“自然是剖肚弃卵。”顾卿贤眼底的冰冷,字字诛人。

“不可以,求求你了,放过他。”于晚蕊反应过来,立马狗一样爬过去,抓着顾卿贤的衣袂,疯一样磕头求饶:“你怎么对我都行,让我把他生下来,顾卿贤,我求你了,他是你的孩子,你不可以这么做。”

顾卿贤眼底的冰冷之色,丝毫没有因为于晚蕊的话有任何波动,在他看来,这些措辞,不过是于晚蕊为了留下这个孽种的狡辩罢了。

看到暗卫有些犹豫,顾卿贤冷声瞥下一句,玄衣离开:“孽种要整个,否则你拎着脑袋见我。”

“不....”于晚蕊哀嚎之间,冰冷的剑气已抵达她的下腹,尖锐的撕裂感从腹部一寸寸往外蔓延。

她的意识开始涣散,被钝刀割开的刺痛,从四肢开始扩散直击心肺,无论她怎么狂吼挣扎,尖刀的速度也没有丝毫的停顿,直到她感觉最后一道光芒在头顶消失。

她挣扎着扯开眼皮,却看到那道光芒竟然来自于篝火的光,而她的孩子,被团绒取出直抛进火中。

“不,不,我的孩子啊啊啊啊啊。”于晚蕊仿佛把整个心脏都喊出来了,下一秒不知道哪来的勇气,竟然拖着血肉残躯扑进去火里。

“皇太妃”

“晚蕊。”

等到众人反应过来,于晚蕊的身躯已经被大火肆意焚烧起来,在冲天的火光中,于晚蕊抱着那团着火的肉团,哭的凄厉,

“顾卿贤,你毁诺灭子,我于晚蕊就算的做鬼,也不会放过你,如若有来生,我定要你顾卿贤扒皮剔骨,永不超生。”

那诅咒声随着噼里啪啦的燃烧声,最终消失在天地之间。

赶出将军府

“好你个小贱蹄子,被我抓到勾搭外男偷东西了吧,看你还能狡辩什么。”一个尖锐而冷酷的声音,隐隐刺激着耳膜。

于晚蕊微微睁开眼,刺目的阳光让眼睛有些发疼,这是久处黑暗的地牢的她所不适应的温暖。

平静了半晌,于晚蕊才缓过神来打量此时是什么境况。

她现在正睡在一张雕木花床之上,目之所及之处都是破落寒酸的置办,于晚蕊原想询问这是怎么回事,可惜喉咙干涩微痒只得作罢。

“我没有我没有,沈妈妈,我们家小姐生病也没人愿意救治,我就是想让我表哥帮忙带个信请大夫,您可以看看我这个包裹里除了信什么都没有。”一个稚嫩的声音诚惶诚恐的求饶。

“你这小蹄子,还学会了话里带刺了,什么叫你们家小姐生病无人救治,就算是她病死也活该。”名唤沈妈妈的老妈子满脸嫌弃:“自从这个灾星出生后,将军府就没发生过几件好事,不说她祸害身生母亲出血差点死掉,就连老将军好心好意为她举办的及笄之礼,谁知道竟会惹怒圣上,导致将军仕途不顺,你说她这个祸害不死,将军府的人岂不是要被她克个遍?”

于晚蕊闻言,心里不自觉打个寒颤,手指攥紧被褥。

生母难产,老将军,及笄之礼,惹怒圣上...

于晚蕊勉强撑起身子,露出青色的里衣,布料虽然粗糙,但是与她青色帷幔布帘倒是映衬,侧目看屋子正中间的炭盆,烧着劣质的木炭,偶尔还会蹦出几粒火星,阴凉冰冷的记忆倒是让她似曾相识。

“沈妈妈不管怎么说,小姐也是将军的亲骨肉,要真有三长两短,被将军知道了,我们都吃不了兜着走。求求妈妈去跟夫人说说给小姐请个大夫吧。”说话间,就听到咚咚咚的磕头声,

“我呸,你个小蹄子是不是想我死,现在最希望里面那位死的就是大夫人了,自从老爷被圣上责骂之后,大少爷也连带受人排挤,天老爷啊,二小姐去骂里面那位两声,都能被这个灾星感染,现在大夫人恨不得吃血,你还想让我去求大夫人,如意呀你是想我死呀。”

“可是沈妈妈...”

“别可是了,你就给我 消停的呆着,被给我找事,六小姐的命是命,咱们的命也是命,别到时候惹怒了大夫人,把我们都赶出去,到时候我就掐死你这个小蹄子。”

“沈妈妈,我们小姐真的...”如意虽然被吓唬的脸色苍白,可还想让沈妈妈通融通融。

“闭嘴,你想死没人拦着你,但是不要拉我做垫背,你再烦我,我就把你锁起来,在这个院子里,我还是可以做的了你的主。”沈妈妈不耐烦的撇开如意的手,骂骂咧咧的离开了。

从他们的对话里,于晚蕊当即醒悟过来,这里是江南将军魏铮的将军府别院,六小姐应该是她的表妹魏慕思,只是于晚蕊有些不解的是,她明明已经被火焚致死,为何会出现在将军府别院?还躺在六表妹的闺床上?一个接着一个疑问在脑海里蹦跶,脑海如浆糊一般,理不清思绪。

正思忖着,耳边又传来如意扒门拍打的抽泣声:“沈妈妈求求您了,我们小姐真的快没气息了,求求您了。”

于晚蕊捂着胸口试探她胸前的颤动,她再次确信自己是活着的,那她究竟是谁?

刚想下床去铜镜前确认心中的疑惑,却不小心看到地上倾倒的小药瓶,捡起来放到鼻尖一嗅,吓得赶紧丢开,拼命用手抠喉咙,这是蓝陵粉,常被农户用于药害虫,虽然不算剧毒药品,但是服用一整罐,要了小命并不稀奇。

眼见抠喉咙是没办法了,于晚蕊只得翻箱倒柜看看有无解药。直到看到在窗边的一朵小白花,她急忙掐了几朵和着酸汤水嚼咽下去,这才松了口气。

她会一些药理还得感谢陪着顾卿贤的几年,他时常受伤和被人算计,她就自学医书,又结交了不少名医游仙,泡着药罐为他制解药,这大概就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吧。

静坐好一会,胸口才有向上涌的恶心感,于晚蕊连忙趴到盆边,将胃里的毒药吐的干净,直到再无积液可外泄,于晚蕊才感觉喉头舒坦不少。

她慢慢踱步到铜镜前,看到属于六表妹魏慕思的俏颜出现在镜子里,于晚蕊惊得合不了口,她当真重生了,还是重生到表妹的身上!

过了好一会,于晚蕊才渐渐接受这个荒唐的事实,她有些紧张的抚摸这张容颜,尖而小的下巴,眼角还挂着未干的泪痕,懵懂的眸子里带着凄凄切切的委屈,想必这个寻死的药瓶,不是她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六小姐能找得到的。

于晚蕊记得这个小表妹,印象中她都是唯唯诺诺谨小慎微的,因为被所有人视为灾星,于晚蕊年少时很疼爱这个可怜的女娃,只不过她跟着顾卿贤走上夺嫡之路后,也没其他心思放着其他人,没了她的暗中照顾,魏慕思在将军府的日子过的是愈发艰难,差点病死闺中。

怜悯于同样被欺压的生命,于晚蕊心生出一丝狠意,她定要将这世上所有心肠歹毒的人过的不痛快,善良是无用的,懦弱忍让只会让别人得寸进尺,从今往后,她要带着这具身体好好活下去,要所有践踏她善良的人,十倍偿还。

思及至此,原本柔弱易碎的眼神也变得狠绝起来。

“六小姐,您醒了吗?老奴来给您送药了。”于晚蕊才在想怎么处理这事,门外就隐隐敲门声,是沈妈妈。

送药?于晚蕊看着地上的药瓶,眉头微微蹙紧,这是要确信她死绝呀,既然如此,便遂了他们的愿。

于晚蕊不做声,轻手轻脚回到床上盖好被褥,连呼吸也放轻。

沈妈妈在门外喊了好几声,都没人回应,便自顾自的嘀咕起来:“难不成真的死了?”

想到这里,沈妈妈也放开胆子了,直接推门进来。

前脚刚进,随之便闻到了刺鼻的腥臭味,小跑两步到魏慕思的床前,看到盆里的一片鲜红,瞬间心惊肉跳起来,闭着眼睛捂着胸口不停求饶:“六小姐,黄泉路上您可别怪老奴啊,这药是大夫人给的,我不得不听啊,我的儿子还要娶亲,我不这么做,大夫人不会放过老奴的,您要怨就怨自己命苦给府里带来这么多灾害吧,千万不要回来找老奴啊。”

沈妈妈一边念叨一边走过去试探魏慕思的鼻息。

魏慕思, 燕君玹完本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