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好书叁佰本
当前位置: 首页 > 婚恋生活 > 闪婚来袭:腹黑总裁夺挚爱
闪婚来袭:腹黑总裁夺挚爱

闪婚来袭:腹黑总裁夺挚爱

分类: 婚恋生活

更新时间:2021-10-13 21:35:37

作者:佚名

来源:悠书阁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闪婚来袭:腹黑总裁夺挚爱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闪婚来袭:腹黑总裁夺挚爱介绍

闪婚来袭:腹黑总裁夺挚爱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短篇类佳作。文章内容讲述了对于女人,如果喜欢,就要直接追到她!如果追到了她心里还没有你,就说明追的次数和力度不够......见到她的第一眼,他就琢磨着该怎么提高追的质量

书友点评:

《闪婚来袭:腹黑总裁夺挚爱》这本小说的内容很感人,这是什么样的爱呀!太沉重啦,我真的替他们难过,虐心。

章节试看:

008灭顶之灾

“退伍之后,梁中书接替了他父亲手里的产业,成了一个集团的总裁,你爸爸一个农村的娃子找不到工作,就被梁中书请去做了司机和梁宅的管家。梁中书对你爸爸一向出手大方,视为自己的亲兄弟,你爸爸非常感恩,就顺应潮流将自己的姓氏改成了主人家的姓氏,所以,他成了梁厚任,你成了梁小濡。。。”

“原来如此。”

梁小濡茅塞顿开。

“妈,明明那位梁中书伯伯对我们一家有恩,那你现在为什么这么忌惮他们,还叫我离他们远远儿的?”

“因为妈妈爱你!”

丁婉仪非常激动,胸口急剧起伏。

“小濡,你记住!所有的幸福美满和你比起来,妈妈都会毫不犹豫的选择你!你是妈妈活下去的源泉!”

梁小濡似懂非懂,她还是不明白为什么妈妈这么排斥她和梁家的人来往,也不知道妈妈口里的梁中书和现在梁以沫到底有没有关系,她只知道妈妈似乎隐瞒了一个重大的真相。

“妈!我的头好疼,我是不是缺失了一段记忆?你老实告诉我!”

丁婉仪听到她的话突然瞪起了眼睛,严厉的叱责:“小濡,你胡说些什么?你记忆丢没丢,难道是由我说了算的吗?你自己难道不知道吗?你仔细想想,从你五六岁开始记事起到现在,哪年你过生日我给你的礼物你忘记了?哪年妈妈风风雨雨的上班,又从食堂打饭给你你忘了?七年前,你只是不幸出过车祸而已,现在你双眼复明了,你是一个正常的人,健康的人!我不许你再怀疑自己的记忆!”

可是。。。

梁小濡本来觉得梁以沫对她的态度有些莫名其妙,现在妈妈又坚决反对她和姓梁的人交往,这其中难道真的只是巧合吗?

妈妈的话和外人的话相比,她当然选择相信自己的妈!

梁以沫的纠缠,无非就是搭讪女人而已。

梁以沫是猪!

梁以沫是qinshou!

母女最后一个被窝里依偎着聊到天亮,她们也很久没这么交心了,一翻彻夜长谈之后,彼此都对未来有了信心。

“妈,放心,我听你的,明天就跟简言领证去!”

梁小濡抱着丁婉仪,睡梦中还喃喃自语着。

天一大亮,简言就来敲门了。

梁小濡首先就被他怀里一大捧玫瑰给惊呆了,然后含羞的接过,幸福的看着丁婉仪。

丁婉仪端庄的坐在椅子上,满意的点点头。

“阿言,上午你带小濡去领证,我去行里一趟,把那个信贷业务处理一下,赶得及的话也会去民政局给你们拍照。”

“好的,丁阿姨。”

简言拥着笑逐颜开的梁小濡,也是一脸喜色。

今天似乎是一个好日子,民政局排队领证的人特别多,简言负责排队,梁小濡在休息室里坐着看新闻。

突然,一个陌生的号码打了过来,她接听,对方的声音非常焦急:“你好,你是梁小濡吗?”

“我是!”

“你妈在银行昏倒了,我们已经把她送上了救护车,你快去医院看看吧!”

“什么?”

梁小濡一下子从椅子上弹跳起来,引来周围年轻人的目光。

不等简言回来,她招了辆出租车就急匆匆的赶往凉城二院。

抢救室里,医生和护士们都在忙碌着,来去匆匆。

梁小濡在门口急得直打转,转头迎上了一个中年男人的目光。

“你好小濡,我是行长陆明瞿。”

陆行长?

她听妈妈提起过。

梁小濡赶紧上前询问:“陆行长,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我妈她要不要紧?”

陆明瞿不愧是一行之长,见过风浪,处惊不变。

他找了个僻静处和梁小濡聊了起来。

“老丁在行里这么多年,表现一直很不错,做事一丝不苟兢兢业业的,可谁知道呢,偏偏在退休前的最后一个星期,出了这么件大事!她一下子承受不了,心脏病犯了。。。”

心脏病犯了?

梁小濡只觉得天旋地转的,好似人生没了航向一样。她知道每年体检之后,妈妈总是会对着单子轻叹,心脏有点问题,但是不要紧死不了!

她知道妈妈的心脏不太好,但是也不会致命,几十年来从来没有任何病发的征兆,这次怎么会这么凶险?一来就如山崩倒。。。

“陆行长,我妈在行里到底出了什么事?”

妈妈是苦过来的人,一般的灾难是打击不到她的,到底她手下出了什么岔子?

陆明瞿摇了摇头,很同情也很无奈。

“是一笔创世集团四千万的信贷业务,对方主管办理业务的时候手续并不全,你妈就把款项给贷出去了,现在那个人携款出逃了,创世集团拒不承认收到银行的四千万,作为我们银行,只能追究经办人你妈妈的责任!四千万,叫谁都承受不起啊!”

梁小濡眼前直发黑,无力的瘫坐在长椅上。

四千万!

“我妈办事一向牢靠,怎么会手续不全就擅自同意贷款呢?”

“我们行里和创世集团是老合作伙伴了,你妈又似乎很看好创世,对创世的信贷业务,总是网开一面优先办理,这次,对方是创世的老熟人,你妈掉以轻心了。”

梁小濡眼睛一闭,她能够想象昨天妈妈在得知她眼睛复明后的喜悦心情,连带着看每个人都顺眼起来,欢欢喜喜的处理最后一单业务,准备退休回老家。。。

“陆行长,我能不能求你不要追究我妈的责任,她为行里奉献了一辈子,从来没有损公肥私过。。。”

“老丁的事情总行也知道了,总行行长非常愤怒,四千万可不是小事,这次恐怕就是我想保也保不住她了。。。”

“也就是说,就算是我妈能够活着从抢救室里出来,也会。。。”

梁小濡瑟瑟发抖,实在不能想象她和妈妈今后的日子。

陆明瞿点头:“没错,创世和行里都会起诉她,追讨四千万债务,你妈基本上剩下的半辈子,都要在牢里度过了。。。”

“呜呜。。。”

梁小濡捂着嘴痛哭起来,她发现自己真的很没用,到了这个时候,她竟然不能代替妈妈去受苦!

昨夜还搂着她给她温暖的母亲,今天就差点魂断凉城,最好的结果也是沦为阶下囚了。。。

009只能去求冷血总裁

为人子女的,这叫她情何以堪?

抢救室那边突然有了动静,医生刚一出来就被飞奔的梁小濡给抓住了。

她紧盯着医生脸上的每一个表情,呜咽着:“医生,我妈怎么样怎么样?”

医生不动声色的拨开她的手,摘下了口罩:“病人还没有完全脱离危险,要在重症监护室观察24小时,此外,她的心脏病不通过手术治疗不能去根儿,不要让病人受任何刺激,不然神仙也难救了。。。”

“谢谢医生!”

梁小濡觉得自己的鬓角汗滴滴的,一问一答,她却紧张的快要死去了一般。

知道妈妈暂时脱离抢救,她转身冲到陆明瞿面前,作势要跪下却被对方一把拦住。

陆明瞿连连拒绝,皱眉后退:“你要做什么?”

梁小濡哭着恳求:“陆行长,我求你了,帮帮我妈妈,别告她!她这辈子已经够苦的了!”

陆明瞿沉默,半晌之后叹了口气:“老丁的遭遇我也很同情,小濡,不是我不肯帮忙,实在是我帮不上忙!如果你要求我,倒不如去创世集团找他们的总裁问问看,如果创世集团认亏四千万,我们又有什么理由去追究这件事呢?”

“创世集团总裁?”

梁小濡抹了把眼泪,梨花带雨。

“没错,现在创世的当家人,就是梁中书的儿子,梁以沫总裁!”

梁中书的儿子、梁以沫!

梁小濡身子狠狠的晃了晃。

手机响了,她朝陆明瞿道谢后走到角落接听。

简言笑得和煦:“小濡,终于轮到我们领证了,你在哪里?”

“简言。。。”

话没说完,原本明丽的俏脸上早已眼泪成行。

“小濡,你哭了?你在哪里马上告诉我!”

简言一下子没了笑意。

“简言,恐怕、我恐怕今天没有办法和你领证了。。。”

梁小濡挂了电话,背靠瓷砖痛苦仰头看着天花板。

眼泪,簌簌的滑落地面。

“小濡!”

简言一个人呆立在窗口,身后的年轻人不耐烦了,嚷嚷:“到底办不办?别耽误我们的吉时!”

简言歉意的让出位子,一边风风火火的在大厅里寻找梁小濡的影子,一边不停的拨打那串熟悉的号码!

天,说变就变,刚刚还晴空万里的,转眼就烟云聚拢,似乎孕育着一场浩大的暴风雨。

梁小濡不接他的电话,丁婉仪也不接!

到底是怎么了?

他懊恼的一拳砸在了玻璃窗上,血迹沿着裂痕蜿蜒而下,触目惊心。

二院里,梁小濡被阻隔在玻璃窗外,她亲眼看见妈妈身上被插了很多管子,各种仪器也围绕在她的身边。

那个这世界上她最亲密的人,就静静的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死了一般。

“妈。。。”

她心底无数次的呐喊着,却又明明知道那有多么无力。

现实社会,弱肉强食,她四处碰壁简直头破血流。

如果她爸爸没死,如果没有七年前那场车祸,如果她不曾失明。。。

那么她妈妈就不会一辈子这么辛苦恣睢的生活,也不会遇到这么绝境的事!

如果她身居高位,如果她银行存有巨款。。。是不是,只要赔了钱就没事了?

总之,她是弱者!所以就活该穷途末路!

指甲深深陷入自己的皮肉,她真没用!连自己的妈妈都救不了!

“不----妈,你苦了一辈子,我绝不会眼看你出了医院又进了监狱!”

玻璃窗上的小手用力的攥着,关节都已经泛白。

她咬着下唇,然后突然头也不回的走了。

她只能去求一个人,一个她最不想见到的人,那个人同时也是她妈妈最抵触的人,创世集团的首席执行总裁----梁以沫。

只要梁以沫同意撤诉,她妈妈就能够免于牢狱之灾!

但是,想要见到梁以沫,简单的时候非常简单,比如昨天。难的时候可以说难于上青天,他的行程全都排的满满的,绝对没空理会她一个普通女人的诉求,更何况是深深得罪过他的女人!她甚至都无法靠近他的办公楼方圆百米!

要见到梁以沫,她需要一个人的帮助----简言。

到了家里,简言果然在露台上等她,花丛中,男人显得有些沮丧,没有成功领证,给他的打击很大。

好比你已经向一个睡死的人伸出援手,又突然收了手。

“简言。”

她轻轻朝他走去。

简言没有动,两手插在发间伏在膝盖上。

“简言,对不起。”

她坐在他身边,呆呆看着天空的乌云密布。

“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简言终于开口了,声音里有些伤痛。

“我不知道。。。”

梁小濡的语气很淡,她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这么平静。

“梁小濡!如果你反悔了不愿意和我结婚,直说就是,我简言不是那种死缠烂打的人你知道的!”

“我没有。。。”

“那就是有事情喽?”简言苦笑,“小濡,咱们都是谈婚论嫁的人了,难道你还有什么在瞒着我的秘密吗?如果不能交心,与其将来同床异梦,还不如赶在伤害还没出现,就结束一切!”

她是他最爱的女孩,却出了事也不第一时间来找他,他有那么无能吗?

他的心好似在滴血一般,好痛、好痛。

梁小濡心里更不好受:“简言,我只是遇到一点小问题而已,请给我点时间好吗?”

她不想说妈妈工作上的失误,那也不是件光彩的事,她不想在未来丈夫面前抹黑了自己的妈妈。

简言转头看着她,艰难的点头:“好!”

如果她要,他愿意等。

他会给她想要的,比如一点私人空间还有足够的信任!

“小濡,答应我,再不会有下次了对不对?有什么事情都跟我明说,我会站在你这边的,一定会的!”

“好的,简言。”

两人深情相拥。

梁小濡心里突然内疚起来,她知道自己要小小的利用一下简言:“对了,我想见见梁以沫,可以吗?”

她渴望一份透明的爱情,但是现在显然她在简言面前并不坦白,这让她心情很沉重,却不得不去做。

“见他?为什么?”

简言挑眉。

小说《闪婚来袭:腹黑总裁夺挚爱》 第8章 008灭顶之灾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