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好书叁佰本
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一品娇谋
一品娇谋

一品娇谋

分类: 古代言情

更新时间:2021-09-10 22:00:14

作者:文君爻

来源:微阅云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一品娇谋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一品娇谋介绍

独家完整版小说《一品娇谋》是文君爻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杜陨今日子九仪宫站了大半日,此刻正打算在书房的竹子榻上躺会儿,闻言咻地坐起身子:“什么宫里?” 他今日可是一直守着大皇子,听他哼哼唧唧了半日,药喝了,也没烧起来,这才出的宫。虞后纵然生气,也不好拿个小丫头出气,等过些日子大皇子康复些,他再领着去赔礼,这事就算混过去了。 “老爷走了没多久,就有人拿着令牌来接小姐,说是皇后娘娘要召见……”五娘子惴惴地道。

书友点评:

《一品娇谋》这本书的故事太过千篇一律,女主的言行性格也都基本没变一直跳脱,只是换了个背景,看久了乏味。

章节试看:

一品娇谋:识时务者为俊杰

傍晚,杜陨归来。

  沧浪院内静悄悄的,五娘子见他独自一人回来,诧异道:“老爷,您怎么一人回来了?”

  杜陨听这话有些古怪,我不一人回来难道还把大皇子接府里养伤,莫名其妙。

  “小姐留在宫里,怕是不妥吧?”五娘子接过他脱下的外袍,担忧地瞅了他一眼。

  杜陨今日子九仪宫站了大半日,此刻正打算在书房的竹子榻上躺会儿,闻言咻地坐起身子:“什么宫里?”

  他今日可是一直守着大皇子,听他哼哼唧唧了半日,药喝了,也没烧起来,这才出的宫。虞后纵然生气,也不好拿个小丫头出气,等过些日子大皇子康复些,他再领着去赔礼,这事就算混过去了。

  “老爷走了没多久,就有人拿着令牌来接小姐,说是皇后娘娘要召见……”五娘子惴惴地道。

  杜陨回味了下她的意思,脸色顿变:“不好!”

  天色将晚,云霞尽落,马车内光线黯淡。

  ***效果褪去,凤泽一醒来立马感觉自己在移动,睁开双眸,晦暗的空间内还坐着一个人。从车厢的大小,以及晃动的频率,她几乎能肯定这是一辆羽都中最常见的青壁油车。这种车壁板很薄,身轻轮子大,跑起来速度很快,又平稳。

  车壁内加了一层价值不菲的云锦,身下更是铺了厚厚几层兽类的皮毛,人躺着上面怎么颠也不难受,反而很柔软舒服。  

  可见将她“请”来的人,暂时还没有为难的打算。

  凤泽活动了下手脚,翻身坐起,掀起车帘往外看,只见远山树野,暮霭沉沉。道路狭窄曲折,马车上下奔腾,前后十几精骑相随,马肥人壮。

  手无缚鸡之力的人,插翅也难飞。

  “桌上有茶水和点心,杜小姐要是渴了,可以随便吃点。咱们这一路还长,等到了东周,君上亲自设宴,给你们师徒二人接风洗尘。”

  这人一开口,嗓子透着三分沙哑和粗狂,凤泽越听越觉得耳熟,不禁回头瞅了他一眼。

  此人肩宽膀大,脸型方正,背脊直挺……“赵拓?”

  “正是在下。”赵拓见她认出自己,倒也不惊奇。

  凤泽整张脸都沉了下来,冷笑道:“贵国的待客之道还真是清奇。难道你们就不怕因此伤了两国盟约,令陛下心寒?”

  “都说杜小姐一张利口甚至了得,有道是‘识时务者为俊杰’,杜小姐是聪明人,何不猜猜这其中的关键呢?”赵拓笑道。

  从春社上的蒙面人到手持假令牌劫持,莫非是他们掌握了什么重要东西,让幽帝产生怀疑?还是说在他们眼里,自己师徒二人的价值,已经超过得罪九霄可能引发的麻烦?

  凤泽疑窦重重地瞟了眼对面闭目装死的赵拓,心想现在离羽都应该还不是很远,师傅随时可能带人追来,姓赵的出于戒备还不肯向自己透露太多。

  可他眼下这般气定神闲,是料定我师傅追来也是徒劳么?

  整整三天,凤泽不是没想过逃跑,可是这些人哪里肯给她机会?她甚至试过尿遁的,可恨这里头有个人称“冷二爷”的柴禾老头,竟然让人将自己撵进灌木丛里,以把风的名义在四角都安上哨子,别说逃跑,她稍微有点动静都会被强制揪回马车。

  冷鹤与赵拓轮流看守她,好在马车比较宽敞,两边都有长凳。晚上他们赶路,凤泽就裹着兽皮睡觉,可一想到对面躺着个大男人,她就嫌弃得扭过头,宁可面壁。

  翌日。

  凤泽慢悠悠地伸完一个懒腰,睨了眼旁边长凳上半依半靠的瘦老头,嚷道:“诶,怎么是你?赵拓呢?”

  记得昨晚睡觉前还是那家伙来着,现在改为半夜一轮岗啦?

  “哟,杜小姐醒啦。”老头眯了眯眼,笑问:“这一夜翻山越岭,睡得可还踏实?”

  “我问你话呢。”凤泽瞪着他。

  “公子在后面。”老头说完,双手操袖,缩在车壁上,嘴巴闭得跟个蚌壳似的。

  凤泽盯着他瞅了好一会儿,心想这人獐头鼠目,比赵拓难对付多了!心里琢磨了一会儿,忽然有了主意,于是坐直了小身板,问他:“老头,你叫什么名字?”

  “某不才,姓冷,单名一个鹤字。”

  “是朝贺的贺,还是赫赫有名的赫?”凤泽故意道。

  “杜小姐言重了,冷某一个无名之辈,上不够朝见君王,外不足扬名四海,不过一闲云野鹤耳。”这话不假,冷鹤是家奴出身,早年一直在某个富商的店里当账房,后来这富商得罪权贵满门抄斩,他本也是判了流放,阴差阳错遇上赵拓,帮他勾了罪籍。

  不过这些私事他自是不会跟一个外人提及。

  “原来是这个鹤。”凤泽颔首,又问:“抓我是赵公的意思还是你们君上的意思?”

  “赵公爱惜杜小姐聪明还来不及,怎么会做这种事,君上宽厚仁慈,更加不会做这种事了!我等如此大费周章,自然是想请杜小姐去东周做贵客的,怎么能用抓这么不友好的话呢?”冷鹤老奸巨猾地道。

  凤泽心里一哧,当真鬼话连篇。然后不露声色道:“那你们干嘛不连我师傅一并请来?没有他,我哪里也不去。”

  “谁说不请?我们分两批人,我和公子专门负责请你,赵公还另安排了一批人请你师傅的。”

  “你骗人。”

  “这是真的。”冷鹤故意肃起面色,认真道:“你师傅是九霄重臣,他得先入宫辞了陛下的差事,才能跟来。他怕陛下不肯,托我们先将你带去,你若不信,等我们回了东都,你就见着他了。”

  这可真是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了。凤泽懒得跟他废话,依旧抱着块软顺的皮毛呆一边发呆去。

  这几天她一直暗暗观察,发现他们走的全是生僻小道,难怪要用这种轻便小车。沿途过关卡处,都是赵拓亲自去交涉,可以用畅通无阻来形容,这点又让她暗暗心惊。

  东周在九霄恐怕早有所布局,他们密探到底埋得有多深,实在值得人神思。

  又是几日无聊时光过去。

  路上只在一处农家小院补充了些水源和熟食。到第十日,他们走的地方越发荒凉,遮天蔽日的林木间一条逶迤小道,堪堪只能承受一辆马车的光景,跑起来上下颠簸不止,凤泽小脸都发白了,一天没有吃东西。

  到了黄昏,暂时在一处山谷歇息,凤泽便嚷着下去透气。

  群山连绵,峰峦叠嶂,陡峭崖壁上古树盘根,一泓飞瀑自高崖上倒挂而下,白如雪炼,直下九天。

  众人在瀑布边上洗手灌水,池水清冽甘甜,冷透沁骨。其三丈外另有一池,花草弥漫,蝴蝶翩翩,花香中升起缕缕白气。

  “是温泉!”有人摸完叫嚷了一声,脱去外套,露出肌肉虬实的上身,噗通一声跳下去。

  都说温泉最是解乏,其他人见状,也都纷纷扒掉上衣下去闹腾起来,弄得水花四溅。见凤泽在一旁呆看,冷鹤过来眯着眼问她:“杜小姐想下去玩水?”

  “哦?”凤泽怔了一下,反应过来后,白他一眼道:“你怎么不去。”

  冷鹤笑笑,随即正经道:“我怕水。”

一品娇谋:名不虚传

“真巧啊,我也怕水。”凤泽故意跟他胡扯,反正你也没一句实话。

  这时,赵拓已经洗完上来,古铜色的肌肉上挂满水珠,在斜阳照射下闪闪发亮。他一把扯过挂在树杈上的外衣,哐当一声,从里头掉出一枚金灿灿的令牌,凤泽瞅了一眼,上面的图案有些怪异,目中露出疑惑之色来。

  她知道各国宗族皇室都有自己的家徽图腾,一般能印在黄金上的,都格外宝贵。可这图案却不像是他们东周所有。

  冷鹤弯腰替他拾起,双手捧着递过去:“公子还随身带着这个?”

  “恩。”赵拓含糊不清地嗯唔了一声,收了起来。

  “我记得你们东周王族的图案一直是曲水龙纹。”凤泽道。

  冷鹤一双小眼眸光闪闪,似乎并不打算回答这个问题。

  启程后他私底下来找赵拓,小声道:“公子方才刻意掉出令牌时,那丫头的眼神我看得一清二楚,不像装的。她可能真没见过,不过看得出她挺感兴趣。”

  赵拓道:“义父给我时特意提过,此乃前蜀皇族秘徽,连他们宗室之人都不曾持有,倘若这丫头真跟皇族扯的上关系,没理由不认得。”

  赵公想了想,道:“赵公的意思,能让杜来雀当宝贝样养在身旁的人,哪怕她跟皇族没什么关系,只怕也与杜氏有些牵连。”

  马车里一片黑沉沉,凤泽的眼眸却在发光。

  原来这里就是神龟岭,那瀑布叫千尺瀑,瀑布下一潭冰水,一潭热水,所以绰号“鸳鸯泉”。

  黑暗中,凤泽的眼眸渐渐眯了起来,嘴角却一点点翘起,因为她想到了一个馊主意。

  人但凡心里有事,便睡得沉,天色将晓时,凤泽明显感到马车顿了顿,又到换岗时间了。冷鹤披着一领披风上来,车帘拉开的瞬间,浅金色晨光一闪而逝。

  “吵着杜小姐美梦了。”冷鹤拢了拢衣袖,斜倚在对面的长凳上。

  凤泽翻了个身,神色懒懒地起来倒茶水喝,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打开匣子里的干粮瞅了瞅,依旧合上。

  这一幕自然没逃过冷鹤的眼睛,他笑道:“旅途枯燥,这干粮充饥还可,认真吃起来,当真没什么滋味。只比嚼蜡好些。”

  “是啊,大清早看得人一点胃口也没有。”凤泽接过话茬,语气不咸不淡。

  冷鹤呵了一声:“杜小姐平日里饮食精细,自是吃不惯这般粗食。听说杜小姐是七岁拜到国师门下,不知从前是什么人家养大?又如何到了羽都?”

  “你问这个干什么?”凤泽斜睨着他,若有警惕的样子。

  这样反而激发了冷鹤的求知欲,皮笑肉不笑道:“莫非杜小姐的身世有什么忌讳?若果真如此,冷某不追问便是。”

  “我呀。”凤泽眼波流转,如秋水澄澈,浅浅笑道:“小时候在乡下长大的,大字都不识得两个,后来亲人都死光了,就被人送到都中投亲戚,不曾想入了师傅法眼。”

  “不知是哪里乡下?”

  “穷乡僻壤,不提也罢,况且我也记不大清。那时候可穷了!没钱买肉吃,实在馋得不行了,就一个人偷偷溜去后山上抓野鸡……说起来,我还蛮怀念的呢!”凤泽挥挥手,脸上露出向往的神色。

  “想吃野鸡还不简单?等这车过了境,我让他们射几只来,你想烧着吃还是烤着吃都可以。”冷鹤半信不疑,不过看她嘴馋得真切,及时卖个好。

  “当真?”凤泽两眼放光,随即又道:“可我现在就想吃。”

  神龟岭,其形如龟,山峦起伏,遮天蔽日。只有几条狭窄山径自龟背上开过,普通人若靠双脚,没有十来天出不来。

  坐如此快乘,也得两日一夜。

  冷鹤寻思着要不要趁等下休息时命人先弄两只来,给这丫头解馋,可转念一想,万一她趁机用火烟释放什么信号呢?

  “这里山林深,虽有野鸡,却更多财狼虎豹出没。”冷鹤道。

  “你是头一遭走这条路吧?”

  “莫非杜小姐还走过?”

  “虽没亲自走,可也不陌生。昨日在温泉旁边,我见你们公子随身携带的舆图上所标注的大概方位是没错,可细节嘛,就不甚讲究了。”

  “哦?”冷鹤挑眉,“何以见得?”

  “按你们舆图上的线路,得绕过前头那个大山头,少说还得多花大半天时间。而且那边匪寇颇多,常出来作乱,一般的行客因为不知就里,多在此处送命。”

  “一群宵小之辈,我们东周的勇士在战场上杀敌时尚且以一挡百,他们若敢来找死,定教其有去无回!”

  “重点不是这个。”凤泽摇摇头,“不说你们,就是那些常年在九霄走动的商队,恐怕也把这条路当作必经之路,殊不知此处还隐藏着一条参商密道,不仅没有危险,还可直接横度神龟岭山脉,足足剩下半日时间。”

  “竟有此等事?”那舆图他看过无数回,这条路也是他们东周密探们辛苦搭建出来的,本以为是绝佳的选项……

  想不到还有一条采参人的专用密道。

  凤泽见他存疑,便让他取舆图来。一张有些发黑的羊皮卷,上面用黑墨标注着一些重要的关卡和路径,比外头那些商客手里拿的都要细致精确,可见是费了不少心思。

  不过跟师傅藏书阁箱子那几张巨大的诸国舆图比起来,就相去甚远咯!

  于是很快地,凤泽就从上面标注出了参道的具体位置,以及路线,冷鹤看完以后命人探路,果然在她所言的十里地外发现有一条隐蔽的山道。

  山里的樵夫说,往里的确有一个小村落,偶尔会有外乡人去收购人参。

  那村子也委实不大,前后就十来户人家,村口挑着张大幡:鸡茅店。老远就飘着一股子烤鸡的香味,引得人暗暗咽口水不止。

  冷鹤等人反复探了两三回,才决定走这条捷径。一行人在鸡茅店前下马,三四间干净草屋,几张四方桌,两名村妇蹲在檐下拔毛,另有一老汉立在烤架前翻鸡。

  “别瞧人家店小,他家的烤鸡却是天下数一数二的地道!”凤泽落座后对冷鹤道。

  若是先前,冷鹤还不怎么信,可眼下见这一只只皮酥黄脆,油光澄亮的山鸡挂在那里,香气直往人味觉里钻,再瞅瞅众人的表情,沉默地点点头。

  这时,老汉拎着几只烤熟的山鸡上来,往桌上的大盘上一堆,取出小刀片了起来。金黄的酥皮下,肉质紧实而不失细嫩,口感饱满不腻,汁多肉弹,连冷鹤这种不讲究吃喝的人,也忍不住吃了大半只!

  “如何?”凤泽掰下一根金灿香软的鸡翅慢悠悠问众人。

  “恩……名不虚传!”

  “我从前也吃过山鸡,却没这个香。也不知他们家用了什么法子?”

完本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