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好书叁佰本
当前位置: 首页 > 其它 > 半日闲妖
半日闲妖

半日闲妖

分类: 其它

更新时间:2021-11-26 11:47:11

作者:雨微醺

来源:追书云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半日闲妖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半日闲妖介绍

作者雨微醺给大家带来了《半日闲妖》的主要情节:仙君活了几十万年,总共才收了四个徒弟,三个已经登仙的自然身份和骨骼都不一般,最近收四师弟子萧也是一千年前,子萧乃是冥司阎王的独子,又是请天帝当的托才收到门下,这下突然收了个才成形的小妖,难道又遇到了骨骼精奇的? 可三者抬头将青颜从头看到脚,平庸!再从脚看到头,平庸!总之,除了平庸,还是平庸,最后只能心中暗叹一句,时间在变,档次也在变!

书友点评:

《半日闲妖》这本书给我的感触很深,雨微醺文笔也很好,不啰嗦,很干净,希望继续加油!

章节试看:

裸奔的神仙-雨微醺

   青颜驾着云,边走边继续在腰上的乾坤袋里掏,豆蔻少女的胭脂水粉,黄花女子钗镯娟帕,徐娘妇人的肚兜亵裤,最后竟然还掏到了一个老妇的耳鞋,立马全身一阵恶寒,觉得这位神仙的僻好真是广泛。

   飞到浮云谷口时,青颜遇上正要去人间的妲己,换了身五颜六色的衣服,脸上擦的白乎乎,嘴巴描的很小,两道眉毛只剩了两团黑乎乎的东西立在鼻子和额头之间,头上顶了一大颗牡丹花,丰腴的身子肉乎的很。

   “青颜丫头,看我这身美不美?”

   青颜使劲眨了眨眼,硬着脖子咽了下口水,道:“美!”

   “我这回去,定要引起凡人审美新风潮,叫丰腴艳丽美。”说着,她用双手托起胸前傲处正了衣襟,然后一路扭着腰离去。

   青颜低头朝自己胸前看了看,晃着头打了个哆嗦,觉得自己去人间实行勾引大计千万要和妲己不在一个地方,自己实在不够丰腴呀。

   从浮云谷出来,青颜又遇到刚从外面回来的蝶妖英台,不仅自己回来了,还带了个化成蝶妖的凡间幽魂。从来都只知道妖会修成人,竟然还能从人修成妖?青颜觉得这蝶妖必将再引起妖界的新一轮八卦流行风潮。

   在浮云谷外的迷林时青颜觉得不对了,有人在跟踪自己。青颜悄悄使了个幻身咒,摘了朵樱花丢在原地当假身,自己闪到旁边的古树后躲了起来。果然,不一会儿就听到了有风声从后面追了上来,青颜暗笑着将头伸出去看,刚想引诀打出去,却在看到来者时瞬间瞪大眼呆在了原地。

   没穿衣服,没穿裤子,没穿袜子,裸……裸奔,裸奔的神仙。

   我是个淡定的妖,我是个淡定的妖!青颜又一次在心里念起来。

   “何方小妖,还不给本君显出原形。”萧清影寻着气息一抬手,青颜就跟块抹布一样飞了出去被萧清影掐在了手上。

   “好你个妖贼。”萧清影提着青颜,看她身上穿得乱七八糟的仙袍感觉牙根都痛了。

   青颜上上下下把这厮看了一遍觉得自己错了,他其实没有裸奔,还是穿了条亵裤的。

   “我不是贼。”青颜慌着叫了一声,割爱地丢下那套漂亮仙袍用从鼠精那里偷学来的钻地术就跑了。

   萧清影一把抓住抽空的衣服袍,正要引诀去追却闻到了一丝熟悉的仙气,为了不丢人仙前,只能先将这口恶气先压下赶紧穿上衣袍,看到旁边没谁留意才若无其事地引了片彩离去。

   

   青颜在地下一阵乱钻,感觉快闭气了才猛地从地里钻出头来,仰着头大呼两口气,却还未来得及高兴逃脱立马发现了一个悲剧的事,她有一半身子被埋在了土里。

   “天意妒红颜呀。”青颜支着胳肋在地上将下巴撑起,叹息连连。

   “青颜,你这是何为?”从彩云上附下身子的锦玉仙君看到埋着一半身子在土里的青颜,皱起了眉头。

   “呃……老待在地上腻了,就到地下瞧瞧,不想土地公公要留我吃饭。”青颜像见了救星一样赶紧回话。

   “起来吧,随我一块去玉琼山。”锦玉仙君使法将青颜从土里拉起来,顺便上了彩云。

   “玉琼山?”青颜的眼皮儿跳了跳,没有应话。

   “我暂未找到解除轮回咒的法子,你总待在浮云谷也闷的很就随我去玉琼山吧,那里你也熟。”

   青颜的眼皮儿又跳了跳依旧没应话,将脸侧到云头下面,正好看到两个勾魂使者引了一只白衣魂魄入地。

   “以后凝了人形先照照镜子。”锦玉仙君对着青颜的脸拂袖,她那半张还是树皮的脸才显了出来,

   青颜一摸脸,想到以前凝的人形都是如此,才恍然明白那些见了自己就倒的人为何会一见自己就倒,是吓的!

  

  《天记》有载:“东极之山,七十二峰,日昼不息,隐天地,藏魔息。南海之水,涤罡气,伏妖障。西天之气,普众生,清浊道。然,四方之灵首,为北之玉琼,汇天灵,养神脉,大灵之地!”

  北之玉琼指的就是位于北荒的玉琼山,神年元记五十万年,山主锦玉羽化成仙,引来三十二只西天仙鹤齐鸣,被司命天神指为乃天命仙缘之身,天帝当即封其为天界花木司神,掌管三界花木,玉琼山也因此名声大振,成为六界第一修行灵山。

  神年元记元年一百一十一万年,魔尊乱世,帝后为封印魔尊而归寂,妖王之妹白荻在玉琼山羽化成仙,嫁给了天帝成为第二任帝后,玉琼山的风光更达到了顶峰,原本素来对天界疏远的妖王也鼓励小妖们到玉琼山修炼仙术,成了六界一段佳话。

  三千多年前,山主锦玉仙君的三个徒弟,暮玖、华衣、云卿皆羽化登仙,登仙当日引来八十一只西天仙鹤连绕天宫三日不散。

  要知道,自建立六界,除了元始天尊归寂时有八十一只仙鹤齐鸣,便是天帝登位和帝血降生,这让六界众仙妖皆猜测是天帝之位的继承人出现了,可天帝一直膝下无继根本没有帝血降生,唯一的解释便是有天命者登天羽化。

  司命天神设坛问天得卜承天命者便是暮玖,天帝随后收暮玖到座下,受以子礼代天帝掌管天界东、南两路七十万天兵事务。

  未来的天帝都是从玉琼山上去的,有如此的渊源在,玉琼山这天下第一灵山的地位置更是无人敢质疑一句了。

  

  今日,是玉琼山山主换任大典之日,八荒九天的诸神较有点品阶的都收到了帖子,所以今日的玉琼山格外热闹。

  换任大典是在下午,虽然此时才日头初升,但已经陆续有各路仙家到山在玉琼山四下参观,相互寒暄。

  玉琼山各门下弟子今日也都束冠正襟个个容光焕发地行动在各处,一来是为了向来前赴宴的仙家展示玉琼山第一灵山的不俗,另一点则是因为锦玉仙君将亲临回山。

  虽说锦玉仙君一手创办了玉琼山将其打理成第一灵山,可自从锦玉仙君羽化后仙掌管三界花木便极少再回山上,山中事务皆交由了徒弟们,即便有事也是传音或派灵兽传信算一算摸约有数百年没有回过玉琼山了。所以有许多弟子都只闻其事,却未见过他真容,此次锦玉仙君能亲回玉琼山,不知道让多少弟子激动了数日。

  青颜跟在锦玉仙君后面行了不多时就到了玉琼山界,伸着脖子从云头朝下看了一眼,发现下面玉琼山大殿外的场地上,别管是妖是仙零零散散地地站了一地。

  从云头下来的时候,锦玉仙君微笑抬腕一拂广袖,立马就有各色花叶姹紫嫣红地飞了满天,飘飘洒洒地落下,遇地即散成灰影。

  众弟子迎着落花抬头,只见百花之中有素色瑞光祥云,立刻都被云上锦玉仙君温润俊秀的仙姿吸引住目光,向其跪身行礼。

  锦玉仙君踏云而御落在殿前的台阶上,一身银色滚边素柔净面云织仙袍,玉带飘飘间映得温润脸色更是雅致,抬手示意众弟子起身,道:“难得你们在此迎我,即已迎到便都各司其职去吧,今日前来赴宴的各界仙友不在少数,莫要出了差池。”

  “是,遵山主之命。”众弟子行礼起身后陆续退下,只余三个身着青白交色道袍的留了下来,走上几步又冲着锦玉仙君再次行礼。

   “师父,祭礼的大殿已经布置好,赴宴的众仙友都在前殿用茶。”三人为首的青年男子带着合适的微笑向锦玉仙君禀报。

  男子抬头间,一张俊朗的脸便显在了青颜面前,鬓若刀裁,面若古玉,剑眉星目中透着温润,周身隐隐透着华贵之气,青颜望着这张脸脑里有一瞬的昏胀,不自觉在袖底紧紧握住了五指。

  “供宴上娱乐的舞曲也已经备好。”三个之中的女子也上前行礼禀话,同时那女子的目光扫过青颜,青颜也看清了那女子。云髻峨峨,修眉联娟,丹唇似樱,特别是一双妙曼的眼睛,不知道多少男子看了都要醉在里面,不用太多想青颜知道这就是妖界的公主云卿。

  “后厨的膳食也已经全都备好。”师弟子萧不甘落后赶紧跟上。

  “嗯,如此甚好。”锦玉仙君点头侧头指了指身后正发愣的青颜,道:“这是我在外面遇到的一只樱花小妖,觉得她甚有灵性就暂留在玉琼山。”

  锦玉仙君活了几十万年,总共才收了四个徒弟,三个已经登仙的自然身份和骨骼都不一般,最近收四师弟子萧也是一千年前,子萧乃是冥司阎王的独子,又是请天帝当的托才收到门下,这下突然收了个才成形的小妖,难道又遇到了骨骼精奇的?

  可三者抬头将青颜从头看到脚,平庸!再从脚看到头,平庸!总之,除了平庸,还是平庸,最后只能心中暗叹一句,时间在变,档次也在变!

  又嘱咐了几句,锦玉仙君被请到了前殿,云卿随后,暮玖作为接任山主被仆童请去沐浴换衣,安排青颜入住的事就落在了子萧身上。

  子萧相较于前面两者,只是个少年模样,五官清秀,别的倒不甚突出。带着青颜绕过后殿走了一段拱桥,穿过一道月形拱门,又走过一段小竹林,一路行去青颜心里对子萧很是佩服,他一双眼睛一几乎把她里三层外三层地披了皮看,压根儿没看路竟未绊到任何东西,看来是修炼到了一定境界。

最终,子萧停在一处小院子面,指了指里面,道:“这是竹苑,你先且住下。”

 送走子萧青颜四下把竹苑看了看,简单的一间屋舍,一圈粉白小墙,院内有一池白莲。池边三三五五地种着几丛兰花,不过因为时节不全都没开,院子周围也全是竹子,郁郁葱葱的倒很有灵气。

 青颜先美美地洗了澡,从乾坤袋里掏了一阵,找了两件颜色较低凋的衣服换上,合衣在靠窗的竹榻上小睡了一阵,感觉通身舒服了才摇晃着步子到玉琼山的前殿。

 才转过长廊走到白玉阶前就听到殿里一片鼓乐声夹和着谈笑声,走到殿门口一看,里面果然正值酒色生香。锦玉仙君坐在首席脸上毫不走心地笑着,旁边坐着身着白色道袍的暮玖,紫玉冠束发,青和带束袍,从他腰上的山主令上看,是经过了祭礼大典现已接替了锦玉仙君成为玉琼山第二任山主。

   “今日暮玖得幸接任师父衣钵,不过暮玖道行尚浅,还望众位仙僚以后不吝赐教,暮玖在此薄酒一杯先敬过众位。”暮玖风光得体地笑着举杯,座下众仙也都赶紧笑着举杯应和,在一派‘哪里哪里,客气客气’的声音中都饮得豪爽万分。

   “暮玖君当年引来八十一只西天仙鹤是我六界的大事,能赴君上的宴乃是我辈福泽呀。”一个满头白发的老真人捋着同样白的胡子笑得一脸皱纹。

   “南极仙翁说的对,天帝已经赐婚给妖王的公主与君上,我们还盼着能讨到君上一杯喜酒呢。”西海老龙王也顶着两只大大的丫叉龙角上前接话,说完将目光转到了坐在左席上的云卿,云卿立马笑着浅红了脸。

   一来二去,仙家都顾得和暮玖说话,从接任山主到询问何时与云卿完婚,好在锦玉仙君是个颇有内涵的神,也不管跑偏这事儿一直带着淡笑端坐在席上。不过,青颜不是个有内涵的妖,觉得看着一群仙人奉承委实没有滋味,就在近殿门的桌子上摸了些点心,然后悄无声息地出了大殿,没想到刚一转出殿门才下了玉石阶就听到头上一阵叫呼。

   青颜觉得这声音貌似有点熟,抬头一望只见原本青天白日的天上,不知何时飘起了彩云,甚至只有傍晚才有的晚霞都显了出来,这满天的五彩之色似是开了漫天的花,美到惊心。

   萧清影就是在这满天的灿烂华丽之中翩然而来,他立于通体练白的鸿兽背上,吹着一管玉箫,月白缎料的云织锦袖衣袂在他颀长的身上临风轻翻,面如冠玉的脸上一对吊梢桃花眼带着似是永远有的三分笑意,优雅俊美,出尘倜傥,仿佛天地间的所有风流都归了于他一身之上。

   竟是那个裸奔的神仙!青颜在被萧清影的美震慑之后第一反应是逃,提了步子正要跑,可眼前就一个大场埔躲无可躲,情急之下她只得引诀显出原形变成一枝樱花躲在玉阶旁边的角落里。

   “玉琼山还是老样子,无趣无趣。”萧清影徐徐落在殿阶上,瞅着眼前的大殿连连摇头。就这个空档,身后早先见过的白鸿兽又拖着箱子落了下来,看到阶角的樱花枝吐了两口气,青颜被这厮的口臭熏的立马一阵两眼翻白,猜想这兽有个十几万年没漱口了。

   “哟,小宝,你说你主子我今个儿是否走花运?走哪都遇到樱花,瞅瞅这花色艳的。”萧清影将青颜从阶角捡了起来放一鼻边嗅了嗅,青颜顺势将刚才吸到鸿兽的口臭之气吐了出去,萧清影立马皱起了眉。

   “小宝,这花怎一股你的口臭味儿,莫不是你背着主子在后面惹了哪个樱花小仙的风流债?”萧清影盯着鸿兽一脸愤然。

   鸿兽头上的毛发一阵飘浮,盯着萧清影左右地摆,一边表现他的风姿,一边表示自己的冤枉。

   “唉,小宝,其实想想这也不能怪你,你跟了本君数万年,论在仙界的坐骑里面,你也算是数一数二的风姿卓绝,惹上些风流账是免不了的,天意矣!长的好也是种错,就像你主子我便是活生生的血例……”

   青颜觉得这真是无比奇幻的一天,看萧清影仰望上天一脸自怨自艾,心里一阵自我安慰,我是个淡定的妖,我是个淡定的妖。

   “这不是蓬莱君吗?我说今个儿早上一出门就听到喜雀叫,原来是要遇贵人呢。”花界仙子红窗一身紫色百纳织衣从殿里出来,看到站在阶下的萧清影,立马一脸喜色地踩着小步迎了上来。

   萧清影将青颜朝宽袖里一塞,眯笑着迎上红窗,道:“本君今个儿出门也遇着喜雀了,真是心有灵犀,不点自通。”

   这话一出,那红窗立马像发了高烧一样蹭地红了脸,用帕子一捂面,嘴里嗔了句仙君真坏之类的话,然后奔了。

   青颜一直觉得但凡神仙应该都是淡定而聪明的,这下不禁有些失望,就方才的话来说,且不论这遇喜雀一事真与假,就算真遇到了那也是两只喜雀有灵犀,关你红窗屁事,你捂脸奔个鸟呀。

   “蓬莱君,您可来了,师父和太师父们已经等了仙君甚久。”暮玖座下的弟子芳溪听到殿外的声音,一身青色衣袍迎下来,紧跟着殿里得到风声的仙家也跟了出来,好一番客套的话。

   “蓬莱君,数千年不见,不知是在哪里清修呢。”

   “醉仙岛。”

   “一听这名字,定是处灵杰之地。”

   “自然自然,那里春光绮丽,春色迷人,春满乾坤。”

   “君上字字带春,想来那里定是四季常春的灵地。”

   “那是那是,那里四季如春,特别是夜色深沉之际,更是万紫千红,迷煞本君。”

   “不过这九天八荒里尚未听过有座名唤醉仙的灵岛,莫非君发现了海上新岛?不知那仙岛居在何处,他日我辈也可前去瞻仰修行些时日。”

   “新岛倒算不上,就在凡间长安城烟花巷左街的第五栋楼,挂着大红绸结的就是了,你们去时就说是萧公子的世交,那里的妈妈肯定给你们打折。”

   众仙立马一副雷劈之相。

   “师弟,一直不见你到,还以为你有事耽搁不来了呢。”锦玉仙君不知何时立在了大殿的门口,看着阶下的众仙家模样尴尬才出声圆场。

   萧清影看向锦玉仙君,带笑拂开挡在前面的众仙,道:“哪里哪里,你退任大喜我怎么也要来贺上一番。”

   锦玉仙君是个有内涵的仙,依旧一脸合适的笑容,站在后面的暮玖赶紧上前冲萧清影行礼,道:“见过师叔。”

   其实吧,萧清影一直是个闲散神仙,活了几十万年除了占据着蓬莱岛当了个岛主,就只知道他和锦玉仙君同出于道德天尊门下,其余的事谁也不知道,所以纵然暮玖是锦玉仙君的弟子,也是直到这次接任大典才见到这个名义上的师叔。

   “这就是天帝的干儿子?”萧清影优雅地举步上前对着暮玖一阵端详,似在深思。

   暮玖对这种打量早已习惯,露出整齐的七颗牙,又是轻行一礼,道:“承蒙天帝不弃,暮玖在天界得一席之地。”

   “这皮相真是不错,若是我,我也愿收作干儿子。”

   刚才醒过神的众仙家又再遭一次雷劈。

   暮玖僵着嘴角抽了抽脸,无语以对。

   “怎么,你不愿作我干儿子?”萧清影面露一丝受伤之色,与此同时所有在场者已全都受了重伤。

   暮玖再次抽僵了嘴角,无语以对。

   “师弟,今日是暮玖接任大典,其余之事改日再谈罢。”锦玉仙君出声当和事佬。

   萧清影很给锦玉仙君的面子不再计较干儿子的事,伸出修长白皙的手指习惯地挑了胸前的青丝甩到肩后,点头道:“师兄说的有理。”说完略有一停,边抬步上阶边叹息着道:“师兄,你可知为了来赴你的宴,我在半道上遇到个妖贼将我的乾坤袋偷了去,真是可气。”

   听到妖盗二字,青颜右眼皮儿跳了跳,两片花叶落了下去。

   萧清影随着锦玉仙君走上玉阶身后众仙才回神,正也随后上阶回殿又见萧清影又突然扭过头,冲暮玖仔细瞧了一眼,轻皱起了眉甚是严肃地道:“本君想了想,你还是别当我干儿子了,咱俩都这般俊朗出尘,若哪个你喜欢的仙娥却喜欢上了我那岂不乱伦?”

   轰,青颜似听到了一阵天雷声,那身后一片仙家,齐齐倒下。

   

   夜生活,神仙的夜生活!萧清影来了之后这个宴会算是到了高潮,云卿安排着山上的女弟子跳了一曲《折腰舞》,裙带飘舞中个个容颜如玉,一派娉娉婷婷,且艳且丽,看得在座众仙连连呼好。

   青颜待在萧清影的袖子里实在不舒服,乘萧清影抬腕之际悄悄跳了出来,打算找个机会开溜,哪晓得一直蹲在旁边的鸿兽立马发现了,冲着青颜又是一口臭气,把青颜熏的立马找不着北。

   “小宝喜欢这樱花,我看也蛮配你,喏,给你戴上。”萧清影从地上把青颜捡起来,一顺手就插在了鸿兽的头上。

   一只白练鸿兽头顶一枝花,那是一种何等华丽的妆束。

   青颜傻了,她坐在了天界神兽的天灵盖上。

   鸿兽傻了,然后抽了,像是受了极大侮辱似地撒着蹄子跑出大殿。

   青颜已经抱上壮士不惧死之心,任由鸿兽在大殿外撒着蹄子,独自风中凌乱!

   

完本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